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西移,但眾人的熱情未減。在嘶吼了大半夜後,奈尼拉公爵終於決定休息一下。他宣布比試暫時停止,請客人們先去吃些點心,等一下再繼續。

 

眾人高興的接受公爵的提議,這並不是因為他們已經看膩了比賽,而是因為長期處在亢奮的情緒下,每個人都有些累了。這個時候,轉移注意力、吃些東西,對他們來說是再好不過,也算是為下一波的吶喊做好準備。

 

一時之間,僕人們又開始四處奔走,忙碌了起來。他們迅速換掉早已冷去的菜餚,代之以熱騰騰的餐點。美酒一桶桶的搬上桌,掌酒官一個接一個的替所有人倒酒。大廳中的氣氛被另一種熱絡取代,人們七嘴八舌的討論先前的比賽,並期待接下來的競試。之前的勝利者這時可神氣了,被擁護者簇擁著到大廳一頭去慶祝,好像他真的得了攝政盃冠軍。

 

律亞克也在這時回到同伴身邊;他的臉上並無興奮,只有疲累。他露出無力的微笑,向其他三人點點頭,隨即便打算去尋找一個能真正休息的地方。然而他才剛轉過身,耳邊就聽到斯凡的聲音:

 

「特瑞,接下來的競技你上場如何?」

 

他的音量不大,卻很清楚。剎那間,不僅是律亞克,連剛巧路過的孚若斯貴族也驚訝的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斯凡,懷疑自己聽錯了。

 

斯凡未理會周遭人的注視。他望著特瑞,慢條斯理的說道:

 

「特瑞,接下來換你上場如何?」

 

律亞克詫異地望著斯凡,萬萬想不到他竟會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這番話。斯凡的語氣並不是詢問,而是命令,他命令特瑞上場。不具有領袖身分的斯凡在命令上並不如律亞克那樣具有正當性,再加上他事前完全沒徵求特瑞意見,甚至連類似的問題都未提出過,想當然耳,這將引起一場風暴。

 

只見特瑞先是錯愕,隨即露出不服氣的表情。群眾的竊竊私語在他們四周蔓延,還有不少人靠過來一探究竟。

 

律亞克注意到特瑞的臉色慢慢漲紅,手握成拳,隨時都有爆發的跡象,心中暗叫不妙。也許斯凡和特瑞都忘了他們正在參加奈尼拉公爵的宴會,但他可沒忘;而斯凡也不是第一次和其他人產生衝突。萬一兩人在這裡爭吵,對他們目前的處境會有多大傷害可想而知。這並不像之前特瑞發的小脾氣那樣好解決,一個弄不好,只怕他們原先已不高的地位,會向更深的地方墜去。

 

――他必須阻止才行!

 

與此同時,律亞克也思考著斯凡的目的:為什麼他會突然要求特瑞參加比試?難道是要向孚若斯貴族展現他們的實力?斯凡的確曾不經他同意就擅自去做某些事,但那都是在符合他們目標的前提下。現在看來,要求特瑞上場並不符合這個前提,律亞克想不出任何非要特瑞上場不可的理由,而斯凡看來也沒有解釋的意思。他站的離律亞克很遠,也一直沒有看向律亞克。

 

但,斯凡做事一定有他的道理,他相信他。

 

律亞克很快做出決定。

 

此時,一旁的貴族有人忍不住了,開始跟著起鬨。平常就和翼族使者交好,屬於禁衛軍的尤薩爵士興高采烈說道:

 

「你就上場嘛!我們還沒看過你們的武技。聽說翼族武力頗強,讓我們見識見識如何?」

 

他的語氣很誠懇,聽不出有玩笑的意思,反倒像個搞不清楚狀況的朋友。另一個和律亞克等人只有點頭之交的摩根爵士則是捻著鬍子,漫不經心的說道:

 

「聽尤薩大人這麼一說,我也很想看看。上場吧!小子。」

 

更多的貴族跟著附和,同時招來更多人,大廳中幾乎一半的人都往他們這裡移動,連奈尼拉公爵都好奇的向他們這邊看了看。律亞克眼見情勢越來越難控制,知道自己最好趕快出面。他快步走向特瑞,故意以一種輕快的語調道:

 

「特瑞,怎麼樣?上場試試看,我想你應該可以得到不錯的成績

 

「連您也這麼說?」

 

從剛才便一直靜默不語的特瑞突然抬頭說道。他看向律亞克,眼中有著不滿,還有……傷心:但律亞克裝做沒看到。他繼續以輕快的語氣說道:

 

「怎麼樣?我想這對你來說應該不是問題。」

 

聽到律亞克這麼說,那些貴族更興奮了。他們開始叫嚷,說「翼族人,很厲害喔?敢這麼誇口!」或是「既然這麼說,那就一定要讓我們見識見識你們的真本事!」那些平常就對律亞克等人的相貌垂涎不已的夫人小姐,此時更是陷入瘋狂,不斷的尖叫說如果能看到高超的武技,她們死也甘願。

 

在一片混亂中,處於風暴中心的特瑞卻依舊沉靜如常。他靜靜地看向自己的同伴,用一種平靜得可怕的聲音說:

 

「殿下真的這麼想?」

 

律亞克強迫自己直視特瑞的眼睛,說:

 

「沒錯,」他又加了一句,「我不想下命令。」

 

特瑞別開頭,不再看向律亞克。在魯伯子爵說出如果這傢伙不行的話,換律亞克上場也可以之前,他從牙縫中緩緩迸出幾個字:

 

「如果這真的是殿下的希望,我可以幫您一次,不過……」特瑞依舊看向另一邊,「希望您以後能讓我選擇,是否參加這種玩鬧的場合。」

 

他最後一句話說得很小聲,只有最靠近他的律亞克聽到,其他貴族早就因為特瑞終於答應而樂瘋了。他們興奮的將特瑞簇擁到一邊,搶著詢問他有什麼計畫。更有人早已衝到奈尼拉公爵身邊,告訴他翼族使者要參賽的消息。消息伴隨律亞克說過的話,迅速在大廳中傳開,眾人的熱情再度燃起,他們緊張的期待著,那來自北方山脈的翼族會有什麼精采的表現。

 

休息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客人們再度圍成一圈,觀賞接下來的競試。這回,他們特地留了位置給律亞克三人欣賞。律亞克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時候,悄聲的問斯凡到底有何打算。

 

斯凡只給了他一個微笑,便又回過頭去看場上的比賽。

 

 

應眾人要求,公爵將特瑞的出場順序排得很前面,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便已輪到特瑞出場。他的對手是年輕的凱爾伯爵,長相英俊,在武技上也有不錯的名聲,想來是公爵的刻意安排。律亞克屏息觀看這場競技。

 

兩人選擇的武器都是劍,因為是臨時的簡單比賽,所以兩人也未穿著全套護具,只有上半身穿著簡單的護甲。在奈尼拉公爵的主持下,兩人於場上就定位,並互相舉劍行禮。凱爾伯爵瀟灑的一揮劍,刷的一聲,劍快速的從頭頂畫到身側,在空中畫出一個漂亮的圓弧,立刻引來一陣充滿愛慕的歡呼聲。聽說伯爵尚未娶妻,想來這陣歡呼聲中也包含不少癡心。相較之下,特瑞就顯得簡單許多,他僅是把劍直立高舉,便算完成了禮儀。

 

比賽一開始,特瑞就迅速攻向凱爾伯爵的要害。不同於伯爵的悠閒應戰,律亞克看得出來,特瑞很想儘快結束這場鬧劇。但即使如此,他仍能保持冷靜。在第一下的攻擊未成功後,他後退一步,重新擺好架式,再度對上凱爾伯爵。

 

特瑞和凱爾伯爵劍抵著劍,兩人繞著比賽場地走。期間雙方雖各有幾下輕微的互碰,但都僅止於試探對方實力,距離真正的攻擊還差得遠。兩人僵持著,彼此都找不到下手的先機。

 

群眾開始鼓譟起來,他們對這場比試期待太高,以致於無法忍受一絲一毫的拖延。

 

「快點,別像小孩子般拿著劍玩耍!」

 

