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逝者」這個題目是來自於論語「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我以逝者為名主要是取消逝之意,小說中很多都是逝去的、不再存於現代的事物,包括獨角獸、繆利爾的師父、蘇喀魯森帝國,甚至連他們的後裔,瑞勒魯特族也差點變成逝去的。而繆利爾在慶典上遇到不如意,既而想追尋考驗,卻不知不覺的陷入過去,暗示了他的內心其實是想永遠待在過去的日子裡。然而過去的畢竟是過去了,這些消逝的事物不可能再回來,時間會不斷的向前走,想和他們一樣,除非自己也變成其中之一,芮勒魯特族就差點如此。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快點火!」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繆利爾,他展現積極的求生意志,那種求死的心情完全消失無蹤,這點他自己也很訝異,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悲哀?該不該慶幸事情現在才發生?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傳說是動物之神 恩勒摩賜給獸族的生物,因為馬、牛等生物太過纖細,無法適應獸人的的體型。等到獸人滅亡之後,獸馬就由他們的後裔,芮勒魯特族繼承下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搖搖晃晃的感覺自身下傳來,令繆利爾睡得極不安穩,一時之間還以為芮勒魯特族真的在律深之淵中漂浮。他模模糊糊的拉起雙眼的簾幕,隔著一條縫隙看到長滿厚重白毛的粗短脖子,原來他是在師父背上啊!沒什麼好擔心的,他再度拉下簾幕。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颯颯的東風吹來細細的小雨,三月的天空是陰暗的,平日高遠的青天今天突然矮了好幾尺,但仍不是可捉摸的範圍。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之後,繆利爾就像得到默許一樣,在芮勒魯特待了下來。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吹笛上,現在不只有少年們會來聽,老人們也陸續聚集過來,有時甚至還會有幾個青年人,他們臉上都掛著心滿意足。死寂逐漸消失,生氣像春天新生的嫩芽般悄悄探出頭來。後來,人群越聚越多,他索性走出氈帳,移到廣場上,彷彿又過起三月慶典前的吟遊的日子;吹奏的曲子也開始有了安排,不再是隨興吹奏,有時為了曲子需要,他還會加上歌唱。他覺得,連兩旁的火都在為他伴奏、伴舞。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概論
      神可以化為各種形象,例如:與人接觸時,他們就是人的形象。因此,大部分的人都相信神的長相就是人的長相。但是,也有人認為神殿中諸神的形象不過是人們基於自己主觀,而賦予神的印象。當然,這種想法立刻被斥為大不敬。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他才感覺到愧疚,意識到自己的作為很可能破壞了一件對芮勒魯特族而言很重要的事。他不好意思繼續待在原地,更不敢抬頭看人們的眼神,逃難似的奔離,躲回養傷的氈帳;一路上仍是空蕩蕩的,但心情卻已是大不相同。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二去聽了馮翊綱先生的演講,題目是《留一個角落給幽默》。坦白說,一開始我是因為馮翊綱的關係而去的,有聽相聲應該都知道他是誰吧!雖然曾經在DVD和舞台上看過他好幾次,但那天看到他還是很不習慣。因為已經看慣了他穿長袍馬褂,突然看到他穿現代服裝還真的頗不適應。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塞寇瑞德上最大的知識機構,是為知識而組成的組織,「追求知識」即為其成立的宗旨。

天諭館坐落在無法地帶的蒙奎爾巴洛希山脈中的朗傑佛提半山腰上,五大城市中以斯維爾埃距離最近。大門口有棵卡索德木,春夏會開亮黃色的花,被視為天諭館的鎮館之樹、精神象徵。館區內種有許多火木,火紅的花在夏天會開滿整座山,被視作追求知識熱忱的象徵。天諭館主要建築為口字型,前後各一排二層樓高建築,中間以天橋相連,為文藝復興式建築,是天諭館本部。其他建築皆依山勢所建,在主體建築後,還有兩排二層樓高建築,亦為文藝復興式建築,前為附設學院,後為藏書部。其他建築散落館區之中,風格不一,其中隸屬於星象部的觀星處為天諭館最高之地。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