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啟程去尋找納賈父母的四個多月後,尤斯利斯終於回到斯摩。 
  不同於上次他帶納賈回來時,還特地傳訊要家人出來迎接;這次他只是在回來前發個訊息,之後便失去了聯絡。直到一天晚餐後,大家正聚在客廳,大門突然打開,尤斯利斯一言不發的走進來,所有人才知道他已經到家。 
  或許是因為剛通過無法地帶的關係,尤斯利斯看起來比他上次傳訊回來時還糟糕,瑪琳驚呼著迎上前去。 
  「哎呀!你怎麼搞的?臉色這麼難看。」   尤斯利斯擺擺手,說: 
  「沒事,別擔心。你知道剛通過無法地帶都是如此,我已經找過祭司了,再休息一下就好。納賈呢?」 
  納賈忙走到他面前。 
  「我在這裡。」 
  納賈本以為尤斯利斯又要盤問他,已經做好準備,沒想到尤斯利斯只說: 
  「明天早餐後,帶著法杖到我研究間來。」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上樓,瑪琳在他身後喊道:  
  「親愛的,你吃過晚餐了嗎?」 
  「不用,我很累,要休息了。你們繼續聊吧!」 
  雖然尤斯利斯這麼說,但原來溫馨和樂的氣氛早已破壞殆盡。貝蒂芙和巴德利猜測著父親到底遇上些什麼怪物,有沒有收穫?納賈不安的坐在一旁,不時被他們拉入討論,還得忍受提米克冷冷的注視。自從那晚過後,提米克對他的監視更上層樓,時時提防他告密。到最後納賈實在受不了,藉口他要回房讀書,離開了客廳。 
  剛走到房門口,他卻厭惡的發現提米克也跟著過來。 
  「你又想幹嘛?」 
  納賈口氣不善的說,但提米克卻裝作沒聽到。 
  「他明天一定會教你新魔法,你確定不要和我合作?我可以教你一些技巧。」 
  「不需要。」 
  納賈回答,並當著他的面走進房門,再用力的將門關上。 
  
  為了怕發生剛到尤斯利斯家時相同的事,納賈隔天天剛亮便起床,正在準備早餐的瑪琳看到他還誇了句: 
  「這麼早起啊!真是個乖孩子。」 
  早餐是麵包和淡啤酒,但一直到早餐結束,納賈都沒有見到尤斯利斯。他正在猶豫著是否要直接去研究間時,一旁的貝蒂芙看到他這樣,笑著說: 
  「別煩惱了,快點去研究間吧!爸爸在長途旅行回來後都是這樣,前一天早早睡,半夜就醒來了,現在大概正在等你呢!」 
  聽了貝蒂芙的話,納賈連忙來到研究間,他敲了敲門,說: 
  「早安,老師,我是納賈。」 
  裡頭傳來尤斯利斯的聲音。 
  「進來。」 
  納賈這才打開門走進去。上次來這裡時,他因為太過緊張而沒有仔細觀察過這地方。這次他雖然也很緊張,但或許是對這個家已經熟悉的緣故,他不禁好奇的打量起四周,觀察著法師的研究間是什麼模樣,暫時忘了緊張感。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擺滿魔法書籍的大書櫃,書櫃前方是一個大書桌,桌旁有兩張椅子;書桌上除了鵝毛筆和羊皮紙等必要東西外,還擺了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如一個放在玻璃瓶中的小人偶、幾個裝著鮮豔液體的玻璃瓶,還有一座白塔的模型等等諸如此類的東西;其他體積較大的物品就直接放在地上,納賈注意到其中一個細長的白色圓柱體正發出光芒,整室的明亮就由那裡發出。 
  他這才注意到,這個房間並沒有窗戶。 
  「如果你好好努力,將來也會擁有一個相同的研究間。」 
  尤斯利斯不知何時已來到納賈身邊,笑著對他說。納賈嚇了一跳,忙問: 
  「您找我來有什麼事呢?」 
  尤斯利斯走到書桌後坐下,招手要納賈過去。等納賈站定後,他才開口。不像剛才帶著笑,他很慎重的說: 
  「我想你應該猜得到,我在履伯第並沒有什麼收穫。」 
  「……是我的錯。」 
  「找你父母的事就算了,既然無法往前追尋,那就只能從你身上多加努力了。納賈,你可以吧!」 
  「是的。」 
  納賈沒有發現,他的語氣帶著一絲的不確定。自從知道法協的制度後,他對自己的能力就產生質疑。 
