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當納賈醒來時,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和他同寢室的提米克早就不在床上,房間空蕩蕩的。納賈會有這種感覺,一方面是因為房間內只有他一個人;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尤斯利斯昨晚特地過來用魔法將房間加大。他任思緒在房中漫遊,直到他忽然意識到自己起晚了,才匆匆地翻身下床離開房間,卻差點和過來叫他的貝蒂芙撞個正著。 
  「你醒啦!快去梳洗,吃早餐。爸爸在研究間等你。」 
  貝蒂芙對著慌亂的納賈說道,而這又引起他更大的慌亂。所有的動作幾乎都是納賈用他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完成的,儘管貝蒂芙向他說:「不用急,慢慢來。」但納賈還是無法放慢速度。貝蒂芙不知道的是,當初納賈在孚若斯時,只要孚若斯王要見他,他絕對不會有任何拖延。因為他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著會失去「機會」,所以在不知不覺中已養成這種戒慎的態度。即使現在納賈已離開孚若斯,但他背後那片孚若斯王留給他的陰影仍舊存在。 
  當納賈吃完早餐,貝蒂芙便帶著他前往研究間。途中,貝蒂芙突然開口說: 
  「爸爸對你真的很特別。」 
  納賈知道她在說什麼,但仍問: 
  「什麼意思?」 
  「提米克剛到我們家時可沒這種待遇。爸爸是等他熟悉家中的一切和學徒的工作後,才開始教他魔法,而且還是由我先教他三種基礎魔法。直到他熟練後,爸爸才親自教他。」 
  「學徒也要工作嗎?」 
  「是啊!不過爸爸說那些不急,以後再慢慢來就好了。」 
  「為什麼我有特殊待遇?是因為我姓路瑟法的關係嗎?」 
  納賈已經感覺到這個姓氏的沉重。如果可以,他真想大喊他根本不姓路瑟法,他們應該去找給他這個姓氏的孚若斯王才對。 
  「一半吧!另一半是因為你真的很有資質。雖然我並沒有親眼看見,可是聽巴德利說,你的那三種測試魔法真的很厲害,想必爸爸也不會讓你浪費時間在這上頭。」貝蒂芙停了一下,繼續說,「你真的沒有半點關於你父母的印象嗎?」 
  納賈很快的回答: 
  「沒有,我連那張寫著我名字的紙條都沒見過。」 
  「真可惜,我還以為終於可以找到路瑟法家族。」 
  納賈忍不住問道: 
  「你們為什麼想找到他們?是因為他們的勢力和失傳的魔法嗎?」 
  「這也是原因之一。事實上,法師現在尋找路瑟法家族的最大原因是:希望能藉此重新壯大法協和提升法師的力量。」 
  納賈感到奇怪和驚訝。 
  「為什麼?法師很厲害,法協很強大不是嗎?是掌管所有法師的組織啊!」 
  至少它就不把孚若斯國家魔法學院放在眼裡。 
  「遠不如路瑟法家族擔任會長之時,力量好像跟著路瑟法家族一起離開了。事實上,自從蘇喀魯森帝國滅亡後,整個塞寇瑞德都在衰退,所以大家才沒察覺到魔法不如以往。」 
  「蘇喀魯森帝國?」 
  貝蒂芙還來不及回答,研究間已經到了。彷彿知道他們的來臨,門自動的打開,出現的是尤斯利斯笑盈盈的臉。 
  「快進來,納賈。昨天晚上睡得好吧!」 
  貝蒂芙向尤斯利斯點點頭便逕自離去,留下納賈一人。看來尤斯利斯真如貝蒂芙所言,迫不及待的要親自教納賈魔法。 
  看見納賈仍站在那裡,尤斯利斯忍不住催道: 
  「怎麼還站在那裡發呆?快過來呀!對了,納賈,你現在該稱呼我為『老師』囉!」 
  「老師。」 
  納賈走過去向尤斯利斯說了聲老師,尤斯利斯笑得更開,連聲說: 
  「好,好,這樣才好。」 
  但他隨即想起什麼,臉色一正,問納賈道: 
  「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來嗎?」 
  「是要教我魔法嗎?」 
  納賈猶豫的開口,但尤斯利斯卻十分滿意這答案,他再度露出笑容,說: 
  「真聰明,我的確是要教你魔法。雖然你的法杖還沒送來,但我的可以先借你使用。在法師的監督下,學徒可以使用水晶以外的法杖,這並不違反法協的規定。」 
  尤斯利斯說了很多,但納賈只聽到一句。 
  「我的……法杖?」 
  他簡直不敢相信。 
