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劍士傳奇1 鍍金鎖鏈 《Tale of the King's Blade 1  The Gilded Chain》
御劍士傳奇2 火地之王 《Tale of the King's Blade 2  Lord of the Fire Lands》
御劍士傳奇3 劍空《Tale of the King's Blade 3  Sky of Swords》
大衛•鄧肯(Dave Duncan)著 陳岳辰 譯

  終於把這套很多人推的小說看完了,一次看完三本還真是痛快,不用忍耐等待的痛苦。

  跟其他看過這套書的人一樣,我也非常推薦這套小說。作者的文筆明快,沒有拖拖拉拉的地方,有些敘述總會讓人跟著笑出來或是牽動情緒;描述景物也很恰當,不會出現一大堆讓人直接略過的形容詞;至於劇情那就更是精采了,一直到最後都仍是高潮迭起,毫無冷場,一旦拿起就很難放下。

  如果是在期中考期間
…………那我奉勸各位還是忍著點,考完再看,無法一口氣看完是很痛苦的。

  以下有劇情

  簡單來說,這套書的內容非常豐富:要冒險有冒險,要鬥爭有鬥爭;要劍有劍,要魔法有魔法,而且都佔有一定的比重,是故事中重要的組成因子。

  這套書最大的特色就在於它可以分開看,可是組合在一起卻又形成一個完整的故事,而且並不是類似本傳和外傳之間的關係,也不是普通的相同時間不同場景而已,也正因此才有震撼的效果。雖然在第三部中間還是可以猜出作者最後會怎麼處理,不過這並不影響它的精采度。只是如果作者的伏筆不要那麼容易讓人猜到的話,最後的震撼應該更大。

  以整套來看,最大的重點便是穿越時空,也就是這點澈底耍了讀者一道。看了將近一本書卻是存在過卻又不存在的故事(看過的人應該就會明白我的意思)。以這點而言,我蠻喜歡作者的處理方式,歷史改變後一切就都改變了,即使是主角也對過去的事(或者說未來?)的事毫無記憶,彷彿本來就是這樣,只有讀者知道曾經發生過什麼,歷史確實向另一方向走了;而且也沒有出現見到本來可能會和她有密切關係的人時,產生「這個人感覺好熟悉」或「我好像見過他」或其他各種奇奇怪怪的感覺,甚至不由自主的流下淚來的這種劇情;最多只是在馬琳達剛回到過去時,曾脫口說出「海馬」。雖然這樣寫會有前後呼應的效果,可是實在非常老梗。

  這樣的寫法也同時寫出了每個角色發展的可能性,讓每個人的特色在不同情況下更加突顯,同時豐富他們的完整性,讓人看到這個角色在這種處境下會如何應對。人物的結局甚至是自身個性都因為這不同的發展而大異其趣,這也說明人的個性並非一成不變,環境的影響佔了很大的因素,如瑞格就是很好的例子。

  書中的主要角色幾乎都有兩種命運,而踏向不同命運的分歧點只是幾秒鐘的時間,關鍵事件可能只是一件小事,正如大狗爵士說的:「
幾秒可能比幾年還重要,一瞬間就可以改變一輩子。」馬琳達本來以為歷史改變的方式會是她警告父王,但事實上卻是她甩了瑞格一巴掌。然而某些必定發生的事卻不因此而改變,如暗室的預卜幾乎都成真,只是以不同方式呈現,證明他們的預卜確實有可信度,或許更應該說,能預卜到的事便是一定會發生之事,內容也以結果為主。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柯絡門說預卜的方式是召喚未來的亡靈,但這是哪個未來呢?還是說這個人本身就帶有這樣的命運,也就是一種宿命論,看似預言,實際上卻是一出生便無法改變的宿命?

  作者一直在跟我們玩時空的遊戲,三本書都是用現在、過去交叉的方式寫的,也因此一開始讀的時候會有些混亂。搞不清楚羅蘭大人到底是誰,他什麼時候才要上場。
火地之王劍空就好多了,一方面是作者很明顯的說出來,一方面是因為經過第一本,對作者的敘事方式也有了些了解。

  這套書以現實中的中古英國作為參考,不難猜出誰是哪個歷史人物,因此讀的時候頗為有趣;國家也算好猜,從語言便可略知一二(這算作弊嗎
XD)。因此背景相當完整,世界觀清晰,不過如果能有張地圖可以邊讀邊找地名那就更好了,總不會要我去找中古歐洲的地圖吧!

