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突如其來的期限使到北方去的準備變得更加忙亂,時間似乎怎麼樣都不夠用似的,律亞克除了整理行李外,還得抽出時間和斯凡討論以後的事情、決定帶去的僕從和護衛等;甚至實現為了對柏魯安的「承諾」,他還必需在已經少的可憐的時間中硬擠出空閒,帶席本去羅尼拉公爵家一趟。柏魯安對席本倒是異常熱情,比對他和斯凡還要熱絡多了,使得席本在回家的路上還不斷的問律亞克,繼位者殿下怎麼和他們平時說的不太一樣。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提燈一定是在那之後很快就熄了,因為一整夜都沒人進來律亞克的房間,自然也就沒人發現他的異樣。當隔天早上律亞克呻吟著在硬梆梆的地毯上醒來時,只感到渾身酸痛,頭痛欲裂。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律亞克一直很清楚北方的情況。

 

翼族的逍遙並不是唯一的特例,事實上,很多北方領主都過著類似的生活。北方山脈從來不是攝政征服的國度,他們是在南方情勢穩定後,才以聯姻及聯盟的方式加入孚若斯,中間甚至還曾反悔過。直到數十年前,他們才真正成為這個國家的一部分;也因此北方並不像南方那樣設有軍區。為了對付山脈中隱藏的各種危險,北方領主也被允許擁有自衛的武力(更普遍的說法是,攝政無法像對南方貴族一樣,剝奪他們的武力)。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