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塞爾大廣場

  

清晨六點十五分,比利時,布魯塞爾車站。

 

冰冷如同白霧般飄盪在冷冷清清的月台,更似滴水般滲入人的衣裡。剛從夜車上走下的身子縮得更緊,腳下步伐益發快速,只求能快速躲入車站,尋得一絲溫暖。

 

這是我們剛到布魯塞爾的景象。

 

這次來到歐洲,我從來沒想過自己還會再次「出國」。因為Chi-Chih要去布魯塞爾找朋友,我們這些同宿舍的聽到了也想跟著去。於是在狠心買了Eurail Pass229€)後,一群人就在週五晚上浩浩蕩蕩的搭夜車殺向比利時。

 

進入站內,寒冷依舊盤據各個角落。車站大廳空蕩蕩的,人群跟溫暖集中在唯一營業的咖啡店裡。陌生的人們用陌生的眼神打量著我們,夾雜疑惑的竊竊私語。剛清醒的我們身處異地,語言不通,又飢又冷,只能靠一包從德國帶來的Haribo果腹。

 

直到Chi-Chih和她的朋友吳會合,我們才終於得到了語言、計畫和行動力。

 

我們在車站一角找到位置,除了Chi-Chih和嘉蔚買了麵包和飲料外,其他人只以從德國帶來,原預定在車上食用而未食的壽司、吐司、洋芋片等零食當早餐。吳拿出事先幫我們買好的一日票,並簡單的幫我介紹布魯塞爾的各個博物館。投票決定今日要去的博物館後,一行人才正式出發。

 

第一站是位於市中心北方的建國百年紀念公園。離市中心有段距離,因此我們搭了好一會兒的地鐵才到達。因為夜車上並不怎麼好睡,所以我一路上昏昏沉沉的,直到下站的時候才稍微清醒過來。

 

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去看位於公園裡的原子模型。公園是比利時在1958年為萬國博覽會所建,而原子模型就是萬國博覽會的象徵了。那是一個將鐵分子放大1650億倍的建築,由九個鋁製大球和鐵架連結起來,高約120公尺,遠遠看去十分壯觀。

 

拜夜車之賜,我們很早就開始遊覽布魯塞爾。此時不過早上八點多,整個城市仍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少見人群,連象徵城市脈動的地鐵都安分待在軌道上,彷彿這個世界被拋棄了,只剩下我們這些訪客。

 

 

 

來到公園,冰涼的空氣和抹著薄雲的青空佔據整個視野。原子模型立在地平線的那端,四周空蕩蕩的沒什麼人,剛才那股科幻感更加強烈,彷彿我們來到世界盡頭。更由於模型本身的緣故,令人覺得自己似乎縮小,來到另一個空間,原子模型不過是諸神隨手扔在地上的玩具(不知是不是有意安排,公園附近的確是有個歐洲「小人國」)。

 

 

 

由於尚未到內部開放參觀的時間,因此我們只能在外欣賞。與原子模型相對的,地平線的另一端是一座展覽會場,吳說許多展覽常在這裡舉行。建築物前有個漂亮的花圃,我們在這裡又逗留一下,才繼續往附近的小遊樂園走去。

 

 

 

 

路邊的兔子,德國和比利時路邊常可見到野兔,有次我們在學校附近還看到家犬追兔子orz

 

剛剛提到,我們來得太早了,以致於無法進入原子模型內部,而這個遊樂園自然也不例外,尚未開始營業。不過我們只是去看看,因此倒也不太遺憾。

 

回程的時候,再度經過原子模型。這次我們從其下方穿過,仰頭望去,只見湛藍的天空穿透銀色的球體中顯露出來。青空變得更加高遠,彷彿不在我的世界中。模型的存在感則十分強烈,彷彿重重由天空中墜下,卻又在千鈞一髮之際穩穩停住。鐵架既是支撐,也是禁錮藍天的框架。銀球收藏了天地,再反射入人眼,頓時感覺自身十分渺小,想想其原型也不過是小小的鐵分子而已。莊子所說:「以差觀之,因其所大而大之,則萬物莫不大;因其所小而小之,則萬物莫不小。知天地之為稊米也,知毫末之為丘山也,則差數等矣。」當中意義雖有些許差距,但大抵就是相同感覺吧!

 

 

角度不同,模型看起來卻完全相同,彷彿將不同維度的空間結合在一起。

 

  

從下方經過

 

 

接下來我們前往瞭望台去俯瞰布魯塞爾市景,途中經過法院,但很不幸的正在整修中(據吳的說法已經整修很久了orz

 

 

 

 

瞭望臺除了可以俯瞰市景外,還有一座兩次大戰紀念柱,附近尚有一座一次大戰紀念牆。

 

 

兩次大戰紀念柱

 

整修中的法院orz

 

一次大戰紀念牆

 

 

之後我們便前往布魯塞爾最著名的觀光景點――大廣場。

 

 

 

 

 

 

法國作家雨果曾讚美這裡是世界最美麗的廣場――我相信,如果沒有那麼多人的話。

 

剛走出地鐵站便覺得不對勁了,怎麼這麼多人,而且看起來都不像當地人。越往大廣場走,人越多,簡直就要到水洩不通的狀態了。好像大家都睡飽了可以出來了,這真的和之前的原子模型是同一個城市嗎?

