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叫部份心得,是因為我本來打算等八集都出完了再一起寫,但看完這集後,有些話讓我不吐不快。

  以下涉及劇情,並且本人可能因部份情節而爆走。

  第七集中,喬書亞和他姊夫的恩怨終於告一段落,喬書亞返回家中,而特爾也得到了「制裁」,但隨之而來的卻是更多的問題。

  先說特爾的死,他的死大概是很多人期盼的,畢竟看到前面他對主角的逼迫,真恨不得他的陰謀快點被發現然後遭到懲罰。我一直很怕看到一種劇情:喬書亞和他握手言好;但單純陰謀敗露,遭到處死好像又少了點什麼(不過很大快人心)。然而作者卻把他處理的唯美又浪漫,讓人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既滿足讀者的希望:「制裁」――死,他得到了;也表達了憐憫:殺喬書亞的理由,老婆帶他走。這使特爾讓人憐憫的部份加強了,不再那麼罪無可赦。他真心愛著夏娃應該是這集比較令人驚訝的部份吧!但仔細想想,像他這類偏執的人,往往有常人不能理解的地方。

  當中最令人感動的還是夏娃,她帶走特爾時所說的那段話:「
我是為了守護喬書亞而生的。為了讓他不成為白痴,我成了白痴;為了讓他不死,我死去;為了他成為德莫尼克,我被損傷了。」(《德莫尼克》卷七,p.245)那是一種很單純、真摯的守護,不給人沉重的負擔。夏娃的形象也由天真轉為成熟。

  由此看來,喬書亞的命運和別的德莫尼克不同是早就被決定的;或許是因為他有個願意為他犧牲的姊姊;也有可能這是某個不知名的力量為了改變他們家族的命運才這樣做。可以確知的是,喬書亞會和其他德莫尼克不同,因為他有愛他的雙親、願意為他犧牲的姊姊、支持他的朋友……(啥?這麼說好老梗囧)

  看到這集我才明白,原來作者想討論「複製人」的問題。作者對於人形娃娃(生魂娃娃)的權益似乎很注重,不斷強調娃娃也是「人」,毀掉娃娃等於殺人。但身為跟著主角一起冒險的讀者,老實說若沒有作者的一再強調,我沒辦法看到人形娃娃問題的這個層面。

  我很佩服裡頭的人,包括喬書亞,可以如此理性的思考這個問題。對於自己的人形娃娃,與其說他憤怒,不如說是哀傷,自己的存在遭到剝奪的痛是有,但卻沒有欲除之而後快的憤怒,我這個讀者生的氣說不定比他還多。

  很簡單,因為我是「人」,人對於自己存在的唯一性會特別在意。雖然我不是喬書亞,但看到他的位置被人取代,母親心中還有另一個兒子,而且是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兒子,那種感覺是厭惡,巴不得所有人都發現真相,然後棄娃娃而去。不管你是什麼,不管你是不是自願誕生,不管你有什麼想法,你試圖取代我的存在就該消失,「我」只能是唯一的。

  也因此許多小說家都能肯定當人見到另一個自己會產生殺意,因為「存在」這個問題是普遍的。重要的事物也許可以分享,但絕對不能被取代。在重要的人心中,自己一定要有位置,不管那是什麼樣的位置。連人形娃娃都因認知到自己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而破碎了,更何況是被取代的人?

  在這裡我也有幾種很怕看到的劇情:喬書亞神不知鬼不覺的回來,然後取代人形娃娃,沒有人發現他曾經被取代過;或是喬書亞就此跑掉,人形娃娃取代他。兩種都和取代有關。

  在談論人形娃娃的人權之前,我想應該先注意存在問題。如果人形娃娃是以第一部《冬霜劍》中,那些卡納波里娃娃的方式出現,我想就不會有問題了。對於一個複製你、取代你的人,很難心平氣和去面對。或許人形娃娃在此之後和喬書亞分開了,但兩人共享一個過去是不爭的事實;人形娃娃甚至還取代了喬書亞不在父母身邊的歲月。書中有段話寫的很好:
 

  「
生魂娃娃佔了你的位置,熟練地使用著原本屬於你的物品,做著你經常會做的事情,和你認識的人在一起,在回想起你的回憶時微笑,做著你沒做完的事,從你愛的人那裡接受關愛。可是你呢?你應該到哪裡去?」(《德莫尼克》卷七,p.216)

   

