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之前修《西遊記》時所寫的報告,針對六耳獼猴出現的部份做討論。當中引用了一些奇幻小說作為例證,討論人的自我和存在問題。

 *有《西遊記》、《地海巫師》、《龍族》、《德莫尼克》劇情。

西遊記報告――
 
   從六耳獼猴看西遊記中人之自我問題
 
 
前言

  六耳獼猴在
西遊記》一書中是特別的存在。他並不是橫亙在三藏面前的阻礙,而是將場景拉回過去,由悟空親自面對。與其說是三藏的考驗,不如說是對悟空的。

  六耳獼猴具有很強的象徵性。他單獨出現,和悟空同屬,並試圖奪走悟空的一切,彷彿同時有兩個悟空。不僅三藏師徒分不清楚,連觀音、玉皇大帝也是一樣。這並不僅僅是因為六耳獼猴和悟空極為相似的緣故,而是牽涉到關於人面對自我,面對自己的存在等問題。以下將由六耳獼猴的存在來探討其出現意義,並以其他具有類似情節小說作為比較。
 

一、六耳獼猴是何物

  六耳獼猴出現在
西遊記》第五十七、五十八回,「剛好」是悟空因殺強盜而被三藏趕走的時候。但果真如此剛好嗎?從後面的發展來看,似乎並不如此單純。

  嚴格來說,
六耳獼猴的出現並沒有造成什麼大傷害,他的行徑也和其他出現的妖怪不一樣。他沒有據地為王,沒有抓走三藏,也不是某個仙人或仙人的寵物。他憑空出現,佔據了悟空的過去,甚至想取代三藏取經。雙方扭打過天界地府,無一人能辨識。直到如來道破他身分,假猴王才被真猴王被悟空殺死,從此世間「絕此一種」。

  如來對於六耳獼猴的形容,「
……六耳獼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此猴若立一處,能知千裏外之事,凡人說話,亦能知之,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與真悟空同像同音者,六耳獼猴也。」從這樣的敘述來看,六耳獼猴彷彿是面鏡子。「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顯示他是聽人說話而變;「萬物皆明」,萬物到了他的眼前都明白了,無一可遁形。就好像一面鏡子。正因為鏡子這些特性,所以古來鏡子有各種傳說,如照妖鏡,不管是什麼妖孽,一到照妖鏡前立刻無所遁形;或是「秦鏡」,能照出心思不正的人。人到了鏡子前看到的是自己,而不是鏡中的影像。

  六耳獼猴既像鏡,又像悟空的影。悟空心裡所想的,潛意識裡希望的,全部反射到六耳獼猴身上。六耳獼猴第一次出場,是拿水給三藏,並說希望再服侍他,顯然這是被三藏逐走的悟空最希望的。然而三藏不答應,再次趕他,此時假悟空發了怒,一棒打昏三藏。雖說這是六耳獼猴做的,但也不能完全否定悟空心中從未這麼想,或者說潛意識中暗暗希望。悟空在此時心中是委屈的,因此心中未嘗不會希望一棒打昏這個昏昧的長老,一出怨氣;或是打醒他,叫他認清自己所為,只是礙於種種束縛才未真的下手。

  六耳獼猴之後來到花果山,佔據悟空過去的位置,甚至還假造出一個取經隊伍。他的動機也不尋常,雖當了假猴王,卻不是因為「
愛居此地」,反倒是要上西天取經。取經看來對他沒什麼益處,即使留名也是悟空之名,這個假猴王反倒不想要別人知道他的名。而假猴王若果真取經成功,那世人是不是要感謝他?畢竟他不僅沒有造成危害,甚至還做了對眾生有益之事。

  原本的取經小隊悟空敬三藏為師,三藏是隊伍的領導人;但假猴王偽造的隊伍高僧卻是他扶持的,或許悟空心裡曾暗暗希望,取經小隊的一切事物由他作主,而不是那個不分青紅皂白的三藏。

  由以上種種可以看出,悟空在被三藏逐走時,他似乎「分裂」了。那個一心保護唐僧取經、向上的悟空去找菩薩;而陰暗、過去,具有自己慾望的悟空則返回花果山,並思量取代原本的取經小隊。花果山是悟空心靈依歸之處,第一次被三藏逐走時,他也返回那裡,但這次他並沒有這麼做。顯然悟空此時已有所覺,與依戀過去的自己分別了。

