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三日


  
   到漢堡的第三天,我們在
Bergedorf度過。


   Bergedorf
在漢堡市附近,從我們的宿舍Berliner Tor坐S-Bahn前往大約二十分鐘,已經算是郊區,中間還要經過一大片田野。我們前往這裡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跳蚤市場(Flohmarkt)。

 




   Tutor
玉婷擔任我們的響導,告訴我們跳蚤市場並不是定期定點的,何時、會在何處舉辦並不一定,因此必須事先打聽好才行。


   我們前往的這個跳蚤市場,是在停車場舉辦的,但即使如此也要付錢。玉婷說裡面的賣家大致可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通的德國人,趁著天氣好,拿著家裡的舊物出來賣,順便曬曬太陽。這類的價錢通常比較低,也比較有議價空間。另一種就是專業的,懂得商品的價值,沒什麼殺價空間。


   知道一些背景(?)後,接下來就是直接殺入戰場啦!初到德國的我還不太敢和當地人交談,因此一開始只是看看,但一看到喜歡的東西就再也忍不住啦!那是一個熊造型的背包,我從以前就很想要一個類似的。問了玉婷交易的方法後,就開始用破德語和買方交談。


   說是交談,其實也沒多深奧,只是問對方價錢而已。


   「
Was kost es」(這要多少錢)


   對方是個年輕媽媽,告訴我是一歐元。我又拿起另一個玩偶問,結果她除了回答外,還指了指放在同個箱子裡的其他布偶,意思全是一歐元。


   這實在是很便宜的價錢的,於是我當下就決定要購買,除了熊背包,又拿了另一個布偶,本來以為這樣總共兩歐元已經很便宜了,沒想到玉婷又告訴我可以殺價,她幫著我問對方:「
zusammen?」(一起)在一番討價還價後,以一歐元五十分成交。


   這實在是太便宜了。


   其他同伴也忍不住了,開始尋找自己喜歡的東西,並用德語或英語問價。只能說跳蚤市場真是個挖寶的好地方,可以以不錯的價錢買到好東西,有人用七歐元買到兩個還很新的真皮手提包,或是五歐元買到真皮書包(當然真皮都是老闆說的,我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最讓我們覺得划算的,是一位同學用兩歐元買到一件厚外套,造型質料都很不錯,唯一的缺點是二手。老闆是一對年輕男女,或許是因為那個攤位比較沒人,他們很有空閑來招呼我們。不但讓同學試穿,甚至還鼓勵她用相機當作鏡子,照下來看看。他們一邊看著我們進行這些動作,一邊笑,大家覺得有趣也跟著笑起來。看到同學滿意的買下這件外套,老闆笑著說還有另一件,又讓我們哈哈大笑。


   當然並不是每樣東西都能順利買到手,如前所述,有些賣家十分專業,或是物品本身就很值錢,就不容易得到好價錢。像我看上一隻小熊,大概只有掌心大小,但因為它是史泰福的金耳釦,一問價竟然要十五歐元,當下令我打退堂鼓。


   除了買東西之外,玉婷也利用攤位上的物品向我們介紹德國的文化,如遊戲、雜誌等等,很特別的是有個專門出售玩具小汽車的攤子。可別小看這些玩具車,它們是由各式各樣的廠商,如賣食品的、賣啤酒的出的。車子多半是貨車、油罐車之類的造型,車身印有自家商標,在滿足特定條件下,如購買三打啤酒啦,就可以換得一輛,聽起來像是贈品,但也頗有收集的樂趣。玉婷就說了,她男朋友的爸爸有這個興趣,去超市買東西時會注意有沒有收集的機會。而在這個小攤子,只要一歐元就可以任選一輛帶回家,買的一定數量還有打折,聽起來是不是很划算啊?