  除了作者大玩時空遊戲之外,還有一點也頗值得注意,那就是關於靈魂。顯然這個世界相信靈魂存在,作者在三本書中各以不同的方式來寫出靈魂與軀體之間的關係,如
鍍金鎖鏈》中,杜朗達認為一旦接受了長生不死,裡頭的靈魂雖然類似,但已不是原先的那個人了;貝馬克則有「奴才」,奴才雖仍有身體,會聽從命令,可是靈魂已不存在。而這種情況還可能遺傳――奴才生下來的小孩大多不聰明;還有一個是魔法審判,受了魔法審判的人將變成一個說個不停的傻子,不斷說出許多在正常人看來根本不算是罪行的事。這三項都是建立在「軀體猶存,靈魂已逝」上,比死亡還可怕,因為自己不再是自己,曾經引以為傲的身軀遭受污辱。在這種情況下,死反倒變成解脫,如變成奴才的蓋斯特爵士。


關於御劍士這個身分:

  在三本書中佔最多場面的當然就是御劍士了,不但出場人數最多,而且
鍍金鎖鏈火地之王都是由御劍士擔任主角。而不只是御劍士本身,作者還塑造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御劍士養成(?)地點――鐵堂,從裡頭各種特別的階級到訓練過程,從鎔爐到那片劍空,還有一切按照傳統來等等鐵堂的特色。讀者可以由此看到御劍士的成長背景,進而了解這個群體,給了這個身分一種深度。

  正如一開始大師所說的,御劍士沒有選擇的權力,這突顯他們本來是社會邊緣人的身分。他們看起來像個工具,鐵堂收他們是因為另有所圖而非善心,也因此這個看似高貴的身分常常有許多不由自主的情況,如不能選擇自己護主,即使自己心中有所愛,仍無法抗拒制約。

  御劍士這個身分本身有股獨特的魅力在,他們不只是劍術高而已
――若單單只有劍術高恐怕還不足以讓他們如此特別。制約和護主是最御劍士最大的特色,成為御劍士所受的制約讓他們必須將護主擺在第一順位,御劍士會希望待在看得到護主的地方,即使這個護主是個混蛋,自己討厭他也一樣。但御劍士並不是單純受到洗腦而死忠的保護護主(即使是一心想侍奉的國王也多半是由於國王本身特質吸引人),他們一樣會自己思考,一樣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跟著護主團團轉(也許剛受制約時不算),這使御劍士呈現立體感,是完整的個體。

  然而御劍士與護主的關係卻又如此緊密,緊密到護主為人所殺會使御劍士發瘋。一般我們見到這種緊密的關係都是由於情感的因素,可是御劍士卻是因為魔法
――這非常現實,一旦解除制約,御劍士和護主沒有那層羈絆後,御劍士甚至可能反過來背叛護主。制約限制的只是御劍士生理上的作用,感情上卻無法勉強,最多只是在護主有危險時讓御劍士滿心只想著保護護主,或讓御劍士無法實際行動來危害護主,而非國王的護主也無法擺脫自己的御劍士。這樣一看,制約很冷酷,完全不在乎當事人的內心狀況,彷彿一道鎖鏈緊緊纏住兩個人。不過若撇開這些不談,制約還真是個好用的東西,它可以讓御劍士能力成長,甚至預知到誰對護主有危害。

  御劍士這一群人也是很有趣,他們有某些程度的相似性卻又各有各的特色。外表大概是他們最相似的地方,如同書中某人所講的,御劍士看起來都像是同一個家族的人,大概是因為都是鐵堂打造出來(?)的關係;但長相當然還是有差,這應該是說同質性。此外,作者也做了一些設定讓御劍士這個身分更為豐富,如佩帶的劍、不用睡覺、退休後的出路、還有接受制約後的御劍士似乎對女性有特別的魅力;除了薪水外,御劍士還有自己賺外快的方法,不論是從女人那邊得到或是有興趣的男人(咳咳),總之這讓他們顯出凡人的一面。而他們之間的兄弟情誼也是重點,雖然與護主相較之下就弱了許多,作者並沒有刻意強調,可是卻能由許多事看出來,如他們彼此之間不會說謊;一得知沃夫拜是被誰殺死的,御劍士們便抽籤決定誰去殺死兇手來為沃夫拜報仇;他們也抽籤決定誰去結束羅蘭的痛苦;若非馬琳達的命令,他們也會為羅蘭報仇。可是即使有這樣的情誼,一旦彼此的護主起衝突,他們還是會站在自己護主那邊;即使是同一個護主,還是有可能因為護主死去而自相殘殺。