  小說《龍族》中有段永恆森林的情節,人若是對自我產生懷疑,到了那裡會分裂成不同的個體,但每一個都是真實的自我。悟空和六耳獼猴也是類似的情況,兩人都是真實的,都擁有悟空的一部份。而悟空為何會分裂,可能就是他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西遊記》是本悟書,常出現假設性問題讓人思考:要是悟空沒去取經,留在花果山會如何?那是個安樂之處,悟空也不必受到這麼多苦難,但悟空也會耽溺於此,無法成長。又或是牛魔王的出現,如果悟空沒去取經,也許會變得像牛魔王一樣,有妻妾子女。這都是假設性問題,卻也顯示出人對當下做出決定的遲疑:如果我當初沒這麼做,現在是否會……作者以假設性的未來(假猴王、牛魔王)與現在對照,更顯出悟空的成長與收穫。

  如來曾對這個事件做過解釋,「
汝等俱是一心,且看二心競鬥而來也。」也證明了六耳獼猴本是悟空,悟空本是六耳獼猴。正因如此,兩人的真假才那麼難分辨;也因此對假猴王來說,留孫悟空的名並無所謂,因為那也是他的名。

  再看作者的詩解,「
人有二心生禍災,天涯海角致疑猜。欲思寶馬三公位,又憶金鑾一品臺。南征北討無休歇,東擋西除未定哉。禪門須學無心訣,靜養嬰兒結聖胎。」顯然悟空的心始終無法專一,既跟隨唐僧取經,卻又思量過去。懷疑產生分裂,自己就分離了。這個「自己」很難戰勝,他人也難以分辨,甚至自己都沒察覺那就是自己創造的,故唯有一心的如來才能道破六耳獼猴身分。假猴王被真猴王打死,悟空也一併打消心中雜念,從此世間「絕此一種」。既然六耳獼猴本是悟空猶疑的心,故世間只有一個。悟空除去雜念後,六耳獼猴也隨之消失。由此可看出,悟空取經的意志在此又更加堅定。

  在奇幻小說《地海巫師》(A Wizard of Earthsea)中也有類似的情節。主角格得年輕時因傲氣而召喚出不知名的黑影,遭到襲擊而差點喪命,從此被黑影追逐。格得不斷的逃,卻始終無法躲開黑影的威脅,直到他在朋友的幫助下轉身面對,並以自己的真名呼喚黑影,兩人才重新融合為一。黑影代表的其實就是格得的另一面,是他因過去的失誤而召喚出來的。因此唯有他面對,並理解它是自己的一部分,才能結束這場追捕。

  這和《西遊記》有不少相似處,唯一的差別是悟空打死自己的二心;格得則選擇融合,接受自己的另一面。但兩人都要面對,並經過艱難戰鬥才能收服自己的一面,顯示面對自己並戰勝並不易。

  在取經的過程中,悟空的過去一直來找他,許多事情的發生都和他過去有關。悟空也一一擊敗過去,向上成長。而在這裡則是悟空的改變具象化,由假猴王做出悟空潛意識的行為,再由悟空將他打敗。象徵悟空戰勝了自己,從此二心合一,再無疑惑。
 

二、由六耳獼猴論人的存在問題

  第五十七回中六耳獼猴出現時,沙僧前往花果山,見到假猴王,並赫然發現還有另一個沙僧。本來好脾氣的沙僧這時也勃然大怒,一仗打死假沙僧。書中不管是菩薩、妖精或是取經小隊之人,都無法忍受有人扮成自己,顯然這不只是「名」的問題,還有更上一層的存在問題。

  人都不能接受世界上有另一個自己,兩個一樣的人相見必會殺死另一方,這是許多人都同意的,不少作者也針對這個問題發表看法。
《龍族》的永恆森林情節中,主角見到另一個自己,心中產生殺意,「我不喜歡看到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人,甚至想把他殺死。因為我有一種自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感覺……因為會感受到彼此的生存!威脅到彼此個體![1]這是因為人的存在有唯一性,那是自己的位置,沒有其他人可以佔據。就像雙胞胎總是會煩惱別人分不出自己和另一個,這樣他們就沒了差別,而人是以差異來確認自己的存在。人有自我意識,而自我是容不下他人的。

  由此看來,人重「名」其實是很難責怪的。人之所以重「名」,正因為這個「名」代表自己的存在,是自己與世界的聯繫。如果被取代了,自己將成為世界之外的一抹遊魂,找不到歸處。例如菩薩和妖精對人冒名的憤怒,或是創作者注重的版權問題,都是對自我的肯定,也是證明自己存在的方式。