 

吳說平常是不會有這麼多人的,現在大概是因為花地毯的關係。顧名思義,花地毯就是用鮮花拼成的地毯。布魯塞爾從1971年開始,1986年後每兩年的八月舉辦一次花地毯節,今年是第16屆,以十三世紀法國路易十三時期的一塊地毯作為原型,用70萬朵秋海棠拼湊而成。選擇法國的原因則是因為法國下半年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而舉行花地毯節的目的,當地政府不諱言的說:「是為了促進比利時的旅遊業。」

 

花地毯真可用花團錦簇來形容,各種鮮豔顏色組合在一起,遠遠望去便十分引人注目,近看更是感覺其不凡。徐志摩說:「數大便是美。」人們看的不是這些花朵各自的形貌,而是她們集結而成的色彩和圖案。花落本是自然的規律,但這些花卻是在盛年被摘下,以色為經,以貌為緯,編織成地毯,重新綻放於人類的廣場上。即使離開了枝頭,但生命依舊存在這些花裡。組合她們的是綿密的草,如細密的織線,夾雜炫目的色彩之中,稱職扮演襯托的角色,給予安定沉穩的力量。雖然當下抱怨花地毯引來太多遊客,但事後聽說花地毯不但每兩年才舉辦一次,展覽的時間又只有三日,從八月十五到八月十七日,也不禁慶幸自己的幸運。

 

    

 

 

廣場上的建築都頗有來頭,比如說最顯眼的市政廳。我一開始還以為是某座教堂(沒辦法,看過太多這種組合了),但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不是,而是另一個標準配備:市政廳。

 

 

 

 

市政廳著名的高塔

 

市政廳對面則是國王之家,原名麵包屋,後來因為在此處開了一次領土裁決會議,才改名叫國王之家。西班牙國王查理五世曾設立此處為布魯塞爾市的行政廳。後來這裡也曾成為領導獨立運動的伯爵的避難所。今日則是布魯塞爾市立博物館,當中最著名的收藏就是來自世界各地,捐贈給尿尿小童的衣服。

 

 

 

廣場一側是布拉班特公爵宅邸,其他則是同業公會。必須要說,雨果的稱讚是有根據的。來到廣場上,一開始吸引住你目光的是那兩座後哥德式建築,市政廳與國王之家。潔白與深色相對,中央和四周的尖塔像是指引藍天的指標,各自由輕巧飛揚的細柱支撐組合而成。看起來纖細卻不柔弱,反倒呈現出一種輕快而不失優雅的風格。

 

公爵宅邸立在另一頭,莊重典雅,其上的金色裝飾為這棟建築增添不少氣勢。旁邊是相對小巧的同業公會,各有各的特色。不僅裝飾繁複活潑,色彩亦是絢麗多變,共同點卻是一致的華麗。夾在這三大建築之間,彷彿是主菜後的甜點,盛宴後的美酒,替廣場的節奏增添了變化,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再加上花地毯,今日的大廣場可說是色彩繽紛,美麗無比。

 

 

 

  

 

大廣場之後是尿尿小童,他的故事在此就不贅述了。要提一下的是我們這天看到的尿尿小童是穿了衣服的,只有在節慶時尿尿小童才會穿上衣服,而這節慶顯然就是花地毯了。

 

 

 

 

尿尿小童所在的角落

 

往尿尿小童的路上,牆上有丁丁(此丁非彼丁)。聽說布魯塞爾很多這類畫有漫畫的牆。

 

 

從尿尿小童回到大廣場的路上,左手邊就是市政廳

 

尿尿小童前還是人潮洶湧,布魯塞爾彷彿被觀光客攻佔了一樣。令人不知道是建築比較壯觀,還是觀光客比較壯觀。

 

看完尿尿小童後我們又回大廣場,在著名巧克力店Godiva逗留一會兒,再繼續往下一個目標前去。

 

本來預定去巧克力博物館的,但這個博物館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小,是在大廣場旁的巷子裡,大小就和同業公會的房子一樣(或者它也是其中之一?),加上門票還要4€,因此大家立刻就打退堂鼓,不進去了

 

 

巧克力博物館招牌,城堡還是我的點>///<

 

 

偶然經過的雕像,疑似唐吉柯德和他的僕人

 

既然如此,我們就直接往王宮前去,中途在經過的布魯塞爾公園草地上坐了一下,深深覺得這種悠閒真好。

 