  御劍士也不一定都是正義的一方,特別是解除制約之後。撇開他們的護主不談,有許多「前」御劍士便是為了私利而作出許多壞事,如假裝好心的蓋斯特爵士;或者有時候他們會為了私心而背叛主人,如文特爵士。一直到馬琳達入獄時,他仍願意為馬琳達奉獻生命;可是一旦牽扯到自己的愛情時,便背叛了她。這又顯示出御劍士有血有肉的一面,他們畢竟是人,不是奴才。制約或許可以束縛一時;可是解除之後,他們便和一般的忠臣一樣,也會面臨兩難處境。由此可見,制約並不會改變御劍士的心理;更別說書中有多少人退休後,完全和之前御劍士的形象不合。


魔法:

  魔法在書中雖不算是主角,可是卻是重要配角。少了魔法,這個世界將不完整。從書中我們可以看到這世界的人生活和魔法息息相關,包括治病、審
判、制約以及一些生活上的其他瑣事等,還可以預言死亡方式而作出防護,可說是涵蓋了極大的範圍,甚至連人物也常說「聖靈在上」。而魔法系統也相當有趣,以八角魔法陣為施法基礎,是由風、火、水、地、時間、機運、愛、死亡八個聖靈組成的,召喚和驅趕構成了所有魔法,感覺上相當合理且不複雜。不過魔法還是存在地區差異,如一些貝馬克使用的魔法,璽維就不知道。


鍍金鎖鏈

  話說第一印象是個非常糟糕的東西。看完
鍍金鎖鏈後,由於對裡面的御劍士印象太好,特別是杜朗達和他的兩個御劍士,以致於另兩本的御劍士在我看來相當普通。而且因為對安柏斯的印象不錯,所以一開始我很討厭瑞格和衛斯普,角度果然會造成觀感的差異。

  《
鍍金鎖鏈在我看來也是最熱血的一本,或許是因為御劍士的比重最多吧!

  這本可說是杜朗達傳。杜朗達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御劍士,而且幾乎經歷過一個御劍士可能會有的所有遭遇:當過私人御劍士,當過禁衛軍;遇過厭惡的護主,也遇過一心想保護的護主;打過仗,出過秘密任務;有情人,有老婆;當過大法官,也被控謀反過;自己也有過御劍士;生活之豐富真可說是各種人生都嘗過了。從杜朗達就可以看到御劍士的各種可能,或許他可以出一本書,叫做
御劍士出路指南》。

  也許作者想藉此將御劍士的形象做一個描繪,我認為作者也藉此暗示了鐵堂的開始與結束。第一個杜朗達即是創立鐵堂的人,而鍍金鎖鏈剛好也是故事的開端,取杜朗達為主角名或許有這個深意在。這樣的關聯接續到了劍空便是鐵堂的結束,我們在之中見識了鐵堂的歷史。

  其實比起杜朗達,我更喜歡杜朗達的兩個御劍士,沃夫拜和奎若。杜朗達太過完美反而有種不真實感,即使是最後做抉擇時也依舊保持理智。他的護主也有一些關係,因為納丁侯爵實在無法讓人希望杜朗達死命保護他,自然而然也就少了些熱血;安柏斯的時候杜朗達則已解除制約,也因為歷練的關係更為理智;即使是之前的臨水城一役也是用留白的方式讓讀者想像。比起護主,杜朗達和國王的關係更像臣子和君王,以及朋友;相較之下,沃夫拜和奎若兩人則較能使人感受到他們的護主心切,作者也很明白的寫出他們對杜朗達的崇拜(簡單來說就是熱血成分較高啦!)兩人皆因護主而死,在熱血之餘不免為他們的早逝感到悲哀,但也因此而讓他們在我心中的印象更為深刻。

