颯颯的東風吹來細細的小雨,三月的天空是陰暗的,平日高遠的青天今天突然矮了好幾尺,但仍不是可捉摸的範圍。
   這樣的天氣正好是維的心情,這種雨是用飄的,打在身上只會有被風吹拂過感覺,不會有絲毫的不適,但心情若是如此,便是煩悶。維看著窗外,綿綿細雨中的山色並不特別,一切盡在迷濛中,校門口的鐵刀木在這種的氣氛下更顯得孤單,也就是這份凝望的孤寂感吸引著她,彷彿全身被寂寞所包圍著,又只是呆呆的看著。
  教室裡很靜,靜的讓維以為這裡只有她一個人,實際上不然,維常常會脫離所處的環境,自個兒飄到九霄雲外。即使在熱鬧之中,她的眼神也常是望向遠方,虛幻而不實際,目光猶如沒有焦點,好像是處在另一個次元。

   五彩的燈光在酒杯中打轉,在這紙醉金迷的夜晚,總是令人特別容易迷失,滿天投射的光束照得天上星辰都睜不開眼,只見滿天的白影。
  維漫步在這花花世界的街道,漫無目的地走著,身旁一輛輛汽車狂飆而去,兩旁的店面也不斷往後退。
   她轉入一條小巷,這條小巷並不顯眼,也不特別,老舊的圍牆中飄來一陣不安的氣息,突地,維停下了腳步,並不是為了遠處的那隻大狗,而是眼前距離他不到三十公分的人。
  -- 差一點就撞上了。
  維在心裡如此想著。
  那個人自暗處走出來,是個很漂亮的男人。很奇怪,明明這人是有十足的男性面孔,但維仍是不自覺得以女性的形容詞來描述他,或許是他有一雙漂亮的眼睛吧!
  那是一雙比寶石還璀璨,比繁星還耀眼的眼眸,著實令人迷眩,就如繁星使人忘了自己,而這還不足以形容維此刻的心情,她像是被蠱惑了,整個人不由自主的望向他。這個人一身黑衣,又站在昏黃的燈光所照不到的地方,方才要不是維感受到他那冷然的氣息,鐵定早已狠狠地撞上去。
   可是,這個人好面熟,好像在哪見過,維使勁的想著,心中浮現了千百張面孔,電光火石之間,突然閃過一個名字--
   「阿爾傑!全校老師所寄望的對象!」
   她指著面前的男人道。
   阿爾傑似乎沒料到維會認出他來,神情有些狼狽。只見他一閃身,立時人就到了維身後,速度快的令她來不及反應,頸後的一記重擊讓維失去知覺,在她倒地之前,一隻手及時扶住了她,模模糊糊中,維彷彿聽到一聲:「對不起!」又感覺像是在船上,搖來晃去的很不舒服。雖然眼前一片漆黑,但維就是覺得很刺眼,眼前有東西在閃,照得她睜不開眼,伸出手想抓住,突然,一陣涼意襲來,維一驚,整個人立刻清醒了過來。
   她看到阿爾傑坐在身旁,手上拿著把五元小刀,在月色的映照下反射出銀色的光芒,不由得讓維往那方面想,她看向阿爾傑,而他也轉過身來看她。

   「不!」
   淒厲的叫聲衝破夜空,震動了星辰,阿爾傑逆著光,月亮在他身後,彷彿他是剛從月宮裡走下來的,但,月兒怎麼會如此大?直到腳下的鳳凰木傳來沙沙聲響,她才意識到這裡是學校的屋頂,是全市最高的地方,向下俯瞰,萬家燈火,不僅在眼中,更是在腳下。
   「小心!」
  見她腳跟不穩,好像要跌下一般,阿爾傑忙伸出手將他拉回,兩人跌坐在屋沿,幾步之差便會掉下屋頂,他溫熱的氣息吹拂在她的四周,完全不像他給人的冷酷感。初春的夜晚仍是寒冷,冰冷的空氣充斥在兩人的周圍,正因此,任何的溫暖都是帶有魔力的,更何況,維身上只穿著一件薄外套。
  但當維看到他手上的刀,還是嚇得立刻脫離阿爾傑,卻見阿爾傑輕輕地笑道:
  「別怕!這把刀不傷人的。」
  「騙人!那你為什麼一直拿著它?」
 她不信,神情戒備。
  「這是拿來削指甲的!」
  說著,他拿起小刀削起指甲來,動作迅速而且俐落。
  她呆呆地看著他的動作,突然笑了,不知為什麼,就是想笑。
  「你為什麼會使用刀呢?用指甲剪不是較方便嗎?也不怕割傷!」
  一反剛才的驚恐,她開始主動靠近他。
  「以前,我曾經想要割腕,現實的太多不合理、矛盾、痛苦令我無處可逃,承受不了卻又排解不掉,但,當我真的拿起刀時,卻又割不下去,冥冥中好像有東西拉住我,於是我心念一轉,將割的地方向上移,就剛好到達指甲。從此,這就變成我的嗜好了。」
  他將手伸給她看,十隻手指上的指甲修得整齊且形狀完美,便是用指甲剪也不一定削的出來。
  「會有這種怪癖,你也真奇怪。」
  維說著,忽然搶下那把小刀,仿造他的動作,卻技巧生疏,沒一會兒便割到手,頓時,滲出血來。
  「雖然看似簡單,但仍是需要學習的,手的著力點,力道,方向都要注意。」
  阿爾傑好笑的說。
  維不甘示弱,忽然想起一件事:
  「為什麼你剛要打昏我?」
  阿爾傑眼一瞇:
  「你想知道?」
  她毫不遲疑的點了頭。
  突地,維感覺腳下一空,學校的屋頂離開了她,快的令她還來不及細想,只能楞楞地被阿爾傑帶走。

