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尤斯利斯依舊未和大家一起晚餐,由貝蒂芙送晚餐過去。她回來時疑惑的對納賈道:
「爸爸說你明天不必去找他,要你自己讀理論。納賈,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惹他不高興?」
納賈尷尬的回答:
「我想……是我的表現讓他不滿意。」
「你不能這樣,納賈,」貝蒂芙嘆口氣,「想想我們為你做了那麼多,我還犧牲我準備修練士考試的時間……」
「你今天學了什麼?」
巴德利插進話來,納賈不知該不該感謝他打斷貝蒂芙的話,但這個問題一樣讓他難以回答。
「呃……是集水。」
「集水?這很簡單啊!連我都可以做得很好,你看……」
巴德利本想表現,但是瑪琳在旁邊瞪了他一眼,他只好把已拿出的法杖再收回去。納賈這下更是無心吃飯,他丟下餐具便匆匆逃離餐桌。
「我吃飽了,先回房去練習。」
「納賈,你不再多吃一點嗎?你最近都吃得很少。」
背後傳來瑪琳的呼喊,但是納賈裝作沒聽到。一衝進房間,他立刻關上門,將背靠在門板上,急促的心跳聲碰碰的透露出他的心慌,他不知道還可以再撐多久。
——也許,尤斯利斯明天就會宣布不再收他為學徒!
——也許,尤斯利斯明天就會將他趕出去!
恐懼感一波波襲來,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那納賈的夢想可說是破碎了。他連三天都撐不過,下一個法師恐怕也不會更好吧!無法學魔法,他該如何擁有自己想要一切?他可不想真的淪落去當賣藝人。
對了,還有他的任務,納賈突然想起孚若斯王的計畫,如果計畫失敗,他會有怎樣的下場?從魅公主上次說的話看來,他們不會輕易讓他去過他想過的生活。
他又想到,他對孚若斯王而言只是工具,孚若斯王隨時可以更換他,換個更新、更好的。魅公主說過,孚若斯王對他就像對攝政一樣,而歷來在政爭中失敗,也就是對孚若斯王的利用價值不如新攝政的攝政下場是什麼,納賈很清楚。
他似乎可以想像到自己會有什麼下場,想到這裡,整個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事實已經很明顯了,為了生存,他必須想個辦法。
背後的門突然有了動靜,有人在推這扇門。納賈忙退開,門隨即打開,原來是提米克。
納賈還在奇怪他今天怎麼沒立刻跟來,卻看到提米克手上拿了個小杯子。他一語不發的將杯子拿到納賈前面,手中的法杖一指,杯中立刻裝滿水。納賈一看不由得憤怒起來,他認為提米克正在嘲笑他。
「幹!在向我炫燿嗎?」
提米克搖搖頭,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
「只是在向你示範該如何集水。」
「示範?一句話都不說叫示範?」
「口氣別那麼差,我正打算講,」提米克說,「不過,我不確定你願不願意聽。」
納賈沒回答,提米克再說:
「我想你已經很明白尤斯利斯對你的『資質』有什麼看法。我敢向你保證,他接下來一定會越來越忽略你,因為你比我更沒利用價值。」
納賈諷刺的說:
「那我對你不也是沒利用價值?」
「這個晚點再說。我先問你,你想不想聽?」
這對納賈來說是個難題,他知道說「想」代表什麼,但是在他心裡實在不想這樣做。
他猶豫許久,想著自己目前的情況。昔日在下水道時,不計任何代價都要離開那裡的心情突然湧上心頭;他同時意識到,這個情況跟那時是一樣的。更何況,「要取得利益,必須先付出代價」,他想到這句被他視為至理的話。
一思及此,納賈重重地點頭。
「好,我聽。」
就現實而言,和提米克合作的確是最好的方法,他必須先將個人好惡放在一邊。
提米克也點頭。
「好,其他的我們晚點再說,我先教你。尤斯利斯的教法其實是很死板的,可是『集水』這個動作卻需要一點技巧和個人體會。在四大元素魔法的基礎裡,集水在衛洱茲是最容易的,因為衛洱茲的地脈屬水,尤其以北方為盛,南部還比較偏地一點。當你在集水時,就想像著空氣中充滿了水,再配合基礎式……」
不可否認的,提米克的講解比尤斯利斯清楚且容易,納賈不甘願的想。提米克接著又示範了幾次,納賈也跟著做,效果比白天好很多。
最後,提米克說:
「你自己先練吧!我還有學徒的工作要做,剩下的我們等會兒再來談。」
他又指出一些重點才離開房間,留下納賈一人在房中練習。
 
提米克再次進房時已經很晚了,納賈正專心的練著,沒注意到他進來。他對集水這個動作已熟練很多,可是杯中的水量仍未有明顯的增加。
提米克在一旁看了許久,才突然開口:
「你倒過杯子裡的水嗎?」
納賈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法杖一晃,不小心把杯子撞倒在地,裡頭的水流出來,弄溼了地板。提米克不慌不忙拿起法杖一指,地上的水很快就消失不見,納賈羨慕的看著。提米克說:
「這是火系魔法的基礎,『匯能』,也許……尤斯利斯會教你。正好,我們來談談稍早的問題吧!」
