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了。」
  被放棄的恐懼時時纏繞著納賈,因此,當他突然聽到孚若斯王說的話時,一時還反應不過來。 
  「我說可以了,納賈!」 
  「嗄?是!是!」   在孚若斯王第二次開口,語氣中帶著明顯的不耐時,納賈才猛然驚覺,隨口應了聲,但他立刻又想到:「可以了」是什麼意思?是王終於失去耐心?還是…… 
  「請問……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忐忑不安的等待孚若斯王的回答。萬一……萬一王命令他回去下水道怎麼辦? 
  「意思是你合格了,小子。難不成你仍在擔心我會趕你回去?真是個不信任人的孩子。我說過,一旦我決定了就不會更改,你快收起你的憂慮吧!」孚若斯王頓了下,又說,「雖然……花的時間比我預料的還要久。」 
  納賈沒聽到後面那句,他先是不信,愣在那裡,接著忽然發瘋似的大喊: 
  「你說,我合格了?真的嗎?陛下真的嗎?」 
  「安靜!你是想全蘭堤克宮的人都知道嗎?」 
  「我合格了……合格了,意思是說我們的計畫可以開始囉?」 
  納賈興奮的喃喃自語。這時,門突然打開,魅公主走進來,彷彿早已知道這件事。她看也不看納賈,直直走到孚若斯王面前,說: 
  「他可以了嗎?」 
  「是的,妳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吧!」 
  「是的。」 
  然後,孚若斯王將納賈從興奮中喚回,嚴肅的說: 
  「聽好,我現在要說的,是關於你任務的事,你必須仔細聽清楚,並且牢記。因為任何一個疏忽都將導致我的計畫失敗。」 
  「是!」 
  納賈聽他這麼一說,也不禁戒慎起來,專注的聽著孚若斯王的吩咐。 
  他證明自己的機會終於來了。 
  「首先,還記得我當初問你:願不願意離開孚若斯?你回答『不排斥』對吧?」 
  「是的。」 
  「這是第一步,你必須離開這裡,前往無法地帶。」 
  「那裡不是很危險嗎?」 
  納賈問道,他對大陸的地理只有些微的概念,聽說無法地帶是個十分可怕的地方。 
  「沒你想像的那麼恐怖,魅公主會告訴你詳細情形,若是你仍不懂,可以再問她,屆時你必須牢記,因為你得假裝成當地人,絕對不能被人發現你真正的出身。」看到納賈仍是一臉擔心,孚若斯王又說,「別擔心,那裡和孚若斯一樣,是人住的地方,只是沒有國家組織而已,不是什麼可怕地方。」 
  「喔。」 
  納賈強露出笑容,心中仍無法放心。但是他不敢表現出來,害怕萬一被孚若斯王看出他的恐懼,孚若斯王就不願派他去執行計畫了。他又問: 
  「那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你知道『法協』嗎?」 
  「那似乎是個討人厭的組織。」 
  納賈揣測著孚若斯王的心意回答。因為他知道孚若斯國家魔法學院並未得到法協的承認,所以孚若斯王應該非常討厭他們才對。 
  然而,孚若斯王的語氣聽不出任何讚賞。 
  「如果這是你的真心話,那麼你最好別在他人面前說出來,因為你將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什麼?您的意思是……要我加入法協?」 
  「難道你以為我會叫你去國家魔法學院?那我當初何必將你帶入蘭堤克宮?」 
  「可是,這也太……要我加入法協……」 
  「你不願意?」 
  孚若斯王輕描淡寫的問出這句話,卻讓納賈嚇得立刻回答: 
  「不,我願意。」 
  他彷彿聽到孚若斯王心中的竊笑聲。納賈憤怒的發現,孚若斯王已經知道如何控制他,使他不敢反抗。 
  當初見到孚若斯王的那種厭惡感又悄悄冒出;但是為了自己,他卻必須忍受這種掌握。 
  「很好,那我們直接進入正題,剛才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除了法協是個討人厭的組織外,你還知道什麼?」 
  「……」 
  「納賈?」 
  孚若斯王放柔聲調。 
  「……它掌管一切有關魔法的事物,是公認最具權威的魔法組織……我只知道這些。」 
  「很好,一般人對法協的印象就是如此,你知道這些就夠了,免得讓人起疑。簡單來說,在魔法的領域裡,法協就是法律,就是君王,所以要掌控這個領域,也得由它下手。」 
  「您是說……」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應該可以了解我的意思:你得加入法協,成為它體內的毒藥。」 
  納賈立刻明白。 
  「您是要我……從內部破壞它?」 
  「不,還不到那個程度,更何況,單憑你的力量也辦不到。你只需潛伏在他們之中,暗中窺伺即可。明白的說,你是間諜。」 
  「間諜……是做什麼的?」 
  納賈問道。對自幼生長在下水道的他而言,「間諜」一詞實在相當陌生。 
  孚若斯王搖頭,嘆口氣說道: 
