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喂!你聽說了嗎?那個新住進東翼的孩子。」
  「當然,這麼大的消息。」
  「柏魯安殿下對這件事情很關心呢!好幾次都想去看看那孩子到底是什麼模樣。」
  「殿下當然會擔心,誰知道他會不會是另一個律亞克?」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這是我高中美術報告的封面,報告題目是東西方神祇的比較。因為身上的某個細胞作怪,一時心血來潮,便畫了這麼一張封面。原先是想讓美術老師來找找看,本來不打算畫這麼複雜;但一時起了玩心,便除了主題之外,也畫了一堆人物進去。記得當時我還參考了許多資料,但因為年代久遠,有些人物我已經不知道原最先是畫誰了。以下是我還記得的名單: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遼闊,這是納賈對蘭堤克宮的第一印象。

萬紫千紅的花壇、波光粼粼的水面、筆直寬廣的大道、開闊無垠的天空,能以一指遮住的遠方建築。四下張望,唯一能阻斷視野的,只有那一排排栽種整齊的綠樹。

說不出來也寫不出來,這裡已不是能用寬廣來形容,那實在是太過於侷限此地了。

然而,這樣的遼闊卻不像渺無人跡的原野般一望無際,而是一種經過設計的宏偉壯觀。光是注視著,納賈就覺得他那顆被狹小的下水道所幽禁的心無限度的放大起來,連身軀都攔截不住。

彷彿要包覆自己。

全身從裡到外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納賈越走越不安,他仍在奈文,可是身旁的景色已和剛才完全不同。擠在兩旁的不再是低矮狹小的房舍,取而代之的是高大華美的豪宅,每一間都擁有寬廣的庭院和華麗的大門。走在街上的也不是穿著粗布衣服的平民,而是一輛輛裝飾精美的馬車。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納賈謹慎的自下水道口探出頭來,突然接觸到的明亮,刺眼的令他一時無法適應,雙眼不自覺的緊緊閉上,難以睜開。雨後的陽光差不多已經把地面烘乾了,石板路摸起來暖暖的十分舒服。當納賈終於適應外面的光線後,他連忙四處張望,直到看見黑衣人就站在不遠處。確定黑衣人真的是在等他之後,他才敢爬出下水道,但仍是緊張的戒備著,深怕忽然有一大群衛兵從某個角落一湧而上,大喊:

「我抓到你啦!小老鼠。」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