一聽到提米克這麼說,納賈立刻搶道:
「你應該知道,我對你已經沒利用價值。」
「這麼快就說清楚啦!我還以為你會再拖一陣子。」
「哼!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提米克微笑的說:
「企圖?別說的那麼難聽,我只是想幫你。」
「少裝了,你不也同意『人與人之間都是相互利用的』?把話說清楚,你我都好過。你想要我做什麼?先聲明,我可沒辦法讓尤斯利斯多注意你。」
「你在說什麼呀!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藉著你讓尤斯利斯多注意我。畢竟,我有學習魔法的管道啊!」提米克搖搖頭,「我還以為我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我本來是想靠你替我收集情報。我本以為,受到尤斯利斯喜愛的你,會因此而多得知一些秘密。」
「都一樣,現在你知道我沒這個價值了吧!」
提米克突然露出個大大的笑容,納賈看了十分刺眼。他笑著說:
「納賈,你不覺得很有趣嗎?我們的立場突然顛倒了呢!本來是我一直想要你,還要擔心你向尤斯利斯告密;但現在你竟得靠我才行。你的法師怎麼不多教你一些,這麼快就讓你露出馬腳?」
「他沒時間。」
納賈冷冷地回答,他也是這時才想到,孚若斯王為何不多教他一些?至少可撐一陣子。
雖然孚若斯王曾說過,他知道太多只會讓人起疑;但如今這麼大的落差反而更叫人懷疑。看來孚若斯王的目的只是為了讓法師收他為學徒,也許孚若斯王根本就不知道學徒根本不算法協的一員。
「看來他的思慮並不周密,沒想到這樣可能讓你很快被趕出去。算了,那是你和他的事。我只是要說,看到你突然落入這種境地,我很爽快。」
「你……」
納賈咬牙。提米克顯然知道納賈無法反擊,毫不掩飾的說出自己的想法。納賈只能一再提醒自己,別忘了當初想脫離下水道的心情,別忘了「要取得利益,必須先付出代價」,要忍耐!
提米克又說:
「其實你也沒退路吧!不然你為何不向你的法師求救?他八成和你說過任務沒答成,就別想回去做學徒之類的。別生氣,納賈,我們的處境是一樣的。我也是得不到情報就別想學,但你看我現在不是會很多魔法嗎?」
納賈終於忍不住,說:
「如果你只是想要說這些,我都知道了,我要去練習集水。」
說完拿起法杖,打算繼續練習。提米克忙喚住他:
「好啦!我不說這些,我還有另一個目的,也許你會比較喜歡。」
納賈防備的問:
「什麼目的?」
「交換情報啊!你不會忘記你的任務吧!你的法師也真有耐性,能忍耐這麼久都不催你,還是你已經傳了?」
「你不是知道我沒那個價值?」
「別這樣看輕自己,」提米克一副惋惜的樣子,「就算不被尤斯利斯喜愛,還是可以知道很多事,只要仔細觀察。我不就是個例子?」
納賈諷刺的說:
「沒錯,我的確不像你那麼厲害。」
提米克不以為意。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這方面我也可以幫你。就算你暫時找不到,我也可以先提供你一些。」
「你的法師不會介意?還有其他人在跟他做一樣的事,他不怕這又是另一個敵人?」
提米克聳聳肩。
「他不會知道,關於你,我只跟他說過你姓路瑟法,資質很好,但是不能利用,其他的就沒再多說了,他也沒問。而且他也不是我的法師,名義上我仍是尤斯利斯的學徒。最重要的一點是,有越多人在挖尤斯利斯的弱點我越高興。」
提米克露出狠毒的笑容,即使過過下水道黑暗生活的納賈也被他的笑容驚出一身冷汗。
「為什麼?他好歹是你舅舅,就算你不得已背叛他,怎麼還希望他的弱點被敵人知道越多越好?」
他是聽提米克說過他要報復,但他原以為那只是指他將尤斯利斯的弱點告訴別的法師,沒想到提米克的行動還不僅於此。
提米克冷笑道:
「那也要他有當舅舅的自覺,我告訴你,納賈,你知道我魔法現在學到哪裡嗎?剛進入初級中段!在他的進度表裡,我才剛學會初級元素魔法而已。我已經當他的學徒五年了,連比我小的巴德利都學得比我快。再告訴你,他一個月教我不到一次,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像個傭人般的在他家工作。」
提米克毫不掩飾他的恨意。納賈看著提米克,他原以為下水道裡的人已經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了,沒想到眼前的這個人比他們更可怕。
他不由得說:
「你好可怕。」
「那也是被環境逼出來的。既然他那麼替自己的孩子著想,那麼我也只好替自己著想了。」提米克不在意的說,「話說回來,納賈,你現在需要情報嗎?」
「不,我還不打算傳回,我也不想變成你報復計畫的一部分。」
納賈拒絕,提米克不在乎的說:
「無所謂,再過一陣子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