  「進入法協後,你得想辦法多讀點書才行,否則很多事實行起來都不方便。間諜要做的工作很多,包含竊取、刺探、傳送敵方的機密情報或進行顛覆、破壞敵方的活動。你聽得懂嗎?不懂也無所謂,因為我只要求你做到一項:替我收集法協的情報。情報你知道吧?是指法協內部的資訊。」 
  納賈低下頭,深深感到自卑。不要說多讀書,他連字都不認識。 
  「懂了嗎?要不要我讓你先上語文課程?」
  「不,我了解了。」
  納賈急急地回答,他還有最起碼的認知:孚若斯王不可能讓他上語文課程。 
  孚若斯王要的是工具,不是人才。工具若不好用,他隨時可以更換,換個更新、更好的。 
  孚若斯王隨時可以更換納賈,換個更新、更好的。 
  除非納賈儘速執行任務,而且做得比孚若斯王預期的還要好。 
  「那你說,你要做什麼?」 
  納賈慌張的說: 
  「收集……收集法協的情報!」 
  「很好,我可不想派個不懂自己任務的間諜。透過你,我將知曉法協內部的一切,你必須將法協的情報傳給我。」 
  聽到孚若斯王這樣說,納賈鬆了一口氣。 
  「但我要如何加入?他們不會接受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吧!」 
  「放心,法協在這方面反倒十分鬆懈,只要有一個法師測試過你,同意收你為徒,你就是學徒了。所以,你只要想辦法找到法師即可。」孚若斯王又說,「你也想學習更多魔法吧!我不介意你順便學習。事實上,這還是你往上爬,接近法協核心的最快捷徑。越接近核心,便越容易取得機密的情報。前提是,你走得上去。」 
  「我會走上去的。」 
  納賈堅定的說;但孚若斯王卻只是輕輕一笑: 
  「那就走上去吧!不過,你得先進入法協。只要找到法師,他一定會收你為徒的。」 
  「你肯定?」
  「當然,因為你有『資質』。」 

  對納賈而言,今晚無疑是個不眠之夜。即使是以前被孚若斯王評為還不行,回來時因懊惱而無法入睡也比不上。他不知道這是因為他終於被賦予任務而興奮,還是因為將要離開孚若斯,到一個陌生之地而感到的恐懼造成的。 
  也許是恐懼的成分多些吧!直到此刻,納賈終於明白,不管之前再怎麼期待,再怎麼希望;但當願望終於成真時,他還是會感到不知所措,甚至害怕。
  無法地帶是什麼樣的地方?他之前只聽人談過幾次,感覺是個遙遠的所在,而今天卻突然要求他去那裡。納賈即使再有勇氣,心中也仍會覺得恐懼,連孚若斯他都未曾去過奈文之外的地方,更何況是一個只聽過名字之地?這一刻,納賈真想逃開,逃回他那陰暗的下水道。 
  但他清楚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除了他自己根本不願意回到那裡之外,孚若斯王也不會在這時讓納賈喊停,他本能的了解到這一點,也因此更加感到不安。他必須遵從孚若斯王的指示,未來如果這個任務結束,他可能又得立刻趕去下一個只知道名字的地方。納賈這時才發現,自己當初下的承諾真是大膽。 
  而成為法協的法師對他而言又是另一項挑戰。 
  納賈不是沒想過自己會成為法師,但是他一直以為那會是屬於國家魔法學院的。這兩者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國家魔法學院的法師擁有非常優渥的待遇。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這個職位是他熟悉的。相較之下,法協對他而言是全然的陌生,和無法地帶是相同的情形。再者,從光是進去就需要接受測驗這點來看,法協絕對不是個容易待的地方。
  ——
該怎麼辦? 
  ——他能怎麼辦?這一切都是他對孚若斯王的承諾。他很清楚,違背會有什麼下場。 
  納賈一再自問著這個無須解答的問題,試圖藉此讓自己鎮定,但徒勞無功。同樣的憂慮不斷重複出現,像個趕不走的討厭客人,一直打擾著他。因為這個緣故,納賈不但無心練習魔法,甚至連天已大亮,女僕進房來都沒發現。 
  當黑夜再度來臨時,納賈終於得以擺脫掉這討厭的客人。並不是因為他已經認命或想出什麼結果,而是因為魅公主來了。 
  非常奇異的,對於天亮和女僕進門都毫無所覺的納賈,卻在魅公主一推開門便立即反應過來。魅公主總是身上有股令人難以忽視她的氣質,而這氣質在今夜又更加明顯。 
  納賈定定地看著她,分不清是自己的意思抑或是受她吸引的關係。魅公主的長髮比他之前見過的任何一次都更加漆黑,泛著淡淡的光澤;雙眼幽深如他住過的下水道,黑暗而不可測,卻又燦爛如星子,彷彿整片星空都被吸入她的眼眸之中。 
  魅公主輕聲說道: 
  「走吧!」 
  既非命令,也非請求,輕輕的話語卻讓納賈不由自主的跟著她走出房間,彷彿受到蠱惑般。一路上,納賈只盯著魅公主的背影,完全忽略周遭的事物,自然也沒發現整座蘭堤克宮靜得出奇。平日就算是深夜,走廊上也還有值班的衛兵,但是現在卻見不到半個人影,猶如「沒有名字的廳堂」。 
  不過,即使納賈注意到了,恐怕也只會以為是因為魅公主命令的緣故吧!
