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托奧夫度過了一個沉寂的夏天。同樣是葉落時節,和去年突然出現一樣,李納侯爵被一封來自柏魯安的信緊急召回奈文。律亞克從侍候侯爵的僕人那裡打探到侯爵在看信時,突然臉色大變,急忙命人整理行李,接著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甚至沒知會律亞克一聲。對此律亞克滿心疑竇,但李納什麼也沒說,他也只能接手這突然得回的統領之權。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