  尤斯利斯皺了皺眉頭,說: 
  「放輕鬆,不會要你做可怕的事。你這段日子過得好吧?」 
  「是的。」 
  「都適應了嗎?」 
  「是的。」 
  「識字了嗎?」 
  「是的,只要內容不要太艱深,我都看得懂,也寫得出來。」 
  尤斯利斯滿意的點頭,說: 
  「你可以查字典或問人,貝蒂孚教過你魔法理論嗎?」 
  「只教了最基礎的。」 
  「那就夠了,其他的你自己再找時間看書自習。」尤斯利斯沉吟了一會兒,突然語氣一變,轉為嚴肅,「納賈,你聽好,你背負著我們家,不,是全法師拹會的期望,因此你的魔法學習不能再拖了,那些次要的就先緩緩吧!再說,貝蒂芙的修鍊士考試也快到了,也不好要她一直教你。既然我回來了,從今天開始,你就由我親自教導。」 
  「是的。」 
  納賈一直在煩惱的事終於發生了,他開始擔心,不知自己是否能達到讓尤斯利斯滿意的程度。 
  心中的緊張感逐漸摻入恐懼,握著法杖的手也冒出冷汗。他眼睜睜的看著尤斯利斯走出書桌,走到房中較空曠的地方…… 
  突然,研究間的門被用力打開,巴德利的聲音傳進來。 
  「爸爸,早安,我可以看你們練習嗎?」 
  不等尤斯利斯回答,巴德利便已進房,還挑了個最好的位置觀看。尤斯利斯並沒有因為巴德利的突然闖入而生氣,反而笑著說: 
  「當然可以,這對你也有幫助。不過你要安靜,不能吵鬧,而且只能一下下,等會兒就要回去做你的功課。」 
  「好。」 
  有了巴德利在旁觀看,納賈更加緊張。他直視著尤斯利斯,聚精會神的聽他講解。 
  「納賈,我想你先試試中級前段的魔法好了。你有沒有特別感興趣的類別?」 
  「沒有。」 
  納賈緊張的回答,不知道尤斯利斯會先選哪種魔法。 
  「那就先從純元素的魔法開始好了,火系的太危險,用水系好了,剛好這裡的地脈也適合使用水系,」尤斯利斯點點頭,「就『冰凍術』吧!納賈,你知道我們使用的魔法系統是分成分析、構築、言語化三步驟吧! 
  「知道。」 
  「分析,因為我們現在並沒有特定目標,所以這個步驟可先省去。構築部分,你現在是初學者,因此最好先在心中構築起魔法陣,以了解魔法的流動和組成,冰凍術的魔法陣是這樣的,構築中的計算、分配、構形都已經完整,」尤斯利斯邊說著邊在空中畫出一個發光的圖形,「你必須自己加上啟動式,你知道吧!」
  「知道。」
  尤斯利斯再問:
  「知道唸法嗎?」
  「……不知道。」
  納賈慚愧的說,但尤斯利斯不以為意。
  「沒關係,這很正常,你還沒學過魔法文字,以後再邊學邊背吧!聽好,是這樣唸『sgueireiele knoxuorei tivie tsgrei sguenvie』,一定要發音正確,記得在施展前要先唸啟動式『sguvie』。」尤斯利斯從桌上拿起那個放著小人偶的玻璃瓶,將瓶蓋打開,說,「這是練習用的魔法用品,最能擬真出魔法的實際效果。現在,你試試看,把這個冰凍起來,記得想像它被冰凍的樣子,將你的意念和法杖結合,同時唸出咒語。對了,練習時的安全咒語是『lianvie ciweivul』,加在最後面。關於言語化的詞序你了解吧!」
  「是的。」
  在尤斯利斯和巴德利期待的目光下,納賈握緊法杖,看向目標,強迫自己在心中構築出魔法陣,口中唸著:
  「sguvie sgueireiele knoxuorei tivie tsgrei sguenvie lianvie ciweivul
  房間裡一片靜默,在納賈該冰凍的小人偶身上,什麼變化都沒發生,連一滴小水滴也沒有。尤斯利斯奇怪的說:
  「奇怪,怎麼連一點反應也沒有,是太難了嗎?我實地示範一次。納賈,你看好。」
  說完他拿起法杖,指著小人偶,大喊:
  「sguvie sgueireiele knoxuorei tivie tsgrei sguenvie lianvie ciweivul
  小人偶身上立刻結出一層冰,彷彿是座冰雕,巴德利大叫著:
  「爸爸真厲害。」
  尤斯利斯回過頭對巴德利笑了笑,接著,他再對納賈說:
  「納賈,你再試一次。」
  「是。」