  當兩人來到宮門口時,早已經有輛馬車等在那裡。馬車旁站著一名看上去像禁衛軍的駕駛,他僵硬的向魅公主敬禮,大概是因為半夜工作的關係,當魅公主命令這名駕駛時,他並沒有回應,只是兩眼無神的望著魅公主,接著就爬上駕駛座。整個過程靜悄悄的沒發出半點聲音,從頭到尾,他也未看過納賈一眼。 
  納賈突然意識到自己將要踏上不可知的旅程,剛消失的恐懼又再度爬上身來,啃咬著他。他跟著魅公主上了馬車,才剛坐穩,馬車便開始向前移動。將離開熟悉的奈文,前往另一個陌生之地的認知逐漸變為事實,恐懼感讓納賈下意識的回頭去看蘭堤克宮最後一眼。然而,他卻驚恐的發現,整座王宮陷入一片黑暗。
  也許這只是因為王宮夜裡未點燈而造成的錯覺,納賈這樣告訴自己,但仍止不住陣陣冒出的寒意,因為他總覺得原因並非如此單純,蘭堤克宮看起來彷彿是被黑暗吞噬了一般。事實上,如果他沒看錯,似乎真的有陣黑霧掩蓋住王宮,白晝的金碧輝煌消失無蹤。 
  他不由得偷偷看向坐在對面的魅公主,想知道她是否發現了這件事。只見魅公主漠然的看向窗外,一附毫無感覺的樣子。 
  馬車繼續向前移動,穿過亮如白晝的西區和黑暗的東區,向城門駛去。和蘭堤克宮不同,西區的豪宅座座燈火通明,不時傳來音樂聲,看樣子是徹夜舉行宴會。相較於西區的熱鬧,東區顯得冷冷清清,家家戶戶門窗緊閉,鮮少有還亮著燈的,路上也沒幾個行人,倒是偶爾會看到幾隻納賈舊日的同伴——「老鼠」,在到處尋覓著食物。 
  納賈很想再多看幾眼這個他不知該說是厭惡還是留戀的城市,人的感覺真的很奇怪。明明曾經那麼盼望離開她,到了真正要離開的時候,卻又捨不得。他用力的撐起眼皮,想多留一些奈文的影像在他的記憶裡,因為自己不知何時才能再看到這個城市。但或許是因為他整天都在煩惱的緣故,眼上一再拉起的簾幕不斷的再次落下,最後,納賈終於失去拉起的力氣。他的意識逐漸渾沌,在搖搖晃晃的馬車上沉沉睡去。 

  納賈是被魅公主叫醒的,一時之間,他以為已經到達無法地帶了,趕忙坐起身來,但還來不及開口向魅公主確認,魅公主便已淡淡開口:
  「今天就在這裡休息。」 
  納賈錯愕道: 
  「休息?不是已經到了嗎?」 
  魅公主看了他一眼,眼中毫無任何情緒。 
  「你知道無法地帶的位置嗎?只用一晚的時間是不可能到達的。」 
  「一晚?」 
  納賈忙向窗外看去。這才發現,此時不過才剛剛天亮而已。他原以為自己已睡了一天,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他疑惑的問: 
  「我們……要在白天休息?」 
  「是的。」 
  「為什麼?不利用白天趕路嗎?」 
  「我必須避人耳目。」 
  聽到魅公主的回答,納賈不再發問,但心中仍感到奇怪。他們並不是什麼引人注意的大人物,馬車的外表也很普通。照理說,在白天趕路應該不會特別惹人注目才對。更進一步的說,以他們這樣平凡的外表,在白天休息,夜裡才趕路反而更加奇怪。 
  然而,納賈並沒有將這個疑問說出口,因為他發現魅公主和孚若斯王很像,兩個人做事都一定有他的道理,多問也沒有意義。 
  
  接下來的幾天,他們一直重複著相同的模式:白天休息,晚上趕路,所有的事情都由那個兩眼無神的駕駛打點好。納賈注意到魅公主堅持晚上趕路還有另一個原因:她不喜歡白天。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清晨來臨時,魅公主的精神總是變得很差。他原先以為是因為白天趕路的關係,但很快便發現事實並非如此。魅公主非常討厭陽光,她總是儘量避免被陽光照射到,和一般人見到朝陽便產生活力相反,魅公主反而在漆黑的夜裡特別有精神。
 
  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納賈最初的恐懼也逐漸擴大,無法地帶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雖然孚若斯王說過他可以問魅公主,但每當他鼓起勇氣想開口問時,總是會有一種神秘的力量阻止他,那是一種類似恐懼的敬畏。魅公主身上那種令人生畏的氣質,總是讓他在看到魅公主的臉時,就驚慌的低下頭去,不敢隨意和她說話。 