  「沒錯,你的。法師都會送學徒一根水晶法杖,我已經向法協申請和訂做了。這一定要法協核准才行,他們對這方面管得很嚴,所以可能要等好幾天才會送來。在這段時間裡,你就先用我的吧!」 
  納賈還沉浸在能擁有自己法杖的驚喜裡,對於尤斯利斯的話根本沒聽進去。 
  這是他第一次能真正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過去不管是在下水道還是蘭堤克宮,納賈看到的、用到的都是屬於別人的。如今突然聽到這個消息,怎麼能不叫他喜悅?儘管法杖仍未拿到手,但納賈已經可以感覺得到法杖拿在手裡的美好觸感。 
  「……我想你也不必再學那些基礎魔法了,我們直接從初級的後段開始,也許你很快就可以升到中級。至於前面的魔法、魔法理論和相關的知識,我這裡有幾本書,你拿去自習,不懂的再問我。」 
  納賈回過神來,尤斯利斯手中不知何時已抱了厚厚一大疊書,正打算將它們交給納賈。納賈一看就頭皮發麻,試圖拒絕。 
  「那個……我……」 
  「你怕看不完對不對?不用急,你可以慢慢看,還可以和我教你的相互映證。」 
  「不是那個原因……」 
  他根本沒辦法看啊!但尤斯利斯不給他解釋的機會,自顧自的說下去: 
  「不是?那是為什麼?難道你想從頭開始學?我告訴你,納賈,你沒有時間浪費在這些初級魔法上。如果你想找點成為法協承認的法師,就必須早點到達更高的領域。」 
  「不是,我是因為……」 
  「因為什麼?還是你根本不想學?這樣不行,雖然你的確是沒時間浪費,但也不能對這些一無所知……」 
  「我不識字。」 
  納賈這句話就像一道響雷,直直打在尤斯利斯的口中。他頓時住了嘴,不敢置信的看著納賈,問道: 
  「你說什麼?」 
  納賈硬著頭皮再說一次: 
  「我不識字。」 
  只見尤斯利斯的神情由興奮轉為失望,再由失望轉為懊惱。 
  「該死!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 
  納賈低垂著頭,不敢看尤斯利斯,說: 
  「對不起。」 
  「算了,這不是你的錯,一個流浪兒本來就不可能識字。」 
  尤斯利斯勉強的擠出個笑容給納賈;但這卻讓納賈更加自卑,頭垂得更低,耳中只聽到尤斯利斯喃喃自語道: 
  「該怎麼辦?該怎麼辦?這樣我的計畫就全亂了。本來還希望回來能驗收成果……」 
  過了一會兒,尤斯利斯像是有了決定,他突然喊道: 
  「貝蒂芙!」 
  聲音大概藉著魔法傳到了貝蒂芙的所在處,因為不久後敲門聲響起,接著貝蒂芙打開門,氣喘噓噓的走進來,看樣子她是匆忙趕過來的。她一進門便問: 
  「爸爸,什麼事?」 
  「納賈不識字,你教他吧!」 
  「什麼?」 
  貝蒂芙驚慌的說,尤斯利斯繼續道: 
  「這打亂了我的計畫。我本來希望在出門前先教他一些初級後段的魔法,其他的讓他自己學習體會,等我回來後再繼續下去。不過,現在看來是行不通了。」 
  「您要出門?」 
  說話的是納賈。他本來以為自己聽錯了,但連續聽到「出門」、「回來」等字眼,不禁讓他驚訝的抬起頭來。尤斯利斯順口答道: 
  「是啊!我打算再去一趟履伯第,看能不能查到你父母的下落。」 
  「我父母?不可能的。」 
  納賈急忙否定,但尤斯利斯不以為意。 
  「不一定,法師有許多普通人不知道的尋人方法,也許我回來的時候還會帶著你的父母呢!納賈。」 
  除非他到孚若斯去找!納賈開始擔憂起來。沒想到他們對路瑟法家族那麼執著,早知道就不該說自己在履伯第長大,萬一被尤斯利斯查出真相怎麼辦?不,也許他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使用「路瑟法」這個姓氏。 
  像是要確認般,貝蒂芙又再問了一次: 
  「爸爸,您的意思是,要我在您出門的這段時間教他識字?」 
  「不,我回來後仍是,你就一直當他的生字老師吧!」 
  貝蒂芙急了起來。 
  「不行,爸爸,您明知道我……」
  「現在還有什麼比這件事更重要?納賈不識字,什麼都沒辦法開始,難道你要我從頭一樣一樣教?那不行。貝蒂芙,你的事可以再緩一緩,不急。」 
  「可是……」 
  「好了,別再說了,你帶納賈出去吧!我要研究魔法了。」
  「……是。」 
 
  幾天後,尤斯利斯再度出門,目的是為了尋找納賈的父母,更正確的說,是他們所屬的路瑟法家族。尤斯利斯全家和兩個學徒都到門口送行,才剛說完道別話,尤斯利斯就趕所有人進去。 
  「好了好了,又不是第一次出遠門,還拖拖拉拉的,你們都進去辦正事吧!貝蒂芙,你留下來。」 