穿過公園就到了王宮,比利時王宮的外觀比我想的還樸素,整座灰色的建築沒有過多的裝飾,但看起來依舊威風凜凜,氣勢磅薄。以前荷蘭國王和比利時國王都在此居住,但現在只供接待外賓之用。我本來慢慢地走在王宮外面,但突然看到疑似衛兵的人正在關上王宮大門,出於直覺我趕快跑進去,結果成了王宮今天的最後一個參觀者。

 

 

威勢十足的比利時王宮

 

參觀王宮是免費的,但裡頭的管理相當嚴格,進去前要先寄放東西,不時也可以看到衛兵在一旁。許多衛兵看起來就像電影裡高壯的光頭大哥。行進路線也是固定的,沿著紅地毯走,經過一個個房間和大廳。

 

不愧是王宮,內部果然富麗堂皇,不過和我之後再參觀的其他宮殿相比,比利時王宮又顯得簡單許多。而這個王宮似乎也不只展示之前王室的生活,還有一些其他的展覽,例如有一個房間就在路線旁用畫架擺了許多地理和衛星照片;還有一個用比利時特產的藍綠色石頭裝飾的房間,似乎在舉辦什麼展覽,擺著許多益智遊戲。

 

參觀完王宮後,我們又在公園裡逗留了一下,之後為了嘗試比利時著名的鬆餅,又回到了大廣場(算起來這已經是我們這天第三次經過大廣場了orz)。吳推薦的鬆餅店位於尿尿小童附近,叫做The Waffle Factory(看,還是英文呢!擺明了賣觀光客嘛!)

 

 

 

不過這家的鬆餅確實好吃,是方形的,濃濃的奶油香配上冰涼的鮮奶油,吃下去讓人充滿深深的滿足感。而且鬆餅的口感相當扎實,導遊向店家要了刀子還切不開,足見其扎實程度。這裡的鬆餅雖然有點小貴,從原味3€起跳,但不僅好吃而且十分具有飽足感。本來我們還要去吃冰淇淋的,但吃了鬆餅後就吃不下了,只好放棄,連晚餐前也省了(比利時的食物還真是大份量,中午吃的Döner也是)。

 

 

在離開比利時前,有件事一定要提一下:布魯塞爾的確不錯,大廣場美麗,啤酒好喝,Döner、鬆餅好吃,但這裡最令人喜愛的卻是車站裡的販賣機!

 

 

 

我們在德國、到荷蘭,都沒有看見比利時這麼棒的販賣機。事情是這樣的,布魯塞爾的販賣機裡的商品是用夾的。投幣後,夾著飲料的夾子便會伸出,飲料才掉下來,但不知是設計不良還是這樣,這種販賣機很容易卡住。離開那天早上,我們一大早就來到布魯塞爾車站。班車還沒來,商店也沒開,無聊的我們在車站晃來晃去,不知是誰先注意到了販賣機。

 

「欸,那瓶柳橙汁卡在上面耶!」

 

一群人停下來看了看,研究過販賣機的構造後,開始不懷好意。

 

「如果我們買最上面那瓶飲料,不知道可不可以把它撞下來?」

 

「要試試嗎?上面那瓶也不過1.5€,這瓶2.5€,如果成功,我們就賺到了。

 

「試試看吧!反正大家一起出也沒多少。」

 

於是一群人合出了1.5€,然後屏氣凝神的等待結果。

 

只見夾臂緩緩伸出,上頭的果汁牛奶以自由落體的方式落下,「咚」一聲,下面的柳橙汁成功被撞落。

 

一群人頓時興奮不已,倒不是因為賺到了,而是因為很有趣。

 

可惜的是,因為沒想到會成功,所以沒有人照相或錄影。但成功讓我們信心大增,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很快的,就找到新的,這次是兩瓶巧克力。

 

有了之前成功的鼓舞,這回沒人再猶豫。不但乾脆的出錢,甚至相機都準備好了。

「咚」,兩瓶1.5€的巧克力成功被上頭另一個1.2牌子的巧克力撞落。但驚喜還不只如此,機器又掉了一瓶最上面的巧克力出來,算算我們只花了1.2€就得到四瓶巧克力。

 

但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頭,不知是前一個人留下還是怎樣,機器竟然在這個時候……退錢了!

 

我們投了1.2€,但機器竟然退給我們1.4€!人客啊!你說我們能不喜歡這個販賣機嗎?可以玩「碰碰樂」就算了,還會退錢,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販賣機?

 

於是我們每個人僅花了差不多50cent,卻得到了9.4€的飲料,當天的早餐就這麼解決了,而且巧克力牛奶非常好喝。

 

附帶一提,德國販賣機就很可惡。不能像比利時這樣玩就算了,還會陰人。絕大多數的販賣機退幣功能是壞的,一旦投錢就一定要買。結果我們有時候想利用它把零幣換成整數,卻不是被強迫購買,就是忍痛放棄,以免花更多錢orz果然這世界是平衡的,有比利時這麼好的販賣機,就會有德國的邪惡販賣機。

 

 

  

帶來歡樂的比利時販賣機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