  他不知道魅公主是否注意到這件事。兩人雖然坐在同一輛馬車中,對話的機會卻少的可憐,而且還多半是些「下車。」「休息。」之類的話。從離開蘭堤克宮後,魅公主大部分的時間都無視於納賈的存在,只是看著窗外,一副對所有的事都漠不關心的模樣,而這也讓她身上那股不可輕慢的氣質更加明顯。
  一天夜裡,馬車一如前幾日,在黑暗中奔馳著,魅公主突然將視線自無邊的黑暗轉回車中,那雙在黑夜中特別漆黑的雙眼盯著納賈,無預警的說: 
  「你想知道什麼?快問吧!」
  納賈嚇了一跳,魅公主明明一直看著窗外,從未注意過自己,怎麼會知道他的情況?然而,他還來不及思考,一句話便衝口而出:
  「無法地帶是什麼地方?」 
  又來了,納賈驚慌的摀住嘴。彷彿是受到蠱惑,面對魅公主他總是無法控制自己,明明心中想著一定要尊敬她,可是每次遇到這樣的場面,卻又往往出現各種不受控制的不禮貌行為,納賈真是痛很自己的無禮。同時,他又突然想到,魅公主之所以名為「魅」,莫非原因就是這個? 
  他當然不敢這樣問,魅公主很快便回答了納賈的問題。 
  「那是隔絕東西大陸的一大片荒地,也可說是連結兩地的要道。」
  納賈聽不懂魅公主在說什麼,他或許清楚孚若斯和攝政之間的事,但對一些基本的事卻十分無知。事實上,他對塞寇瑞德的地理概念極差,只模糊知道有哪些地方,卻不知道詳細的地理位置,包括孚若斯,魅公主這樣的說明他當然聽不懂。他想再問,可是又怕魅公主跟孚若斯王一樣,會嫌他煩。此時,魅公主又說話了: 
  「還有嗎?」 
  「……我聽不懂。」 
  要說出這句話需要很大的勇氣,納賈總覺得這樣好像是在質疑魅公主的能力。他偷偷地看了魅公主一眼,幸好,她沒有任何不悅的神色,依舊是面無表情。 
  「哪裡不懂?」 
  「……全部。」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 
  魅公主似乎誤會了納賈,以為他想要知道更多的資訊。納賈只好支支吾吾地向她解釋,自己完全沒有關於這塊大陸的概念。解釋完後,他感到臉頰發燙,心中為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愧不已。 
  魅公主聽完他的解釋後,終於露出有點苦惱的表情,她喃喃自語著: 
  「真糟糕,雖然說不需要知道太多,但什麼都不知道反而更叫人懷疑。他怎麼會選這種人?」 
  納賈不確定那個「他」指的是不是孚若斯王,但他想八九不離十。他對自己發誓,他一定要好好努力,將這些缺點補回來。 
  不得已,魅公主只好重新向他解釋這塊大陸的現今情況。惟一值得慶幸的,是許多地名納賈其實知道,只是不知道詳細位置而已。 
  當魅公主說完,確定納賈記住他該記住的東西後,她再次問道: 
  「還有問題嗎?」 
  「無法地帶是怎麼形成的?」 
  在納賈看來,無法地帶的存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明明兩旁都是正常的地方,卻突然出現一塊異常的荒地,他不禁好奇的想知道為什麼。 
  「她是受到牽連的。」
  「什麼意思?」 
  這似乎又是一個他不需要知道的問題,而且他似乎連魅公主下意識的回答都不該知道,因為他發現當魅公主發現自己說了什麼時,臉上瞬間閃過一抹驚慌。 
  「沒事,你不需要知道。關於無法地帶形成的說法很多,你不需要知道真正的原因。」 
  「可是……」 
  「你最好忘記我剛剛說的,被王知道了,我會被責怪的。現在,我累了,該休息了。」 
  聽到魅公主的話,納賈才發現,不知何時天已大亮,不知不覺中,一夜已經過去。
  但魅公主真的是累了嗎?看著魅公主刻意躲避他的視線,他敢肯定,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