  假猴王為何怕如來說出他的本相,因為他就不是悟空,而是分開了,顯示他想取代悟空的意圖。由此也展現名字是與世間的聯繫,是分開彼此的關鍵之一;也因此現在父母都想幫小孩取個獨一無二的好名字。獨一無二、沒有人可以取代的存在就是每個人追求的。

  《龍族》中也有許多對於人類存在的探討,並以「我不是單數」作為主旨。
 

  「
在人類裡面,我是沒辦法一個人存在的。『我』不是單數型的名詞。所謂的『我』原本就代表多樣多面的意思。所以為自己而活這句話在我們人類裡是行不通的。
 

  「所謂的我,所謂的我並不是只有這個身體裏的東西。對其他人而言,其他所有的事物都有我。我要說的就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這所有的事物都聚集起來的時候,才有我這個人。我們是這樣生存的。這就是人類。」
[2]
 
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會慢慢建立自我的世界,不再依戀父母,改以和他人的互動來證明自己存在和獨立性。人死了,還會存在親友的心中;但若是那些人都死了,或者在那些人心中的自己被他人取代,自己的存在也跟著消失了。因此人才會害怕世界上有另一個自己。

  六耳獼猴不僅複製了悟空的形貌,還奪了他的過去,並意圖取代現在,搶奪未來。如果三藏接受了六耳獼猴那杯水,假猴王趁虛而入成功,悟空的位置就被取代了。我們很難想像這樣的場景。悟空的過去已被人奪走,連他最重視的三藏身邊也被取代,真悟空該何去何從?小說
《德莫尼克》中的主角喬書亞也遭逢類似問題。敵人做出他的生魂娃娃,送到他父母身邊去取代他的位置。當他回到家,發現父母心中的兒子已經換人的時候,他感覺如被刀刺。
 

  「該說些什麼?母親,讓妳開心的人並不是我?」
 
「生魂娃娃佔了你的位置,熟練地使用著原本屬於你的物品,做著你經常會做的事情,和你認識的人在一起,在回想起你的回憶時微笑,做著你沒做完的事,從你愛的人那裡接受關愛。可是你呢?你應該到哪裡去?」[3]
 

  由此可看出主角在當中的茫然和失落,自己的存在,自己的責任都被奪走了,再也沒有歸屬的地方。這件事的可怕在小說中也出現了:主角的父親仍選擇他,但他的母親卻無法放棄生魂娃娃,甚至不願意離開命危、刺殺兒子的娃娃,去陪在自己真正的兒子身邊
[4]。她把生魂娃娃當成兒子,因為一起生活的幾個月已成為事實,而被取代的時光則是無法彌補的。主角的母親這麼對他的朋友說道:
 

  「……同樣的時光,我們不可能重來。你與那孩子
[5]在一起,我與這孩子在一起,共度的幾個月時光已成事實,無法改變了。沒有人能輕易否定自己先前的歲月。」
 

  消滅是比死還更可怕的事。人死了還會活在身邊的人心中,但消滅卻是連回憶都不存在了,沒有什麼事可以證明自己曾存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主角沒有回去,那他在家中的存在就被取代了,他不再是他父母的兒子,他會成為無父無母的人。就如同悟空如果沒回花果山去消滅六耳獼猴,他在那裡的存在會被假猴王取代一樣。

  從六耳獼猴我又想到現在的複製技術。人有了創造生命的技術,卻也產生許多問題,如倫理問題。在李瑞同教授的文章中曾提到關於自我認同的問題:
 

  「
複製人使個體的身份自我認同( Self identity )出了一個變化。由於同一基因的兩個個體總是不同的個體,如雙胞胎,單靠基因並不足以表示兩者為同一,但複製人與他的原型不像雙胞胎之作為兄弟的身份。後者通常並沒有誰是原型的問題,複製人則總只能說是他的原型的一個複製本。原型是一,而複製本可以是多。如此,複製人即有自我認同的問題,其獨立價值的自我肯定更難。反過來,原型人也可能出現自我認同的困難,因為兩者在許多基本的生理容貌方面相同,原型人自己的獨一性也可能由此喪失。[6]
 

  現今複製技術的問題多是從複製人身上來談,關於被複製的人則談論較少。這可能是因為在正常的情況下,如果要複製人,原本的那一個人多半已經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然而如果因為複製人的出現,使得自己親友心中的那個自己漸漸被複製人取代,那原本的那個人會怎麼想?

