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賈這晚可說是徹夜難眠,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吃過早餐後,他便直接到尤斯利斯的研究間。他本來很擔心會看到尤斯利斯失望的面孔;但出乎意料的,尤斯利斯坐在書桌後,手上拿著一本書,一看到納賈進來便笑著說:

「早安,昨晚睡得好嗎?」

納賈戰戰兢兢的走到書桌前,不知道尤斯利斯「研究」得怎麼樣了。他小聲的回答:

「還……還可以。」

「別那麼緊張,我又不是要責怪你,」尤斯利斯招招手,要納賈再靠近一些,「昨天我研究過,我們的確是太急了。我應該讓你多嘗試同一個魔法,而不是一直換。相信你也被搞糊塗了吧!」

納賈忙說道:

「沒這回事。」

「沒關係,我們今天專注在同一個魔法上就好,先讓你熟悉魔法的運作。納賈,你先坐下,我先跟你講解魔法陣的意義,還有發音。」

「是。」

納賈聽從尤斯利斯的話,在書桌前坐下,專注的聽尤斯利斯講解。

尤斯利斯選的是幻像術,屬於初級中段,這可能是因為昨天納賈施展這個魔法有反應的關係。

老實說,這個魔法陣的結構不難,納賈自己看也可以理解個大概。因為基本上它的結構和幻音術很相似,而納賈一學會魔法陣就立刻去研究了那三種測試魔法的魔法陣,早就對他們規則和運作方式很熟悉,圖形更是早就記得滾瓜爛熟。他惟一不懂的是上面的魔法符文,但在經過尤斯利斯的解釋後,這些符文就不再構成任何問題。

接著,尤斯利斯又仔細的說明了發音方法,如嘴形如何、舌頭要放在哪裡、聲調的變化等,他示範了好幾次,還要納賈也跟著唸。

在一次又一次的發音練習後,納賈也開始對自己產生信心,認為自己這次一定可以有滿意的表現。

在納賈又一次清晰的唸完後,尤斯利斯拍拍手,笑著說:

「好,很完美,現在我們正式來一次。我想想,要變什麼呢?有了。納賈你就來變個我的幻影吧!要一樣大喔!」

說完還頑皮的眨眨眼。納賈應了聲「是」,便拿起法杖,一面在心中構築出魔法陣,一面唸:

sguvie ciangreivie tuciangvie maUsless wu tchianwei

兩人期待的看向納賈前方,但令人失望的,那裡沒有任何動靜,連個模糊的影子也沒有。尤斯利斯說:

「納賈,你是不是魔法陣沒畫好?專心點,不要亂想,再試一次。」

「是。」

納賈聽從他的吩咐,再次舉起法杖,喊道:

sguvie ciangreivie tuciangvie maUsless wu tchianwei

還是沒有任何反應,納賈的信心開始消退,尤斯利斯也皺起眉頭。

「納賈,你是不是有哪裡還不了解的?沒關係,說出來。」

「不,我都了解,我再試試看。」

不等尤斯利斯開口,納賈便舉起法杖,再試了一次,仍然沒發生任何變化;於是他又再試了一次……

 

不知試了多少次之後,空氣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影子,是尤斯利斯!但他的身影很單薄、很微弱,下半身甚至根本是看不清的。這個尤斯利斯飄浮在半空中,看起來彷彿是一個幽靈。

納賈此時也感到頭昏腦脹,覺得頭腦混亂的好像要爆開一樣,但他仍舊感到很高興。他轉頭去看尤斯利斯,希望看到他滿意的表情;但尤斯利斯並沒有因為納賈終於得到成果而高興。相反的,他大步的走到納賈面前,站在幻影尤斯利斯的身邊,沉聲對納賈說:

「我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嗎?所謂幻術,就是雖然是虛假的,但也要讓人誤以為他是真的。納賈,你到底懂不懂?」

「是的,我再試一次。」

聽出尤斯利斯語氣中的不悅,納賈忙再試了一次;可是這次並沒有比剛才好多少,尤斯利斯的幻影依舊十分單薄。他又試了好幾次,終於,幻像有了些立體感。

納賈此時已是十分疲憊,他感覺自己已無法再思考任何事物。

「勉強過得去。」

尤斯利斯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納賈一顆心緊張的撲通撲通跳著,尤斯利斯又說:

「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你先出去吧!好好想一想這個魔法。」

「是。」

 

納賈走出房門後才發現已經傍晚了,他們不知不覺已練習了一天。尤斯利斯這天晚餐依舊沒有出現,貝蒂芙送晚餐回來後,同樣轉告納賈:

「明天早上再過去。」

正呼嚕呼嚕的喝著湯的巴德利一臉好奇的問納賈今天如何,納賈不想回答,可是又不能不回答,只好含糊的說:

「我們今天練習幻像術。」

巴德利立刻興奮的說:

「我正在學呢!納賈,露一手,這個對你來說一定很簡單吧!」

納賈還找不出理由拒絕,瑪琳已先斥責巴德利:

「吃飯時不可以使用魔法。納賈,你不必理他。」

為了怕飯後被巴德利纏住,納賈今天也是快快吃完飯,便找藉口逃回房間。和昨天一樣,提米克隨即追上來;但這次他並沒有對納賈說半句話,僅是看了他一眼,便推開房門入內。

納賈被他那一眼弄得很不高興,但一想到提米克今天沒煩他,又覺得非常詭異,沒想到提米克這麼容易就放棄了。隨即他的思緒轉回到今天的課程上,忍不住開始擔心。他知道,自己的表現並不理想。

他不禁問自己:還能再撐多久?

