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了芬夫房門,律亞克立刻卸下原本泰然自若的表情。兩人緩緩地走在寂靜的長廊上,僕人們都去休息了,走廊上只有他們。自窗外灑進的月光為向來幽暗的長廊帶來明亮,卻也更顯出它的孤寂。他和斯凡一前一後的走著,長長的影子拖在背後。突然,律亞克轉身,一臉沉重對斯凡道:

  「這件事很麻煩。」

  「殿下也注意到了?」

  「沒錯,」律亞克心煩意亂的抓了下頭,「剛才不好在芬夫面前講,是因為他還不適合知道這些。」

  「殿下不信任他嗎?」

  律亞克搖頭。

  「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問題,芬夫
……在我看來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處理這件事。」

  「確實,」斯凡點頭道,「他的心還沒定下來,我敢說,在今天以前,他對回翼族一定還抱著奢望。」

  相較於斯凡帶著指責的語氣,律亞克並不想太責怪芬夫。

  「算了,這也是人之常情,不能怪他。他既不像你有決心,也不像我無退路,就別再怪他了,還是討論特瑞的事吧!」

  聽到律亞克這麼一說,斯凡也聰明的不再對芬夫多做批評,他改口說道:

  「殿下最擔心哪一方面?」

  「特瑞的破壞當然令人擔心,不過,我覺得特瑞這項行動背後所隱藏的意義更令人擔心。」

  「殿下是指
……

  「特瑞這麼做,讓我們想要聯合他的難度又更高了,這才是我最擔心的。」

  斯凡不自覺的露出笑容,他欣喜的說:
  
  「殿下也有想到這一層真是太好了,我還擔心您一直陷在特瑞妨礙我們的目的上。」

  律亞克煩躁的揮揮手,說道:

  「我當然會想到,聯合大家本來就是一開始的目的,就算特瑞打算妨礙我們,這個目的還是不會變。」

  斯凡試探的問:

  「即使特瑞這樣做,您還是不改變初衷?」

  「大家都是同一族的,當然要一起合作,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去送死。」

  「的確,但只怕特瑞不這麼想。」

  聽到斯凡這麼說,律亞克益發煩躁。他走到窗邊,看向窗外一片銀色世界。在月光的照耀下,剛脫離冬天不遠的奈文彷彿仍浸在雪中。這樣的奈文很美麗,但也很冰冷。看了一會兒,他開口道:

  「他不這麼想也不行,在這異鄉,我們只有團結才能活下去。自己人已經夠少了,我們不能再鬧內鬨。」

  律亞克說到這裡停了一下,接著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似乎也知道這件事十分困難。過了一段時間,他才繼續說道:

  「但特瑞這麼頑固,現在他這樣做又加深我們說服他的困難。先不管他的打算,如果他這一年肯配合我們,那麼至少我們少了一件要擔心的事;而且也可以趁機影響他,讓他越陷越深,最後不得不同意我們的計畫。可是他到底在想什麼?竟然想妨礙我們,現在不只有外患還有內憂
……

  斯凡靜靜地聽著到後來已經成為抱怨的話語,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在聽律亞克發牢騷好一陣子後,他才突然開口道:

  「殿下,我們勢必要改變計畫。」

  「嗄,什麼?」

  陷在抱怨中的律亞克一時沒反應過來,斯凡繼續說道:

  「像之前那樣慢慢籠絡貴族實在太慢了,而且我們現在還得擔心特瑞。殿下,我們得改變做法才行。」

  「什麼做法?」

  律亞克不解的問道。

  斯凡微微一笑,說:

  「殿下,如果您願意的話,明天請到我房間來,我想讓您見一些人。」

  他的笑容加深律亞克的疑惑,他忍不住追問道:

  「是什麼人?為什麼還要我特地去找你?這就是你說的辦法嗎?」

  斯凡仍是微笑。

  「殿下,您不必著急,明天你自然會知道,我會詳細的解釋給您聽。不過
……」他頓了一下,「您必須有心理準備才行,因為我又再度違反了禁忌。」

  說完,他繞過愣住的律亞克,向他行了個禮,說聲「晚安,殿下」便逕自往自己房間走去。像上次一樣,獨留律亞克一人在灑滿月光的長廊上。
 

  特瑞的事和斯凡的話讓律亞克一夜無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在簡單的梳洗、做過早晨祈禱與懺悔後,他便迫不及待的來到斯凡的房間,想知道斯凡究竟打算讓他見什麼人。