  就像目前複製技術多是使用在複製寵物上,而主人的目的也就是要拿來取代原本那一個。複製寵物會繼承主人對原型的記憶,看作是原型的延伸或重新復活。那他和原型,或是原型和他,有什麼不同?他們的一切都是一樣的,但明明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也會擁有不同的一生,那為什麼要背負另一個個體的存在?

  由此可見存在問題的複雜。人並不是因為個體活在世上而存在,而是透過與他人的交往與互動來證明自己存在。既然如此,確保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存在就非常重要。這和由於偏愛而產生的嫉妒不同,因為我們能認知到個體的差異,明白那是另一個人,自己可能有不如的地方,會想比較,但通常並不會產生非殺了對方不可的情緒,因為兩者可以並存。我們並不會對一個和自己相同的個體產生比較的想法,相反的會極力發覺差異。因為若是接受與自己相同的另一個個體存在,那麼自己的存在也就因而喪失,分不清自己是誰。
 

結語

  人長久以來就對存在產生許多疑問,諸如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等,與內心的衝突也常被比喻為戰爭。小說比歷史更真實,當中反應人的現實問題,因此同樣的主題往往在小說中一再被討論,甚至可以用到科學上。

  《西遊記》中藉由
六耳獼猴來討論自我,對自我的意識以及自我存在的認知。人對於自我非常敏感,總是不斷的確認自己與他人的差別。六耳獼猴試圖解釋人在面對問題時產生的種種情緒,將其分為兩種,並強調要消除雜念。對於存在也有所探討,了解到人是無法接受另一個自己存在世上,當中最可怕的就是被取代。六耳獼猴就是我們都害怕的另一個自己,不僅是隱藏在心中深處,無法控制的潛意識;還有被取代的恐懼。因此悟空打死六耳獼猴是必然的結果,一方面他必需消除二心才能往前;另一方面他也無法忍受有另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身邊所有人都分不出來的東西同時存在於世界上。這是悟空對自我的意識,也是人們普遍對自己的意識。
 
 
參考資料
劉勇強,奇特的精神漫遊――西遊記新說,北京:三聯書店,1992年。
娥蘇拉勒瑰恩著,蔡美玲譯,地海巫師,台北:謬思,2002年。
全民熙著,柏青譯,德莫尼克,台北:蓋亞,2007年。
李榮道著,王中寧、邱敏文、鄭旻加譯,龍族,台北:第三波,2001年。
李瑞成,複製人的倫理困惑〉,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4.html


[1]李榮道著,邱敏文、鄭旻加譯,台北:《龍族》,2001,第七冊:星星給予仰望者光芒,p.126。
[2]李榮道著,邱敏文、鄭旻加譯,台北:《龍族》,2001,第七冊:星星給予仰望者光芒,p.325
[3]全民熙著,柏青譯,台北:《德莫尼克》,2007,卷七:躲避者,尋找者,p.215-216。
[4]在小說中,主角和生魂娃娃見面時,生魂娃娃因為自我世界的破碎,意識到自己不存在這個世界上而刺了喬書亞一刀。小說中並沒有交代娃娃為何受傷,或許是自殺,也可能是因為彼此間的連結。
[5]前者指主角喬書亞,後者則是生魂娃娃。
[6]李瑞成,複製人的倫理困惑〉,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4.html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ESOP
  • 最近再看央視版的西遊記,對六耳獼猴的那段故事還蠻有興趣的,在網路上找了很多相關的文章閱讀,還蠻喜歡您寫的這篇。

    人是以差異性來確認自己的存在。─ 這句話我很喜歡。
  • 謝謝你的稱讚:)

    只是將上課老師的講解綜合自己閱讀其他書的心得寫了這麼一篇文章。我覺得《西遊記》許多情節都含有隱喻,表面上是新鮮有趣的故事,實際上卻探討人們對待自我以及修心等種種問題,不愧是「奇書」

    saikored 於 2013/08/17 19:45 回覆

  • 訪客
  • 來歷不明的 六耳獼猴 其實就是孫悟空 孫悟空等於六耳獼猴 , 是另一面的孫悟空 是充滿憤怒 悲憤....無意灌到身體的一部分 所產下的邪念 化為另一個孫悟空 邪惡的一面 有意識有想法 (因是憤怒產下所以 比一般狀態孫悟空來的強)
  • 您這個因為是憤怒之下產生,所以比一般狀態下的孫悟空強的觀點頗具啟發性呢!人會因為情緒影響而變得脆弱或堅強,做到原本辦不到的事,但也容易衝動誤事,是一個可以延伸探討的題目

    saikored 於 2015/03/22 18:59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