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布萊梅,連小孩子玩的旋轉木馬都是童話故事(我絕不會承認我也上去玩了orz )

        

 

  布萊梅是童話大道的終點,卻是我在歐洲自助旅行的起點,也是我脫離「宅」在漢堡的開始。

 

前往呂貝克的隔日,我們按照原訂計畫前往布萊梅。關於布萊梅有個很有名的童話故事:布萊梅的音樂家〉,敘述四隻被主人遺棄的動物(驢、狗、貓、雞),結夥打算到布萊梅當音樂家的故事。有趣的是,當中的主角從來沒到過布萊梅。不知是因緣還是巧合,我們也差點到不了布萊梅。

 

一切要從從呂貝克回來開始,當晚有些同學和Tutor們一起去了漢堡著名的紅燈區St. Pauli玩,其中就包含了我們這個「旅行團」裡的成員Chi-chih、祥祥和嘉蔚。

 

(是該時候介紹我們這個「旅行團」了,除了前三位外,還有我和另外一個學弟翔翔。我們因為住在同一個宿舍,所以常常一起活動。一起吃飯、一起出去玩或做其他的事。還有邦邦(不要問我為什麼一堆人的外號都是疊字orz),和我們住在同一個S-Bahn站,但不同宿舍;另外還有有時會加入我們出遊計畫的導遊先生。)

 

他們玩了一整夜,因此隔天早上我和翔翔去找他們,打算前往只有星期日才有的魚市場時,都顯得相當疲憊,只好先回宿舍休息。

 

(為什麼要這樣安排,那是因為對於漢堡人來說,魚市場是週六在St. Pauli狂歡一夜後,去吃早餐的地方。一大早去是只有觀光客才會做的事(Kim還誇張的跟我說,他認識的漢堡人裡面,沒有一個是一大早去魚市的。))

 

好不容易到了出發的時間,本來預定坐九點多的車,但我們到了中央車站後,為了坐什麼車又研究了半天,又是問站務人員又是研究時刻表的,最後才在一個德鐵人員的幫助下,買到五人同行的Niedersachsen邦週末票(一張票可供五人以下使用,因此人越多越便宜。當日可在Niedersachsen邦內不限次數的搭乘MERERB等慢車,以及市內德鐵經營的交通系統等)。幸好前往布萊梅的班次還算多,一小時內就有兩班,因此我們未再耽誤更多時間,直接來到月台,等候搭車。

 

 

 

 

坐了兩個小時的ME來到布萊梅,此時已經十二點半了。一下車,我們就直奔當地的旅遊服務中心i,在取得地圖和資訊後,便前往市區,開始這趟布萊梅之旅。

 

布萊梅中央車站。

 

車站裡的壁畫,布萊梅的特色都在上頭了。

 

布萊梅以布萊梅的音樂家和童話大道的終點聞名,因此市內到處都可見到與這個故事相關的紀念品。不過因為今天是星期天,所以除了火車站內的商店外,其他商家都沒開。

 

途中經過的風車。

 

布萊梅市內一景。

 

走著走著,我們就看到前方出現一人一狗與幾隻豬的雕像,原來這就是景點之一的養豬人之像。

 

雖說是個景點,但完全變成小孩子的玩具了XD

 

拍完照,盡完觀光客的義務後,我們繼續向前走去,拐個彎,即來到市政廳和大教堂所在的市集廣場(有沒有覺得這個組合似曾相識?是的,這就是德國景點的基本配備:廣場、市政廳、大教堂。到一個新地方,先找市政廳,通常市政廳前會有一個廣場,附近總有座教堂,三個願望一次滿足,揪咪>.^)。

 

或許是因為假日的關係,布萊梅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沒什麼人,不過等到了市集廣場就知道原因了。由於辦活動加上觀光景點的關係,當地人加觀光客全擠到了這裡

 

從市集廣場看市政廳和教堂,市政廳和羅蘭之像於2004年被指定為世界遺產。

 

市集廣場,右邊的騎士雕像就是羅蘭之像,是布萊梅獨立自由的象徵,盾牌上寫著布萊梅的權利與和平宣言(不過這位武士現在卻被柵欄圍起來了)。背後的屋子我則覺得很有童話的感覺。

 

初見市政廳時,我並不知道這便是市政廳,只覺得這棟建築陳舊歸陳舊,但那黑紅磚交錯建起的外觀,柱上拱上欄上牆上細膩的雕飾及未褪去的色彩,在在都顯示這並不是一棟平凡的建築,深深吸引著我的目光。這座市政廳雖不如漢堡的雄偉壯麗,但古樸中自有一股懾人氣息,不僅展現昔日自由城市的風貌,更保留當初繁華的身影。

 

市政廳,旁邊的兩座騎士像完全戳中我的點 XD

 

細部雕飾。

 

教堂名叫St. Petri Dom(聖佩特利大教堂),於1042年建造,經過二次改建才有今日的面貌。其特色便是擁有兩座高聳的尖塔,從下頭望去十分壯觀。教堂外觀是一種有些焦黑的褐色,想必是因為染上歷史的色彩才略顯暗沉,這也讓其本身的古老氛圍更加濃厚。

 

進入教堂,昏暗、沉默與莊嚴並存。穹頂垂下的燈,彩色玻璃濾出的光,是這裡僅有的光源。拱廊撐起拱形天花板,在平面嵌入彩色玻璃,畫出神之領域。處處是繁複精緻的雕刻,由柱子蔓延至祭壇,展現中世紀人們對神的尊崇及敬畏。即使是立於封閉的室內,卻也感覺自身的渺小,不由得屏氣凝神,彷彿稍有聲響就會破壞這份神聖。學弟就讚嘆了:「古人對神的崇拜,竟然可以建出這樣一座建築。」