  斯凡打開房門,見到來人是律亞克並不顯得驚訝,似乎對於律亞克會如此早來拜訪自己一點都不意外,微微一笑,便請律亞克入內。

  房間內一如律亞克上次來時整齊,擺設井井有條,整個房間一目了然。律亞克本以為會看到什麼人坐在窗邊的椅子上,但上面卻是空的,他又向四處看了看,也沒看到任何人。

  「斯凡?」

  他疑惑的看向斯凡,只見斯凡笑了笑,隨即朝空中拍了拍手。
 
  房門輕輕地打開了,一些人從房間外陸陸續續的走進來,並恭敬的向律亞克和斯凡行禮。隨著這些人陸續現身,律亞克的眼睛也跟著越張越大。

  當最後一個人自房門走進來後,律亞克再也忍不住了,轉頭對斯凡說:
 
  「我不需要服侍,還是快叫你要我見的人出來吧!」

  斯凡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說道:

  「殿下在說什麼,他們就是我要您見的人啊!」

  「他們?」聽到斯凡的回答,律亞克不敢置信的望向這些剛走進來的人,隨即又轉頭向斯凡說,「你是在說笑吧!他們有什麼用?」

  斯凡搖搖頭,一臉嚴肅的對律亞克道:

  「不,殿下,我是認真的,我昨天不是已提醒過您,我再次違反了禁忌嗎?」

  他轉身看向那些剛進來的人,冷聲說道:

  「快來跟殿下打招呼。」

  那些剛走進來的人,包括管家皮特,貼身侍女、侍從,以及宅邸內的僕人、女僕等,一聽到斯凡的話後,連忙一齊向律亞克的方向聚過來,恭敬的道:「向殿下請安。」

  律亞克反射性的側過身去,他臉色發白,張著嘴不知該說些什麼。他顫抖的伸出一手指向斯凡,說:

  「你
…………

  斯凡對律亞克的反應視若無睹,他繼續向那些人說道:

  「好了,殿下對我們的做法還不太適應,今天就到此為止,你們先退下吧!」

  「是。」

  僕人們聽從斯凡的話,如來時一個個的向門外走去。管家最後一個離開,他停在門口朝律亞克行了個禮,這才轉身離開,還不忘把門關上,將私密的空間留給兩人。

  確定所有的人都退出去以後,斯凡轉過身,看向仍處於震驚的律亞克,說道:

  「殿下也該恢復正常了吧!不過是向僕人們說說話,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
…………」律亞克仍反應不過來,他驚恐的看向斯凡,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那可是違反階級規範,是禁忌啊!」

  「我不是提醒過殿下,我又違反了禁忌嗎?」面對律亞克的指責,斯凡不痛不癢的說,「更何況,殿下不是早已知道我的覺悟?」

  「我以為
……除非被迫,否則你不會再犯禁忌。」

  「這也算是被迫,是不得已的,」斯凡一臉平靜的說,「未來如果有需要,我還是會再犯禁忌。」

  看到斯凡冷靜的樣子,律亞克忍不住質問道:

  「為什麼?即使是不得已,但你難道不怕諸神的懲罰,難道你在做這些事時,心裡不會有任何顧忌嗎?」

  「諸神的懲罰對我毫無任何意義,在我看來,來到這裡就已經是祂們給我最大的懲罰了。」斯凡的語氣很平和,彷彿只是在敘述一件如天氣般的小事,「至於顧忌嘛
……殿下,我只能說,當你犯法成習慣的時候,這些對你來說都不算什麼了,就好像呼吸一般正常,好像我本來就該這麼做似的。」

  「你
……怎麼能這麼冷靜?」

  「因為環境使然。殿下,您不也是來到這裡後,才下定決心要忘記過去,和那些下等人類的貴族好好相處嗎?」

  面對斯凡的詢問,律亞克一時答不上話來。雖然斯凡所說的都是事實,但在這種情形下,他卻彷彿被什麼東西堵住了喉嚨,無法順利的開口,只能愣愣地看著斯凡。

  看到律亞克的反應,斯凡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

  「看來殿下的覺悟還是不夠,罷了,如果殿下無法接受的話,這些會觸怒諸神的事還是由我來做就好了。您只要站在上頭,代表我們去面對那些貴族就好,剩下的,斯凡會幫您處理好。」

  聽到斯凡這麼說,律亞克頓時羞紅了臉,這樣做就好像是他背叛了斯凡一樣,而斯凡卻一直在為他打算
……思及此,他忍不住開口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斯凡,我只是
……一時無法接受。」

  「殿下,您不必勉強自己,有什麼事斯凡會幫您處理好。」

  律亞克急了,他不願意這樣,斯凡的說法好像他打算替他犧牲;但這怎麼可以?害大家來到這裡的人是他,有什麼後果也應該由他來承擔,而不是其他人。

  若是得違背規範,也應該是由他來做,而非斯凡。

  他啞聲開口:

  「為什麼你要這麼做?他們只是尼辛特啊!」

  「尼辛特也可以是朋友,殿下。依我們現在的處境,每多一個朋友就是少一個敵人。更何況,他們能幫我們很多事。」

  律亞克一瞬間像是明白了什麼事。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斯凡,你以前在普路姆就是這樣嗎?」

  斯凡毫不猶豫的點頭。

  「沒錯,我從以前就和貝瑟爾的僕人很熟,和尼辛特也有接觸。那時候還是透過貝瑟爾,並沒有直接和他們說話。我是來到奈文後才試著直接和尼辛特說話,當然,一開始我也有心理障礙,過了好一陣子才習慣。」

  好一陣子
……斯凡到底這樣做多久了?怪不得斯凡知道孚若斯的許多事,也能在他被抓走時立即應變,還能選出皮特當管家,一定都是從僕人那得知的吧!他也曾聽說尼辛特間的消息不容小覷,厲害的貝斯騰利爾自然有辦法獲知這些情報。越想,律亞克越感到慚愧。

  見律亞克低頭沉思,斯凡問道:

  「難道殿下以前從不對服侍自己的人感興趣嗎?即使他們是貝瑟爾?」

  「沒有。」

  律亞克否認,他從沒這麼想過,他關心的人只有父母和爺爺。他發現自己以前的生活真是單純的可怕,也自我的可怕。

  斯凡明瞭的點頭,說:

  「我知道了,怪不得殿下如此驚訝,那就照我剛才說的,由我去做這件事就好,殿下不必勉強自己。」

  「不,」律亞克衝口而出;但說出口後,他隨即發現自己心定了不少,「我和你一起。」

  斯凡沒反對。「殿下真要如此,不後悔?做了以後就不能再回頭了。」

  「絕不後悔,」律亞克肯定道,他的心從來沒有如此堅定過,「我是七翼之首,本就該這麼做。」

  「看來殿下越來越明白自己的身分了。」斯凡微笑道,「我會再找機會一一介紹他們給殿下認識,殿下也可以自己去認識其他人。不過
……」斯凡收起笑容,嚴肅的向律亞克道,「請殿下一定要小心分辨誰可以信任,誰不可以信任;誰可以守密,誰多話等。殿下以前沒有這方面經驗,還是小心為上。」

  律亞克忍不住好奇問道:

  「斯凡,那些人以前曾幫助過你什麼?」

  「這個啊
……很多啊!」斯凡偏著頭想著,「關於孚若斯的事都是他們告訴我的,像政治情況、勢力分布等。通常各家的僕人間都有交情,也因此容易知道一些秘辛,但忠心的僕人不會任意透露這些事情,得用點方法才行。我們之間的往來也是多虧了他們才沒讓其他人知道太多;還有,當殿下被侯爵抓走時,也是我要求他們不要聲張出去,才得以迅速解決。」

  律亞克突然想到,當初似乎只有斯凡未叫達蒙特去教訓僕人。

  「你從一開始就決定認識那些人了?」

  「是的,事實上不只他們,還有一些身分地位比較高的人,像商人、士兵、普通百姓什麼的。殿下,您應該記得我的家族是負責對外交流的,因此認識一些人類也不奇怪吧?」

  斯凡微微一笑。

  「老實告訴您,就連皮特也是我很久以前就認識的。他是協助我的家族和人類來往的人類之一,算是被我的家族雇用的。當初我們來到奈文時,我就設法讓他進入宅邸內工作,也建議您讓他取代達蒙特。您也許會認為我有私心,但我認為他是個值得信任的人。除了這些之外,我從小就習慣跟身邊的僕從打成一片,也多虧殿下您和其他人都將他們當成最低賤的人,因此他們才會對我特別有好感,也特別容易結交。啊!我沒有責備您的意思。」

  突然見識到斯凡的交遊廣闊,律亞克確實有些吃驚;但他隨即點點頭,不以為意的說道:

  「沒關係,我相信你的判斷,我現在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斯凡露出放心的表情,說:

  「殿下您把他們當作和我們一樣的人就好了,反正我們現在在人類的地方,而人類本來就沒有階級規範這類東西。」

  「我知道,我會學著接受他們。」律亞克看看斯凡,發現他似乎仍有話要說,「你還有什麼事嗎?」

  「是的,殿下。」斯凡面容轉為嚴肅,一反方才那付輕鬆隨意的樣子,「是關於特瑞的事。殿下,您必須做個抉擇:如果特瑞遲遲不肯答應您的要求,您是要將他交給攝政以保全我們,還是繼續容忍他的破壞?」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