「小子,還不快動手,你不是翼族的高手嗎?」

 

「凱爾大人,快把那小娃娃打回他家去,快展現你的英姿!」

 

律亞克沒有聽到旁人的呼喊,全神貫注於場上的比試。特瑞的實力他是清楚的,但凱爾伯爵他就不知道了,只聽說他曾經打進攝政盃準決賽,這種具有優秀名聲的未知對手最令人恐懼。律亞克也不知道翼族和孚若斯的武技比起來究竟如何,特瑞有沒有勝過他的希望,畢竟,特瑞學這種劍術的時間並不長。

 

私心裡,他當然希望特瑞贏,不管是翼族的面子還是對特瑞本人而言。然而,他卻又不確定特瑞贏是好事還是壞事。畢竟特瑞出場是斯凡提議的,而斯凡的真正用意究竟為何,誰也不知道。也許他認為特瑞最好輸掉,這樣一來,他希望特瑞贏反倒是破壞斯凡的計畫。

 

斯凡究竟在計畫什麼?律亞克將目光從場上暫時抽開,偷偷望向一旁的斯凡;但是他無法從斯凡身上得到任何訊息。斯凡一臉淡漠的看著比賽,對律亞克的視線毫無所覺。他望向那雙藍紫色的眼睛,卻發現那裡頭的焦點根本不在場上,只是剛好面向比賽,就只是這樣而已。

 

觀察斯凡許久後,律亞克才將視線轉回場上,正好見到凱爾伯爵逮到機會使出一擊。伯爵向前疾刺,直攻特瑞胸前的空隙,迅速、果決,特瑞彷彿再無閃躲餘地。

 

特瑞慌忙閃避,倉促間只避開要害,伯爵的攻擊仍結實的擊中他的左手,四周響起一陣抽氣聲。

 

奈尼拉公爵大喊「擊中」,凱爾伯爵得意的轉身,重複先前行禮的動作,向周遭尖叫的淑女們致意。

 

律亞克不安的看著特瑞,卻見他對那一擊似乎毫不在意。特瑞重新握好劍,回到原來的姿勢,表情如常,眼神專注,看不出絲毫痛苦。

 

他重新防守,不讓凱爾伯爵有再次攻擊的機會。劍護在胸前,左斜、右擋、上、下、格擋……嚴密守住要害,沒有讓伯爵趁隙而入的空間。特瑞雙眼直盯伯爵,密切注意他的一舉一動,兩人又繼續僵持了好半天。

 

忽然,伯爵又刺出一劍。但特瑞這次已有了準備,只見他手腕一轉,輕鬆化去伯爵的攻擊,接著順勢滑向伯爵胸口,在觀眾的驚呼聲中,準確命中目標。

 

伯爵不敢置信的後退一步,驚訝之下,他竟伸出左手去摀住剛才被擊中的地方。處於震驚中的他一時間還沒辦法反應過來。特瑞把握機會步步進逼,一劍接著一劍,不給對手任何喘息的機會。凱爾伯爵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不斷的往後退,勉強阻擋特瑞的攻擊。直到他意識到自己再這麼下去,將會輸得很難看,回過神來,猛地刺出一劍。他顧不得這一劍會刺到哪裡,只求能擾亂對手。

 

特瑞向後跳,手上的劍同時回到胸前,雙腿微彎,重新回到防禦姿勢,但伯爵這時已有些亂了。他氣息不穩,腳步踉蹌,過了一會兒才穩住身軀。

 

群眾的譏笑聲開始出現。

 

「怎麼了,伯爵大人,這不像您啊!該不會是聽到翼族的名號腳軟了吧?」

 

「您再不振作些,只怕我們孚若斯會被翼族給瞧不起啊!」

 

週遭的人抱著看好戲的心情嘲笑場中的伯爵。伯爵氣紅了臉,要不是正在比賽中,只怕他早已回過頭破口大罵。他心中的怒氣轉移到場中的對手身上,只見他不顧在這類比賽中不可攻擊對手面部的默契,拿著劍的手一轉,舉高,狠狠地向特瑞臉部刺去。

 