 

 

 

 

 

參觀完教堂之後,我們繞過市政廳,來到大名鼎鼎的〈布萊梅的音樂家〉雕像前。正是這四隻動物讓布萊梅聲名大噪,也成為遊客最愛的景點。

 

據說摸驢子的鼻子會變聰明,摸動物的腳則會帶來幸運。

 

前面說過,我們這團夥伴裡有個名叫導遊的人,人如綽號(咦),他很盡心的負責我們這趟布萊梅之行。在確認過我們看完附近的景點後,他便帶著我們前往貝特赫街(Böttcher Straße

 

穿過這扇門就到了斜角巷,不對,貝特赫街。

 

貝特赫街是二十世紀初,因咖啡貿易致富的商人羅塞利巫斯(這名字一度讓我看成「巫師」XD)所打造的,具中古風情的小巷。這條巷子並不寬,但走在裡頭卻別有一番風味。巷內一邊是紅磚打造的建築物,一邊是連續的拱廊,上頭掛著鐵製招牌。經過設計的街道並不如中世紀髒亂,而是井井有條。走在裡頭真有走進時空隧道的錯覺,難怪Chi-chih一進去就直喊著好像來到了斜角巷。

 

不過說句老實話,我覺得布萊梅本身遠比這條巷子更接近中世紀,尤其是市集廣場那一帶。或許是因為那都是經歷過真實歲月的。雄偉的大教堂、古老卻不失華麗的市政廳、童話似的房子,以及人們仍在此處生活的氣息,都不是以鮮麗的外觀取勝,而是以內蘊的、積藏幾個世紀的古老氣韻勝出。光是立在那裡,就有一段故事。

 

相較之下,貝特赫街比較像是走過那扇金門,穿到了另一個時空,一個如同小說幻想中的世界。那裡處處充滿奇想,似乎隨時都會有巫師等非現實人物自房子裡走出來,或是在街上擦身而過。漂盪在巷中,自葛羅肯編鐘傳來的音樂聲更加深了這種錯覺。在這裡,故事是要靠人們想像、擷取,而不是從歷史的洪流中,撈出一些過去的記憶。

 

 

 

位在巷子盡頭的葛羅肯編鐘,會發出如同敲打玻璃般的清澈樂音,旁邊的圓柱也會隨之轉動,播放故事。

 

 

到此為止,我總算把漢撒同盟的三個重要城市走過了。不說身為德國第一大港,第二大城的漢堡,即使和昨天的呂貝克相比,布萊梅和呂貝克兩者的氣質也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觀光勝地,都是漢撒同盟的城市之一;但呂貝克的氣質是昂揚外放,布萊梅則是沉穩內斂,或許這和他們離海的距離有關。而呂貝克的建築顏色比較鮮明活潑,布萊梅的則比較平淡晦暗,多是同種色調,充滿歲月磨損的痕跡,流露出古老的風味(不過看布萊梅這個樣子,我還真想不到它是僅次於漢堡的德國第二大港,果真是深藏不露)。

 

 

之前我們就聽說布萊梅不大,兩個小時即可逛完,此時覺得這話確實不假。由於週末票是可無限次數搭乘的,因此我們又搭了兩個小時的車,繼續前往漢諾威(Hannover)。

 

我們很有野心要去衝漢諾威的市政府和王宮庭園(Herrenhäuser Gärten),因此一到當地就兵分兩路,一路直衝i問旅遊資訊,另一路則去問回去的班車。此時已經快五點了,但我們仗著德國八九點才天黑的特性,打算在漢諾威好好玩一場再回去。

 

事實證明,如意算盤打得太美就會被重重打擊,當我們還在為旅遊中心太早下班而哀嘆時,去問班車時間的人已經回來了。他們一看到我們就說:「不用找了。」

 

「為什麼?」

 

「因為回去的車再過半小時就要開了。」

 

囧囧囧囧囧囧囧囧

 

原來因為今天是星期日的關係,本來有的末班車沒開,加上我們又只能搭慢車,因此最後一班車是五點四十分的。據同學轉述,服務人員還很肯定的告訴他們:「這是回漢堡的最後機會。」

 

千辛萬苦的跑到漢諾威,結果卻只能待半小時,這地方瞬間成為我們的傷心地。因為不甘心來到這裡卻什麼都沒看到,所以我提議:「我們就出去走走吧!算好時間,走十五分鐘就折返,看能走到哪裡。」

 

漢諾威車站,傷心地orz

 

邁開沉重的腳步走出車站,本來想往遠方一個隱約可見的教堂尖塔走去,但估計時間到不了,因此在半路就轉彎,來到一個疑似歌劇院的地方。

 

唯一看到的景點,卻也在整修orz

 

據說是柏林贈送的熊

 

時間是殘酷的。

 

時間到了,我們不得不折返。準時到達月台,內心的惆悵卻怎樣也無法消弭。火車在夕陽餘暉中緩緩啟動,將這個我們來不及探訪的城市留在後頭。或許旅途中帶點遺憾才是最美的,但我卻寧將這缺憾做為約定,作為再度前來漢諾威的承諾。

 

 

回程轉車的Uzen車站,造型相當特別。

 

回程所見鄉間景色,稍稍平復了惆悵心情。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