  「到了!」
  一聲呼喚拉她回到現實,維定神看了看四周,是個空曠的地方,除了一棵樹,什麼也沒有。
  「啊?」
  她赫然發現,這是學校的後山,是個相當偏僻的地方,而天空,突然變得好低,月亮,更像是放在地上。
  「在你走到我面前之前,我一直以為我隱藏得很好,直到你看到我。」
  不知從何處傳來阿爾傑的聲音,卻看不到他的身影。
  「這代表我沒辦藏住自己,而你又認出我--別誤會,並不是怕你去學校宣傳,而是,我想看看,普通人看到資優生的另一面會作何感想?」
  幾朵雲飄來遮住月亮,曠野陷入一片黑暗。
  「一直到我說出小刀的真相前,你的反應一直在我的預料之中,但,我想普通人是不會對我的行為發笑,甚至親身體驗。」
  雲散去,在恢復光明的同時維也看到了,阿爾傑坐在一棵樹上,正微笑著看向她。
  「我跟你說過,現實中有太多東西逼迫著我,為了逃避這些,我不僅拿刀削指甲,還有夜遊的習慣。不同的是,我是行走於屋頂上,沒有車也沒有人,同時更接近天空。看著天空,我的心便會開闊,而一切,不只是拋在腦後,更是真實的在我腳下。」
  月亮在他身後,彷彿要將他吸入一般,維不禁想抓住他,但和一開始相同,她的意識逐漸模糊,只來得及問一句:
  「你可以自由行走在屋頂上,很像古代的輕功,你真的是現代人嗎?」
  耳邊傳來的是:
  「我,不存在過去,現在,以及未來。」

  當維再度睜開眼時,黑板上老師正在講解新的一課,她忙向身旁的同學問道: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你是在作夢嗎?現在是上午第四節。」
  維心跳突地漏了一拍,她慢慢望向窗外,一片晴空萬里,連一小朵雲的影子都沒有,鐵刀木在風中沙沙作響,鳳凰木也不知何時開得滿山火紅。維猛然想到,自己和阿爾傑實在很像,只不過自己沒在屋頂上夜遊的習慣而已;她又突然發現,自己手上拿著小刀正在削指甲,而老師講了一個段落,停下來向她道:
  「維,你是最受期望的!」
  青空,依舊是高不可攀。



N年後的後記:
  這是我第一篇寫完的小說,它的歷史比塞寇瑞德還要長久,該說是古董級了吧!看的出來用字還很嫩,一度遺失,後來在某逸的荒廢網站內找到,嗯……也是他幫我打成電腦稿的。內容還蠻超現實,也有些莫名其妙,看來我果然有創作不正常東西的潛力。
  這是在國中課業壓力下寫的,而且是要交的作文。那時候創作的東西多少都帶點反抗的色彩(塞寇瑞德?天使熊?),裡頭的主角其實是我原來預定要寫的一部長篇小說的主角,基本設定也沒變,只是故事變了。
  我很喜歡維和阿爾傑這對,以後有機會也許會讓他們再出現。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xonwing
  • 啊...是我幫你打的嗎?<br />
    為什麼我記得是你弟......
  • saikored
  • 是你啊<br />
    我弟怎麼可能幫我打<br />
    你還是為了把它放在你的網站上才幫我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