  和魔法一樣,國王安柏斯是整套中的重要配角。雖非主角,但每一件事都因他而起,算是核心人物吧!安柏斯是一個君王的典型,身為人民會很幸運能有這樣的君王;但他身邊的大臣以及妻子就不一定了。因為為了確保國家正常運作,國王必須有一定程度的冷血,必要時得犧牲部屬,即使明知他無罪。如書中所說安柏斯善於操縱議會,是隻老狐狸。為了政局安定,他犧牲蒙普司;為了善用「手下的工具」,他無法為臣子討回公道。表面上看來似乎重用柯絡門,但實際上只是利用他而已。

  但安柏斯還是有他讓人甘心侍奉的一面,從他對杜朗達的態度便可看出他真正重視杜朗達,顯示他有識人之明,而他也能放下身分和手下打成一片。對安柏斯這樣的人來說,堅持自己的看法不阿諛他反倒更能激起他的尊敬;但這樣的人不能太多,否則便會失去其珍貴性,也會讓他覺得沒人尊敬他。這樣一看,其實杜朗達和國王之間很平常,敢於反對的人受到明君重用並不稀奇。然而安柏斯的行為以及他人對他的評價讓他整個人變得真實,而非僅是一個賞識主角的好國王。安柏斯的每一個舉動都讓人覺得合情合理,同時又能感受他的魅力,進而和杜朗達一樣想侍奉他。如果說這就是他操縱人心的方法,我只能說這的確很成功。適當的時候妥協,該狠的時候狠;不裝模作樣,有時候做出出人意表的行為,這樣的國王是活生生的。而禁衛軍對國王的暱稱「胖子」以及描述,還有作者對他外表的特定描寫,都讓安柏斯更加有血有肉。

  如杜朗達所說,每次回鐵堂都成為他人生旅途的轉折點,他個人生命中最大的轉折應該是兩個護主的制約。而他制約沃夫拜之後的撒馬利達之行則是鍍金鎖鏈中的關鍵,承上起下,許多後續的事件的起因皆源於這趟旅途。包括他和柯絡門結下的樑子,以及書中最重要的,關於長生不死的方法也是從這趟旅途中獲得。關於長生不死的運用,作者寫的很平常,可以猜到,倒是長生不死的內容頗為有趣。長生不死的人並不會一直維持同一個狀態,而會在一天中慢慢變老;同時長生不死的魔法是由吃死人肉來維持,由死而得生,且長生不死並非平白獲得,必須從另一人的生命得來,這其中的道理頗值得玩味。

  書中還有一個有意思的機構:暗室,杜朗達的死對頭就是從這裡出來的。我感覺這個機構在政權中是必要之惡。暗室裡的人都是看起來都是同一個模樣,他們都擁有相同的特徵,如死魚眼,審判官的感覺也像陰溝裡的生物。不過他們的法寶卻很多:會預卜、會魔法審判、會判斷說謊與否,還拿的出隱形斗篷,感覺上真是一個花招百出的機構。暗室如同其名,是一個讓人摸不清他們虛實的機構,同時總是做些令人厭惡的工作。他們與其說是為了國王,倒不如說是為了自己。


火地之王

  如前面所說,我非常不喜歡這部中的兩個主角,即使看完全套也沒產生多少好感。這當中一部分是因為他們的個性,但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他們的行為。

  瑞格從來不像個御劍士,比起御劍士(當然瑞格也一直沒當過御劍士)他更像個海盜,他完全是個貝馬克人。他幼時的行為的確是很有勇氣也聰明,後來會出現那些行為也有部分是因為遭逢巨變的關係,他為了生存而躲在鐵堂的行為也是不得已的;但從這點開始我就有些討厭他,因為他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成為御劍士,進入鐵堂完全是為了利用他們,因為鐵堂不僅包吃包住,還可以學到高超的劍術。他得到了這些,可是卻沒見他對鐵堂有回報,如安柏斯所說,「
白吃白喝的賊」。如果只是這樣倒還好,畢竟他也算情有可原,而他在鐵堂時也表現不錯。問題是他後來的行為彷彿他從未在鐵堂住過一樣。在火地之王結尾,他明知道在一大群御劍士中殺死護主會有什麼結果卻還是做了,完全沒有愧疚之心,進而導致鐵堂的結束。別說是對鐵堂本身的處境,他和那些御劍士多少也有些感情吧!不論這是否牽涉到他的國仇家恨,我覺得這已經不是可以用忘恩負義形容了,根本是冷血無情。就算歷史後來轉往另一個方向,但也不能否認他性格中隱藏的這一面。