 

翌日一早,當納賈走進尤斯利斯的研究間時,尤斯利斯的表情並不像前兩天和藹。他嚴肅的說:

「昨天,我仔細想過了,看來你無法直接學後面的魔法,得從基礎開始。我不得不說我很失望,納賈,你明明是個很有資質的孩子。」

納賈低著頭,一句話都不敢說。尤斯利斯話中的指責之意令他感到十分羞愧,他不知該說些什麼。尤斯利斯又說:

「我們不耽誤時間,納賈,我今天要教你的是元素系魔法的基礎,希望你能有令我滿意的表現。」

納賈除了說「是」之外不知該怎麼回答。他本以為尤斯利斯會提到幻像術,沒想到他一個字也沒說。尤斯利斯看也不看他一眼,逕自舉起法杖指向一個放在桌上的小水盆,說:

「這是最基本的,學不好也別想施展水系魔法了。我要教的是『集水』,是水系魔法的必要條件,你必須要有能力自空氣中集出水來。巴德利和提米克都很熟練,貝蒂芙更不用說,我想這對你來說也不會太難吧!」

……是的。」

「很好,『集水』是一個動作,因此用不著魔法陣,也不需唸出聲,它只有一個基礎式。你只要在心中構築,並想著它的運作即可。因為它是所有水系魔法的基礎,所以每個水系魔法都以它作為核心,你看好,是這樣的,」尤斯利斯邊說邊在紙上畫出圖形,「好,就是這樣,現在試試看,想像在那個小水盆中集滿水。」

納賈忙照著尤斯利斯說的,在腦中畫出基礎式並想像它的運作,但是水盆裡並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怎麼,又跟昨天一樣嗎?」

「對不起,可是我不太懂它的運作……

「是嗎?你聽好,是這樣……

尤斯利斯講解了一次,再問納賈:

「懂了嗎?」

「是的。」

「那就再試一次。」

納賈在心中給自己鼓勵:這可是基礎,沒道理我學不會,我一定可以的。

他一邊想著一邊拿起法杖,試著「集水」。

水盆裡果然有了動靜,盆壁開始溢出小水滴,看起來好像水盆在漏水,不同的是,水是從外往內漏的。

納賈為自己感到高興,正想看尤斯利斯的反應時,卻聽到他說:

「再試一次。」

納賈只好再做一次。水盆的情況和剛剛相同,泌出的小水滴在盆底聚成一小攤水。他還來不及高興,尤斯利斯卻舉起自己的法杖,向小水盆一指——

小水盆立刻盛滿了水,不多不少,沒有一滴溢出來。

「現在,試著將這些水移到你面前。」

「咦?」

納賈一時搞不清楚。

「同樣用集水的式子,想像水的來源是這盆水,將它移動。」

「是。」

納賈趕忙嘗試這個新動作,可是這比剛剛自空氣中集水困難,納賈覺得他無法在心中抓住這些水。最後,只有幾滴分不知是納賈的汗水還是移動過來的水滴落在地板上,留下點點痕跡。

尤斯利斯沒有叫他再試,納賈也不敢再有動作。室內呈現詭異的沉默,氣氛沉重的令人害怕。

忽然,尤斯利斯嘆了一口氣。

「他們三人初學時都不像你這麼糟糕。」

「我……

「你明明很有天份,為什麼表現出來是這樣?」

「我……

「老實告訴我,納賈,你有沒有用心?你究竟想不想學?」

「我……很努力了。

尤斯利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納賈看得出來,他其實希望聽到的是另一種答案,他自己也希望能回答另一個。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

「我真搞不懂,你明明是個很有資質的孩子,你那三個優秀的測試魔法……」尤斯利斯開始在室內踱來踱去,納賈只能站在原處看著。突然,尤斯利斯猛地停住,說,「納賈,你再施展一次那三種魔法。」

「是的。」

納賈說完便施展起來。

照明術依舊使室內比白晝還亮。

幻音術依舊使室內轟隆作響。

控繩術依舊讓繩子如蛇般靈活舞動。

但尤斯利斯的表情卻不再興奮,不再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他緩緩開口:

「納賈,我現在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

……

納賈緊張的心都快跳出胸膛,他可以猜到尤斯利斯要問什麼。

果然,尤斯利斯問道:

「納賈,你在遇到我以前,有沒有別的人教過你魔法?」

納賈當然不可能說實話。

「沒有。」

「真的嗎?不要騙我,你確定沒有?沒有賣藝人教過你?你沒有因為好奇而要求他們讓你玩玩?」

「沒有,我是個流浪兒,他們怎麼可能理我。」

尤斯利斯直盯著納賈的雙眼瞧,納賈也強迫自己眨也不眨的回應他的視線。

過了很久,尤斯利斯才轉開目光,說:

「好,我暫且相信你。你先出去吧!我得再想想,你這是特殊案例,還是……

他沒有說完,但納賈知道,尤斯利斯不再將他當作天才看。

他最擔心的事發生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