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亞克煩惱的走在陰冷的長廊上,他的貼身侍女遠遠跟在後頭。

  長廊上來來去去的僕人很多,他們見到主人都恭敬的停下行禮;但心中有事的律亞克根本沒注意到他們,毫無反應的從他們身邊走過。因為他平常即是如此,因此僕人們也不覺得奇怪,在行過禮後又繼續原來的工作。

  真是麻煩!律亞克頭痛的想著。

  剛才在斯凡房內,斯凡幾乎是用律亞克不做決定,就別想離開的語氣逼他下決定。律亞克最後不得已拿出身分壓他,才逃也似的離開斯凡房間。

  想起自己匆忙關上房門的樣子,律亞克不由得苦笑出聲,同時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明白斯凡的顧慮,也知道斯凡逼他這麼做的苦心;可是這對現在的他來說還太早了,他還沒準備好去「處理」不聽話的部下。他也知道身為一個領導者要能狠心、在必要的時候做決斷;但這對他來說真的太困難了。

  對現在的他來說,斯凡要他做的,無異於背叛自己的同胞。

  特瑞只是不幫助他們而已,何必做到這種地步?

  律亞克越想越煩,連自己究竟往哪個方向走都沒注意。等他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站在特瑞的房門前。

  看著那扇緊鎖的門,律亞克內心忽然湧現一個想法:與其這樣煩惱下去,倒不如直接去找特瑞把話說清楚,反正最糟的結果,也不過就是他再度被特瑞趕出來罷了。

  主意已定,他毫不猶豫的舉手敲門。

  「特瑞,你在嗎?」

  他連拜訪的禮數都省了,只想著這次一定要和特瑞把話說明白。

  門內過了許久才傳來回應,是特瑞壓抑怒氣的聲音。

  「以日神 柔恩之名祝福您,赫洛森殿下,請進。」

  刻意忽視特瑞的怒意,律亞克不等特瑞的尼辛特來開門,便逕自推開門走了進去。一進去便見到特瑞頗為難看的臉色。

  「有什麼事嗎?殿下。」

  特瑞說「殿下」兩字時特別加重語氣,律亞克注意到了;但他依舊假裝沒聽見,自顧自的說:

  「特瑞,我來找你是想把話說清楚。」

  「哦,是什麼話會讓殿下不畏再次遭到羞辱的風險,紆尊降貴的來到我這兒,甚至連拜訪的禮節都忘了?」

  律亞克繼續裝作沒聽見特瑞諷刺的話,也假裝沒注意到特瑞並未按照禮節請他坐下。他站在特瑞面前,抬頭向著比他高大的特瑞,直截了當的說道:

  「特瑞,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怎樣?這句話應該問你自己吧!殿下。」

  「我想怎樣你們應該都很清楚了,沒什麼好說的。」

  「是嗎?」特瑞的臉色依舊難看,眼中清清楚楚的表示著不滿,「那殿下也只需要知道我不打算加入你們就夠了。」

  律亞克直直看著特瑞,心中思考著該如何跟他說。特瑞被他若有所思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安,悄悄地向後退了一小步。突然,律亞克冒出一句:

  「你如此堅持,是因為你對回去普路姆還抱著希望嗎?」

  室內陷入一片沉默中,過了許久,特瑞才緩緩回答:

  「是的。」

  「我不明白,特瑞,」律亞克嘆了口氣,認真的看著特瑞,「你應該知道家族已經拋棄我們,為什麼你仍堅持要回去呢?」

  又是一陣漫長的沉默,過了好一陣子,特瑞才開口,語氣中盡是忍不住的苦澀及沉重,律亞克一時間很難適應他的改變。

  特瑞還是比較適合憤怒的對著自己大喊的樣子。

  「殿下大概不懂吧!畢竟翼族沒什麼值得令您留念的;可是我們不同。普路姆是我們的家,那片湛藍的天空是我們的世界,我們屬於那裡。」特瑞說著,雙眼雖然看著律亞克,可是焦點並不在他身上。他的眼神彷彿正在看著遠方的家鄉,口中喃喃說出一句,「您不會懂的。」

  特瑞的樣子也勾起律亞克對翼族的懷念,他的思緒隨著特瑞的描述一同回到北方的蒼穹,在無拘無束的世界裡飛翔;但他強迫自己忘記這些,讓黑塔遮蓋住那片湛藍,硬起心腸道:

  「想回到家鄉是人之常情,但是,特瑞,那是不可能的,你必須認清現實。」

  「所以我說您不懂,殿下,」特瑞收起思念的語氣,瞬間回到先前那種反抗的態度,他火爆的眼神對上律亞克沉靜的矢車菊藍眼睛,「您要是了解,就不會那麼輕易放棄希望。」

  「我只是認清現實而已。」

  律亞克有些不滿的說道,特瑞露出嘲諷的笑容。

  「當您這樣想時,您就輸了,希望是要靠自己去實現的。」

  「那你說說看,我們有什麼辦法可以實現你說的希望?」

  律亞克心中一陣竊喜,抱著特瑞也許會說出計畫的希望,故意問道。只要特瑞願意說出來,事情就好辦多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服他,不必提心吊膽的害怕自己會露出馬腳。