驚呼聲再次響徹大廳,特瑞在觀眾的擔憂中,頭一偏,驚險的避開這次攻擊,但他的左邊卻也同時露出空隙。他狼狽地向後退,以穩住自己的步伐。伯爵趁這個機會,一劍刺向特瑞腰部。

 

鏘!特瑞的劍及時迴旋過來,擋住這一擊。雙方的劍在空中相交,發出清脆的聲響。左邊、右邊、左邊、右邊……特瑞用力的將伯爵的劍擋回去。律亞克注意到特瑞臉上閃過一絲不屑,握著劍的手同時加強了力道。

 

「伯爵大人,怎麼這樣啦?」

 

旁邊里薩爾家的小姐發出失望的聲音,纖細的手指絞著有精細刺繡的手帕;遠處還有人直接發出不滿的噓聲,要凱爾伯爵別耍這種小手段;更有人將雙手放在嘴前做喇叭狀,一副呼籲伯爵的樣子。

 

「有點器量,伯爵大人,我們孚若斯可不是那種愛計較的小鼻子小眼睛國家。」

 

「萬一讓別人以為孚若斯領土都是這樣得來的可就不好了!」

 

「吵死了,你們給我閉嘴!」

 

凱爾伯爵終於忍不住,生氣的開口回擊。但就在這一剎那,特瑞抓到他注意力轉移的極短時間,手伸直,身軀壓低,直刺向他那因說話而稍微鬆開的右手。就只在這麼一瞬間,特瑞的劍直直刺上伯爵的右手臂。

 

眾人――包括凱爾伯爵在內――都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伯爵的劍便已經掉落地面,無聲無息,彷彿這只是一場夢中影像。劍落地的速度在喧鬧中顯得特別緩慢,直到劍落到地毯上,眾人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啊啊――

 

這是凱爾伯爵發出的慘叫聲,他終於感覺到手被擊中的痛覺。他不顧形象的跪倒在地,用完好的左手去握住紅腫的右手,掉在一旁的劍也不管了。特瑞面無表情,回劍入鞘,向周遭觀眾行個禮,便打算離開。

 

眾人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在那一眨眼間,比賽就結束了,許多人甚至不知道特瑞是怎麼打敗對手的,那幾秒鐘的時間彷彿不存在於這世界上。大廳陷入一片寂靜,只剩眾人的呼吸聲和伯爵的哀號聲。

 

過了好一會兒,奈尼拉公爵才回過神來。他咳了咳,清清嗓子,這才故作正經的宣布道:

 

「比賽結束,由翼族的特瑞威爾․奧斯․翼獲勝!」

 

歡呼聲遲了幾秒才來到這個大廳,眾人又是意外又是敬佩,恭維聲此起彼落,如浪濤般在空氣中波動著。律亞克心中一個激動,差點就要衝上去擁抱特瑞。

 

然而儘管週遭盡是讚嘆聲,特瑞仍是一臉嚴肅,絲毫不見半點獲勝的喜悅。眾人以為他是因為經過劇烈打鬥太過疲累,因此也不怎麼介意。只見特瑞向奈尼拉公爵行個禮,看也不看跪在地上哀號的凱爾伯爵一眼,便轉身想下場。

 

但觀眾可不願意這麼輕易放過他,他們尖叫著要求特瑞繼續比下一場,好讓他們再觀賞他的英姿;有些小姐發現了新的崇拜對象,爭相跑到出口去迎接特瑞。

 

眾人的情緒在僕人端出那杯專為勝利者準備的鮮紅飲料時達到最高潮,奈尼拉公爵刻意從侍從手中接過飲料,營造出一股即將頒獎給最後贏家的氣氛。

 

到了這個地步,特瑞也不好拒絕。面對公爵雙手呈送過來的飲料,他皺皺眉,伸手拭了拭額頭的汗,這才接過酒杯。激烈運動後的他口乾舌燥,極需水分來潤澤喉嚨。因此他看也沒看,拿起杯子,將整杯液體直接灌入口中。

 

下一秒,鮮紅色的液體自特瑞口中噴出,宛若鮮血,迅速被深紅地毯所吞噬。

 

大廳在一瞬間陷入寂靜。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