  另外,他成為國王一部分是其他人的幫助,而這是因為他是他父親的兒子;另一部分則是因為他剛好殺了一隻炎魔,但這之中又有作弊的成分,因為瑞格不怕火。就這些來看,一開始瑞格成為國王並無太多令人心服的地方,運氣的成分很大。不管作者後來是如何寫他成為優秀的君王,一開始我們看到的仍舊只有他令人厭惡的一面,衛斯普好歹有成長,瑞格我卻看不到多少。他值得稱讚的地方大概只有對女人方面吧!這點倒是跟安柏斯相反。

  相較之下,衛斯普一開始討人厭的地方頂多是不成熟的個性,但從他成為御劍士後這種幼稚便消失了(不過我覺得轉變也太快了些)。後來他的表現可說完全符合御劍士的身分,一心一意只為護主著想,即使是卸下職務後也是。

  《
火地之王的劇情圍繞著瑞格,但「瑞格傳」的色彩沒那麼濃厚,貝馬克的事倒提了很多,包括風俗地理、政治結構、社會階層等,讓我們看到貝馬克的完整面貌,其中許多事難免有「文化衝擊」。兩國人民對彼此做法的認知不同這是常見的事,例如奴才對貝馬克人來說是正常的,還有搶劫也是,那是戰功的象徵;可是這卻是璽維人民痛苦的來源。這樣的矛盾在衛斯普身上看得到。他雖然接受制約,成為瑞格的御劍士,可是仍舊對貝馬克人難以忍受。這是火地之王》中強調御劍士和護主之間關係的衝突,最後當然還是制約和友情戰勝一切。然而衛斯普還是一直沒忘記貝馬克人對他的傷害,從他最後要求瑞格停止戰爭便可看出。說到這裡我又忍不住想罵罵瑞格,面對衛斯普惟一的請求,他竟然以「辦不到,他這樣才能當國王」、「也許他錯了」來回答,將自己的無法辦到歸於衛斯普追隨他的結果,完全是安柏斯的樣子,也許身為權力者都有這樣令人厭惡的一面吧!

  這本書中討人厭的人物也不少,除了主角外,還有促成瑞格父母相遇的杰哈德。這個人是那種嘴上說的冠冕堂皇,彷彿自己都是不得已、為誰好之類,可是實際上全是為了自己私利的人。而作者最後處理他的方式很出人意料,一直到前幾頁我都沒猜出作者打算這樣做,因此劇情的衝擊也較大。看到他的下場時我忍不住想拍手稱快,心中的感覺只能用「痛快」兩字來形容。

  安柏斯在
火地之王中依舊維持他奸詐的性格,因此他的所作所為倒不會令人特別厭惡,因為在鍍金鎖鏈中已經習慣的關係,同時也明白這是他成為名君的必要因素之一。他是一個會讓人喜歡的國王,但不是個會讓人喜歡的丈夫。


劍空

  當安柏斯的臣子比當他的妻女好
,這可以從劍空的主角――馬琳達身上看出。

  馬琳達是個很有個性的角色,而非僅是嬌滴滴的公主。她聰慧,有自己的主見,即使最後在牢中也有排遣苦悶的方法。不過正如書中所說,她因為經驗不足的關係,常做出些錯誤的決定,進而將自己身邊的人事物都帶向不可挽回的後果。這是很有趣的地方,因為很多主角也常犯這種錯,可是馬琳達並沒有足夠的機會讓她能彌補錯誤,甚至要從錯誤中學習都很難,因為她根本沒有第二次的機會。馬琳達做了很多創新,包括任命女性大法官、任命纹章官當書記。這或許是好的創新,可惜時機不對,她也沒有足夠的力量。