  他提醒自己,絕不可以顯露出自己已經知道實情的樣子。

  然而特瑞並不上當,依舊冷冷的說:

  「您沒資格知道。」

  「特瑞,你現在說話的對象是王族!」

  律亞克出聲提醒他;但特瑞只是冷哼一聲。

  「王族又如何?在人類的地方什麼也不是。您若真想耍王族的派頭,就先想辦法回到族裡吧!在這裡和人類混在一起,不但無法變得他們一樣,反而只會使自己失去尊嚴。」

  難得特瑞願意跟自己說這麼多,律亞克不免有些吃驚,但他仍未忘記自己本來的目的。他再次開口道:

  「特瑞,我不明白你為什麼那麼堅決的否定我們的計畫。如果你是針對我個人的話,那……」

  「我不是針對您個人,殿下!」特瑞突然打斷律亞克的話,用壓抑過的聲音說;但律亞克聽得出他相當不耐,「我確實不喜歡您;但我的確是就目前情況分析。您認為我們只有討好人類一途,那我自然也有我自己的想法,不是只有您一人在為自己的處境擔憂!」

  「那你為何不說出來?也許我可以考慮看看你的方法。」

  「殿下真的這麼想嗎?」特瑞嘲笑的說道,眼睛直盯律亞克。律亞克被他看得有些發毛,特瑞的眼神好像他知道一切,「算了吧!你我都知道,殿下您一心只想說服我和其他三人加入您的計畫,根本不想管我的想法。要我說出來,也不過是想找機會反駁,進而要求我放棄我的計畫,加入你們。」

  「我沒有這個意思,特瑞。」

  律亞克急忙開口,但說出的話卻連他自己都有些心虛。特瑞說的沒錯,這的確是他的目的,唯一的差別是他已經知道特瑞的計畫,只是在找明白說出來的機會。

  「不是嗎?」特瑞依舊看著律亞克,眼中的嘲諷一覽無疑,「要我說出來也不是那麼困難,只要殿下現在答應我,放棄您和康拉德那天真的計畫,加入我,我就立刻把我的計畫告訴殿下,同時會用對待王族的態度對待您。」

  「這……不行。」

  「那就當作沒這一回事吧!殿下,」特瑞轉過頭看向另一邊,「我們各自去嘗試自己的計畫,就看誰最後能成功吧!」

  「等等,特瑞,」眼看特瑞已經擺出逐客的態度,律亞克連忙喊住他,不死心的道,「這不是兒戲啊!我們不能等到最後有一方失敗,造成不能挽回的後果才來後悔。這也不是比賽,我們何必用競爭的心態來防備對方。」他一急,差點說出已經知道特瑞計畫的事,「你放棄你的計畫吧!那只會讓你們陷入危險當中。」

  特瑞眼一瞇,神情嚴肅的看向律亞克。

  「聽殿下的說法,好像知道我想做什麼,而且還斷定我不會成功?」

  律亞克一驚,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麼。面對特瑞狐疑的目光,他背上冷汗涔涔,硬著頭皮道:

  「我不知道,要是我知道,早就找斯凡來跟你分析哪裡不行了。我只是覺得你的計畫一定有風險在,而我的計畫最糟的結果也不過是回到原點,被那些貴族當作賣藝人看待而已。」

  特瑞的眼神仍是充滿懷疑;但他沒有再提出質疑,只是瞪著律亞克說:

  「殿下這種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的個性一點都沒變啊!」

  「你想太多了。」律亞克試圖蒙混過去,見到特瑞眼中的懷疑已散去,他再度開口,嘗試的說道,「特瑞,也許你可以試試我的計畫,那應該和你的計畫不相衝突吧!等我們的處境獲得改善後,搞不好我們就會有機會可以回到普路姆……」

  然而他還沒說完,特瑞卻突然打斷他。

  「殿下少自欺欺人了,您不正是認定我們回不去了,才決定那樣做嗎?現在何必再來跟我說些也許可以回去之類的話!更何況,在您的計畫中,從來就不包括『回去』這個目標!」

  「我只是……」

  律亞克一句話還沒說完,便又再次被特瑞打斷。

  「殿下,您死心吧!我不會加入您的計畫的,我有諸神賜給我的力量,一定可以靠自己順利返回普路姆。感謝諸神,賜予我們這樣的力量!」

  律亞克怔怔的看著對自己信心十足的特瑞,心裡只覺得事情變得越來越麻煩。外頭處境的事還沒解決,內部又隱藏著一個危險,而這個危險不只對他的計畫構成威脅,還可能危害到他和同伴之間的關係。

  或許他真該如斯凡所說,硬起心腸,狠下心除去所有不安的因子。

  危險的同伴,留著也只是敵人。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