  他的父母該想著他,但人形娃娃卻奪走了這樣的思念;甚至連麥克斯明都產生了懷疑。這樣還能說人形娃娃不會對喬書亞的唯一性產生威脅嗎?人形娃娃擁有的記憶是複製的,並不是真正相處過的,但這樣就已令其他人感到迷惑。公爵夫人說兩人是一模一樣的,麥克斯明懷疑自己是不是也是人形娃娃的朋友,這是因為他們站在人形娃娃的角度思考。但他們如果承認這份記憶,就代表喬書亞的那份記憶不屬於他自己了,唯一性自然也不見了。如果公爵夫人是因為一起相處的幾個月而捨不得,我可以接受,可是她偏偏又說兩人是一模一樣,這樣我就和瑞秋一樣受不了了。

  現在複製技術有一部份就是針對取代問題而產生的。寵物死了,主人因為對於牠的思念,而複製一個基因完全一模一樣的出來,那這是原來那一個,還是新的個體?如果不是為了承載前一個記憶,那何必複製?這是我提出來的一點疑問。

  另外,可能是因為趕著出書的關係,這本的錯字、漏字有點多。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ourmis
  • 對於"存在"的討論,在龍族裡面也有很有意思的討論。
    特別是主角一行人進入永恆森林時裡面的情節敘述。
    不過這邊的存在跟德莫尼克的著眼點有些不同。
    我覺得那個觀點很有趣,人之所以為人,
    不只是軀殼或是記憶還包括群體關係。
    所以三者失其一,都將不再是原本的自己了。

    以下引用龍族 第九篇《星星給予仰望者光芒》主角跟神龍王的對談
    ====================================
      “是要殺了杉森的家人呢,還是殺了杉森呢?雖然跟您的問題有點不太一樣,但大致就是那種意思吧。可是那是無法分開來談的東西。”
      “怎麼會呢?”
      “因為杉森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杉森是賀坦特的警備隊長杉森,我的好夥伴杉森,杉森的父親喬伊絲先生心愛的長男,卡爾所信賴的引路人,而且是某位小姐深愛的情人杉森。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杉森。您應該聽過類似這樣的談話吧?不管怎麼樣,雖然您說要饒了杉森一條命,可是取而代之的,要殺了杉森的家人,可是如果他家人死了就等於是殺了杉森啊。”
      我是握緊拳頭在說話。我覺得一股熱氣沖上額頭,好像快昏倒了,所以才不得不暫停下來。
      “是的。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杉森。您如果破壞了賀坦特領地,賀坦特警備隊長杉森就死了。您如果殺死我,就等於殺了修奇的夥伴杉森。您如果殺死了喬伊絲先生,喬伊絲先生的兒子杉森就死了。您殺死了卡爾,卡爾的引路人杉森就死了,還有,還有要是您殺了那位小姐,那位小姐的情人杉森就死了。”
      “杉森不是一個人嗎?”
      我無可奈何,大聲喊了出來:
      “不是一個人!”
      接著,我立刻就嚇得閉上了嘴巴。可是,我沒辦法一直閉上嘴巴不說話。
      “永恆森林,您知道永恆森林的事吧?在那裏會讓自己殺死自己,那麼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神龍王沉著地說:
      “那個我知道,可是那個和現在談的內容有什麼相關的,你倒說說看吧!”
      “進去之後再出來的人會消失不見!像我這個人不管再怎麼存在,其他人還是會忘了我,就跟沒有這個人沒有兩樣。您還是不懂嗎?所謂的我,所謂的我並不是只有這個身體裏的東西。對其他人而言,其他所有的事物都有我。我要說的就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這所有的事物都聚集起來的時候,才有我這個人。我們是這樣生存的。這就是人類!”
    ====================================
  • 其實我曾經就存在問題寫過一篇報告,就是引《龍族》和《德莫尼克》來討論《西遊記》中人的自我和存在問題。
    http://blog.pixnet.net/saikored/post/17341199
    有興趣可以看看,比較集中在這個問題上(事實上這兩篇是同一時期寫出來的)

    基本上我是把這兩個互相映證,關於存在的記憶也是從群體關係來的,喬書亞也是活在親友的心中。如果一個人終生生活在荒野中,默默無聞的死了,世界上沒有其他人有關於他的記憶,那麼也許他確實活過,可是一死就消失了。就算有曾經生活過的痕跡,可是其他人不知道也就沒有意義了,他的一切隨他的死亡而消失,不管是軀殼、記憶或是群體關係,就好像如果某人在歷史上沒有記載,我們很難證明他曾經存在過。

    所以人果然是複雜的生物啊!又要內在的獨立又要群體關係(嘆)

    另外感謝你辛苦PO了這麼一大段^^

    saikored 於 2008/05/07 01:0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