   逛完跳蚤市場已接近中午,吃過午飯後,我們就前往下一個地點:
Schloss Bergedorf

 




   Schloss Bergedor
f是一座建於十三世紀的水中城堡。在稍後幾百年內曾遭到佔領,至今則靜靜地沉睡在Bergedorf的一角。周圍寧靜的氣氛使它不像一般城堡充滿霸氣,反倒像座深山別墅。

 



   城堡內部,現在改裝為咖啡店和博物館。



城堡前的草地,有隻獅子威風凜凜的守衛著,與草地上悠閒的人們形成對比。




布拉姆斯曾到此的紀錄。




城堡外觀,北德的城堡和南德的十分不同,是用紅磚建成的。城牆上還有北德常見的山牆造型。




從這個角度看,就像藏在森林中的城堡,讓我想起美女與野獸的故事。




昔日的護城河,今日只是一條被綠意夾擊的溝渠,一點都不具威脅性。

   參觀完
Schloss Bergedorf後,我們沿著周圍的小巷離開,一邊欣賞德國的房子,只能說這附近的環境真的很不錯,不僅和城堡為鄰,每間屋子的造型也很特別,但共同點都是十分漂亮。這時就不得不說德國人真的很愛把事物的「製造日期」標出來,不僅公司要強調是哪一年建立的(不過德國真的有很多老牌子,隨便看都會看到一堆十九世紀、二十世紀初的公司),就連房子都要註明是哪年建造的,還直接寫在屋子上,好像怕別人不知道一樣。我就看到一間粉紫色的房子,上頭寫明是1911年建的,但房子外觀還很新。




就是這間,1911年建造的屋子。

   沿著小巷我們來到一個小小的公園,在那裡有幾個德國人正在遊戲,玉婷看了看,告訴我們這是名為
Petanque(法式滾球)的遊戲,是由法國傳來的,最近漢堡人開始玩起這個。這時,同學嘉蔚突然很大膽的說想和他們玩,於是玉婷便替我們上前去詢問這些人。


   
   其實剛剛就有一個看似這群人同伴的女人走進公園,看到我們一群東方人好奇的站在公園口東張西望,便主動問我們要不要一起玩。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但玉婷和他們交談後,見到他們友善的邀請,才確定不是自己聽錯。


   Petanque
聽起來複雜,但其實很簡單,需要的工具也只有一顆小球和金、銀球數顆。一開始先擲出一顆小球當作目標,接著兩隊開始輪流各丟一次球。離球較遠的隊伍可以一直丟下去,直到有顆球最靠近小球再換人,如此反覆,直到雙方的球都丟完。如果都沒有接近球,就只好球丟完後換另一隊。過程中可以去撞敵隊的球,也可以把小球撞離原本的位置,只要讓己方的球離目標最近就好。最後再依照球靠近目標的距離來算總分。


   聽、看起來都很簡單,但玩起來可不容易。因為每次目標的位置都不固定,因此如何把球控制到最靠近小球就成了一門學問,並不是丟得遠就好。
 


   
   就是中間的女人邀請我們的,她旁邊的男人則正在丟球。後頭的黑狗也是這個俱樂部的人的,另一個同學和它玩得不亦樂乎。




正在計算分數。左右兩個看起來有點兇的人和我同隊,但他們人還不錯。當我丟到最近距離時還會和我擊掌以示慶賀和鼓勵。


   因為這場遊戲使我們和這群德國人建立起友誼,玉婷說這應該是一個俱樂部。遊戲結束後他們請我們在旁邊的咖啡座喝飲料(顯然是他們經營的),並允許我們留下來參與他們的聚會。


   因為聽說等下還有探戈教學,所以我們決定留下,但此時玉婷卻有事先離開。只剩下我們靜靜地待在這個小公園裡,享受悠閒的午後時光。不久,那群人開始搬來一塊塊木板,顯然是為等下的探戈做準備。之後又有一個人站上木板搭好的舞台,引吭高歌,內容大約是讚美漢堡之類的。雖然不是完全聽得懂,但在涼風徐徐的夏日午後,聆聽這樣樸實真摯的聲音,也別有一番風味。

 

   


   在公園閑坐一會兒後,我們離開
Bergedorf回到漢堡,前往Mahnmal St. Nikolai。這是一座在二戰時被炸掉的教堂,由於歷經戰火的關係,至今只剩下斷垣殘壁。漢堡靶他作為二戰紀念保留下來,並未修復,好讓人們記得戰爭的教訓。

 

   

   塔樓頂端 ,是漢堡的傳統建築,在1874到1876年間亦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築。


 

無法再發揮作用的牆。
 

 





教堂處處是被毀壞的殘跡。


   最後我們前往位於市政廳廣場前的斯圖加特酒節,在酒香中結束這一天的行程。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