  巴德利立刻不滿的抗議道: 
  「為什麼只有她留下?我也要。」 
  「聽話,進去,我和你姊姊有重要的事要談。」 
  「聽你爸爸的話,巴德利。」 
  好不容易巴德利被瑪琳和提米克拉進去,臨走前還依依不捨的望向尤斯利斯和貝蒂芙兩人,瑪琳在進去前回頭向尤斯利斯說了句:「路上小心。」。確定所有人都進去後,尤斯利斯才低聲問貝蒂芙: 
  「他學得怎樣?」 
  「很好啊!」 
  貝蒂芙的語氣帶著不滿,尤斯利斯聽出來了,他笑著安撫她道: 
  「別這樣,乖女兒,這是個很重要的任務。」 
  「比我的事還重要?」 
  「當然,你想想,萬一他哪天當上法協會長,我們不就出頭了?」 
  貝蒂芙望著尤斯利斯。 
  「爸爸真的這麼看好他?」 
  尤斯利斯肯定的說: 
  「他的資質無可限量,如果你看過他的魔法就會明白,就算使用過上萬次的大師也不一定比得上他。」 
  貝蒂芙仍是存疑。 
  「可是就算他真的當上法協會長,也未必對我們有好處。」 
  「這你就錯了,你以為為什麼許多法師都想收個好學徒?你以為只是單純的想發掘人才而已嗎?錯,一旦學徒出名、有成就,身為老師的往往也能沾點光,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貝蒂芙有點動搖,但仍有些猶豫的說: 
  「可是我的修鍊士考試……」 
  「等他當上會長後,就算讓你直接當上大法師也不是難事。你就先忍耐一下,好不好?我的乖女兒。」 
  「……好吧!」 
  「那就這麼說定了,你專心教他識字,可以的話也教些理論,起步是越早越好。」 
  「是的。」 
  尤斯利斯又想起另一件事,問道: 
  「對了,你這幾天和他相處,有沒有從他口中聽到什麼消息?例如他父母留給他的訊息。」 
  貝蒂芙搖搖頭。 
  「沒有,之前我還特地告訴他關於魔法的現狀,他聽了十分驚訝。看樣子他在遇到爸爸前,是真的不知道任何有關魔法的事,更別提他那著名的家族。」 
  「那就算了,反正我這次去履伯第會調查清楚的。」 
  尤斯利斯說完正準備出發,貝蒂芙看著父親,猶豫了許久,終於鼓起勇氣,把一直藏在心中的疑惑說出來。 
  「爸爸,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尤斯利斯奇怪的看著她。 
  「說吧!有什麼不能說的。」 
  貝蒂芙遲疑了一會兒,才下定決心一口氣說出來: 
  「那就是……路瑟法家族真的還擁有力量嗎它?值得我們去尋找嗎?」 
  尤斯利斯皺了皺眉頭。 
  「你在說什麼?現在不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在你眼前?」 
  「可是,我在想,七百年前安傑•路瑟法辭去會長一職,會不會就是因為他們發現自己失去了力量?不然怎麼這數百年來都沒出現過姓路瑟法的法師,直到今天才突然冒出個納賈。」 
  這是她一直藏在心中的疑惑。 
  「你想說什麼?納賈不是路瑟法的人?」 
  「不是,我只是擔心萬一我們費了那麼多力氣去找,結果到頭來發現不過是一場空。」 
  「不可能的。」 
  面對父親的否定,貝蒂芙急著繼續說下去。 
  「可是,別說路瑟法家族消失了數百年,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即使他們現在仍然存在,恐怕也過得不好吧!都到了必須拋棄孩子的地步,這樣的家族,還會有力量嗎?」 
  尤斯利斯依舊充滿信心。 
  「你想太多了,貝蒂芙。法師如果真的想將自己完全隱藏起來,這並不是辦不到的,更何況是那麼強大的家族,要消聲匿跡數百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至於納賈,他並不一定是被拋棄的,也許只是和父母因某個原因失散;也可能他是被綁架,才被丟棄在履伯第,你也知道,無法地帶有許多人口販子。」 
  「可是……」 
  他的父母為什麼不去找他?若真的具有強大的力量,這應該是件輕而易舉的事。但貝蒂芙還來不及說出口,便被尤斯利斯打斷。 
  「好了,別再說了,你進去吧!時候不早了,我該出發了。」 
  貝蒂芙只好眼睜睜的看著父親離去,她有預感,父親此行一定得不到什麼收穫。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