  《
劍空我注意劇情的部分比較多,整體上來說這本的氣氛是很沉重的,整本書瀰漫著一種「末日」的氛圍。不僅是馬琳達、御劍士,乃至於整個國家都一步步的走向毀滅,毫無挽回的餘地。很少有書的主角會一直處於如此悲慘的境地,即使最後歷史改變了,馬琳達也有好結局;但依舊不是一般小說中主角的苦盡甘來或絕處逢生,而是回到最初,一開始就不讓錯誤發生。當然,若是要將這個「未來」銜接到「過去」那一刻也是可以,只是這仍不算苦盡甘來,因為回到過去的那一刻時間便從新計算,由此來看馬琳達並沒有做什麼足以讓她累積到最後突然逆轉的事,而她原先糟糕的處境也一筆勾銷。

  即使心中知道作者不會真的這樣安排,但仍舊不自覺深陷在書中絕望的氣氛裡,這本的劇情真的相當灰暗。再仔細一看,導致這些不可挽回的後果的原因常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如瑞格射出的那一箭是璽維混亂的開端;在馬琳達陷入一大堆問題時,可說是決定她命運的關鍵也是她一時心軟放了奈威爾。再度驗證了「
幾秒可能比幾年還重要,一瞬間就可以改變一輩子。」,很多歷史上的大事起因往往只是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

  在這本中可以看到許多人的另一個命運,也可以說「假設」某人遇到了這個狀況會發生什麼事,如杜朗達,讀者可能很難想像他遇到魔法審判會如何,畢竟他似乎沒有什麼可以被魔法逼出來的。然而作者再度讓我們看到魔法審判的可怕,杜朗達在
鍍金鎖鏈中說的話完全套用在自己身上,許多根本不構成罪行的想法,也被受刑者當作滔天大罪一樣不斷說出來,到了這個地步,無怪乎死刑會是對他最好的幫助。相較之下,柯絡門這個杜朗達的死對頭下場就簡單多了,很快就被御劍士處理掉,彰顯了御劍士之間的情誼。作者這樣處理避開了杜朗達和柯絡門一直互鬥的場面,畢竟這本書的重點並不在這裡。

  《
劍空還有另外一個重點,是描寫「愛情」,感覺上這在另兩本的份量沒有劍空這麼多。單看描述馬琳達和大狗是一對難以想像的組合,然而兩人的配對卻是有跡可循。從一開始大狗對於馬琳達就有一種奇妙的吸引力,他的舉動也特別引人注目,而他和其他御劍士也有不協調感,應該說他比較特立獨行,同時他的個性會讓人覺得即使他沒有接受制約,也仍舊會這樣保護公主,大狗自始至終都是如一的,或許馬琳達就是被他這些吸引吧!而這段愛情造成最重要的影響,應該就是觸發馬琳達想要回到過去的想法吧!

  作為轉折的一本,
劍空》裡有許多最糟糕的結果,包括鐵堂歷史的結束。先是鐵堂被毀,接著是馬琳達解除所有御劍士的制約,御劍士的歷史就在一片唏噓中結束。然而,這批最後的御劍士仍舊完成他們最後的任務――讓鐵堂最後逃出結束的命運,繼續傳承下去,而他們也再度成為御劍士。他們延續了鐵堂的傳統,但有意思的是,他們曾是最後一批御劍士,這套書就一直這樣處在時空轉換中。

  從
火地之王結尾到劍空》前大部分,給我一種「歷史的裂縫」的感覺,似乎一跨過去就到了,但之中有多深卻沒人知道。馬琳達她們不只改變了璽維的歷史,也改變了同時空中整個世界的歷史。也許裂縫會合起,但那之下的事物卻始終存在。或許原本的歷史並未消失,只是在裂縫之下,沿著另一條暗流流向另一個方向。

  題外話:
劍空的封底真的洩漏劇情很大,幸好我當初沒有看到。


結語:

  綜觀這三本雖頁數不多,可是卻濃縮了很多東西。因為作者特殊的時空安排,所以應三本連著一起看才有一氣呵成之感。文字本身也不會難以閱讀,反而可以在字裡行間看見許多作者的幽默。

  比較可惜的是書中只交代到馬琳達放過杜朗達,並沒有說她是如何治國的。我還滿想看看馬琳達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中,要如何成為好國王;以及她和她的兒子,身為貝馬克人的妻子和孩子,要如何在璽維上流社會中立足,真想看後續發展啊!


後記:

  本來只是因為看完後太熱血才來寫感想的,沒想到一不小心就寫了這麼多,只能歸因於作者的架構完整,情節豐富,人物鮮活,以致於內容中有許多可以討論的地方。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