  納賈不敢遲疑,忙再試了一次,但依舊毫無反應。看到這種情形,尤斯利斯喃喃自語道:
  「真奇怪,真的太難了嗎?啊!我知道了,他還不會集水,那只好換個再試試看。」
  尤斯利斯重新振作起精神,說:
  「納賈,剛才是我的疏忽,忘了你沒學過集水,每個元素系魔法都有這個基礎動作。不過沒關係,我們換一個『操縱術』,魔法陣是這樣,唸法是『khuengtsgvie tuciangvielxuo』,你讓它手動一動好了,再加上『sgourei tuengvie』。
  納賈聽了,忙在心中構築出魔法陣,唸道:
  「sguvie khuengtsgvie tuciangvielxuo sgourei tuengvie lianvie ciweivul
  小人偶毫無任何動靜。
  納賈羞紅著臉低下頭,不敢去看尤斯利斯的表情,只聽到他說:
  「我示範一次:sguvie khuengtsgvie tuciangvielxuo sgourei tuengvie lianvie ciweivul
  納賈抬頭一看,瓶子中小人偶的手大力的晃了一下,好像在向他招手,又好像是在嘲笑他。他覺得,小人偶的表情似乎在笑。
  「再試試看,納賈。」 
  「是。」
  於是納賈又試了一次,但是小人偶依舊不聽從他的魔法,一動也不動的站著。他還來不及反應,尤斯利斯又說:
  「再試一次!」
  「是。」
  納賈又試了好幾次,但沒有一次成功過。他忍不住偷偷地看向尤斯利斯,果然如他所料,尤斯利斯皺緊了眉頭。
  「中級前段真的太難了嗎?好,我降低級別,納賈,試試這個『召喚』,魔法陣是這樣,唸法是『khuengtsgvie kuovie laiwei』,召喚這個小人偶,用一般語言就可以了,但詞頭要加『comn』。」
  納賈聽從尤斯利斯的話,嘗試了這個新魔法,但還是沒有任何效果。接著尤斯利斯又換了個新魔法,還是沒有反應;於是他又換了一個……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納賈都在嘗試一個又一個不同的魔法(巴德利早就因為太過無聊而離開)。
  除了幻像術和麻痺有點動靜外,其他的都沒有半點反應,這當然不能讓尤斯利斯滿意。他的眉頭越皺越緊,納賈的恐懼也越來越大。
  終於,尤斯利斯開口:
  「停,納賈,我想我們或許太急了一點,畢竟我是第一次教資質這麼優秀的人。你先離開,我來好好地研究一下,明天再繼續。」
  「……是。」

  尤斯利斯這一研究就是一整天,午餐和晚餐都沒出現,送晚餐進去的貝蒂芙回來後轉達尤斯利斯的話:
  「爸爸叫你明天早上再去找他」
  吃飯的時候,巴德利毫不掩飾他的失望,一再的說中級魔法果然很難,連納賈這麼厲害的人都不會。納賈聽了只能低下頭默默吃飯,一邊還要忍受提米克嘲諷的目光,反倒是貝蒂芙安慰他道:
  「別急,中級魔法本來就有些難度,何況你又是第一次學,不熟悉是正常的。」
  瑪琳也說:
  「是啊!別急,慢慢來。」
  但是這並沒有讓納賈好過些。他匆匆地吃完飯,便藉口要研究魔法,逃難似的離開餐桌。
  如他所料,提米克又追上來,在門口將他擋住。
  他直截了當的說:
  「你要不要跟我合作?」
  「不要。」
  其實納賈也知道,現在和提米克合作是最好的辦法,提米克至少懂一些中級魔法,可以偷偷教他;但納賈只要一想到自己答應後,提米克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心中就不禁湧上一口氣,完全不想和他合作。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凡涵
  • 嗯<br />
    我覺得納賈一定會成功<br />
    然後一定要出現個正宗魔法家族的人
  • saikored
  • 呵呵~<br />
    正所謂天機不可洩漏<br />
    欲知後事如何<br />
    繼續看下去就知道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