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服柏魯安的事一如律亞克預料的失敗,甚至差點讓他們的關係降到冰點。原因只是律亞克不小心說出了「這是我們大家商量的結果」,便使得柏魯安暴跳如雷,大吼著說他不可信任。要不是羅尼拉公爵正好在旁邊,一再的勸繼位者說翼族大人只是謹慎小心,提出他的意見而已,這也是為了殿下好。只怕律亞克現在就得連夜進宮,去跪在馬克伯文面前,求他接受翼族的忠誠了。 

 

然而,經過這件事,柏魯安再也不會放棄要律亞克當北方統領的計畫。律亞克發現這件事反而加速進行。他之所以會發現,是因為他後來又拜託了幾個較好的貴族去勸說柏魯安,但一樣徒勞無功,柏魯安鐵了心要律亞克當上北方統領。

 

兩天後,律亞克被緊急宣進蘭堤克宮。一進入獨角獸廳,他就發現馬克伯文坐在寶座上,似笑非笑的望著他。所有的大臣都在場,繼位者站在攝政面前,一再的陳述讓律亞克當北方統領的好處:讓翼族臣服、穩定北方等等,聽的律亞克渾身不自在起來,而馬克伯文始終微笑的望著他。

 

最後,當柏魯安結束他慷慨激昂的演講,其他支持柏魯安的大臣一個個出來表示支持後,攝政微笑著舉起一隻手,示意所有人安靜。馬克伯文用一種看戲的語調,笑笑地說道:

 

「既然我的『繼位者』如此認為,這件事一定具有極大的利益,我們不防放手去讓他做做看。如何,各位大人?」

 

「真是個英明的決定。」

 

攝政宣布,其他人贊成,於是律亞克就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成為北方統領。當他告訴斯凡這件事的時候,斯凡先是面露擔憂,然後勉強微笑道:

 

「沒關係,總會有辦法的。他們將您派到北方去也是件好事,也許我們可以藉此回家,不是嗎?赫洛森殿下。」

 

最後幾句略帶玩笑的話無法緩解律亞克的心情,他戰戰兢兢的等待斯凡所謂「柏魯安會毀掉自己的行動」來臨。然而柏魯安那邊還沒什麼動靜,倒是有一群不速之客先上門了。

 

 

「您好,諾登圖爾大人。」

 

走進會客室,律亞克戰戰兢兢地向坐在長椅中央,背向他的男子打招呼。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戒慎小心。照理說,他是翼族王族,不是宣誓效忠諾登圖爾家的領主,沒必要這樣小心翼翼。更何況他現在已是北方統領,在地位上還是諾登圖爾公爵的上司,說起來反倒是公爵該向他致敬才對。

 

可是律亞克就是沒辦法用對待南方貴族的態度去對待這位北方領主。自小聽過的關於公爵的傳言、過去翼族與諾登圖爾家的衝突等,都讓律亞克在見到這位聞名已久的公爵前,就已對他產生畏懼。即使曾見過他的兒子亞諾,但兒子和父親畢竟還是有一段差距。光看那挺直而勁瘦的背影,律亞克就知道諾登圖爾公爵絕對不是一位簡單人物,也許,他比所有的北方貴族加起來還要難纏。

 

諾登圖爾公爵站起,轉身向律亞克問候,在他身旁的另外兩個男人也跟著起身。兩人都穿著罩衫和長外掛,其中一人是蓋利子爵,另一人律亞克由他身上的紋章得知他並不是公爵的護衛,而是另一名北方領主,德維特伯爵。公爵本人則是穿著深色的大麥提袍,背後披著半身披風,這使他有統率另外兩人的感覺。三人的腰間都佩帶著劍。

 

典型北方人的打扮,律亞克在心裡想。相較之下,他穿著刺繡的長上衣和背心,還綁著領巾,看起來就是個南方貴族。

 

――這些人大概認為我已經和南方人成為一夥了吧!

 

皮特拿起酒瓶,替每個人倒酒;但諾登圖爾公爵拒絕了管家。他彎腰拿起空的酒杯,對著律亞克道:

 

「翼族大人,恭喜您當上北方統領。」

 

德維特伯爵和蓋利子爵跟在諾登圖爾公爵後舉起空杯子,說:

 

「敬我們的新長官。」

 

律亞克不太知道要怎麼回應。眼前的人來勢洶洶,似乎已經準備好該怎麼面對他們的新上司。他們的眼中沒有敬意、沒有服從,伯爵和子爵眼中充滿打量和威嚇。至於公爵,律亞克偷望諾登圖爾公爵的眼,卻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他過了一會兒才回敬,心中的畏懼慢慢散去,警戒升起。他已經聽說了北方貴族對自己突然當上統領的看法,那些本來就對律亞克依柏魯安命令去籠絡他們存有疑慮的領主們,這下更是認定律亞克和繼位者不懷好意,明確表示他們不贊成這樣的任命,也不相信一個小孩能做好這職位。

 

律亞克聽到消息,那些人已經加緊了對翼族的防備,因為他們認為翼族會趁此機會大舉攻佔人類的地盤(儘管翼族從未這麼做過)。其他那些對律亞克持保留態度的貴族則一直沒有動作,直到今天,才突然由當中最有勢力的諾登圖爾公爵帶領,一同來律亞克府上表示他們的決定。

 

看著面前不懷好意的三人,律亞克相當煩惱。如果孚若斯北方也像南方那樣單純就好了。南方貴族沒有這麼大的勢力,軍區長官都是由中央派任的,不服上級命令的情況也就少的多,公然反抗的事更可說是幾乎沒有。律亞克想,不知道柏魯安想過後果沒有?他本來要拉攏北方貴族,但這樣做反而將他們推得更遠了。

 

諾登圖爾公爵放下酒杯,轉身坐下,另外兩人跟著他行動。他看著新任北方統領,開口,語調緩慢卻魄力十足,完全不給律亞克拒絕的機會。

 

「翼族大人,我想您應該聽說過,我們對您當上新統領的事……很是訝異!」

 

「這都是殿下的決定。」

 

「哪位殿下?」

 

諾登圖爾公爵瞇著眼問,他深色的頭髮中夾雜幾根銀絲,彷彿是被冬天的雪給染白的。細長的眼混在皺紋中形成兩道深深的凹痕,臉十分瘦削卻很有威嚴。律亞克不禁一凜。

 

「哪位殿下發布命令,就是哪位。」

 

「只怕發布命令的那位只是在看戲而已。」諾登圖爾公爵哼了一聲,隨口說出的話語卻完全命中律亞克的要害,令他渾身一震,背上緩緩冒出冷汗。公爵像是沒注意到律亞克的異狀,繼續說道,「我也不想和你爭辯這個問題,告訴那位選你坐這個位子的殿下:北方貴族可不是他能輕易命令的。」

 

「別把南方那套拿到北部來。當初艾莫斯沒辦法在北方用那套,他就別以為自己能用那套。」

 

「如果有本事,叫他自己來當統領。」

 

德維特伯爵和蓋利子爵一人一句,表達出他們的反對與不滿,律亞克完全沒有開口反駁的機會。諾登圖爾公爵又補充道:

 

「再給他個忠告:他如果真有心要往北方發展,就不應該只擔心誰坐這個位置。」

 

他們的話使律亞克當場愣住,不知該如何替柏魯安解釋。事實上,他也不怎麼想解釋。即使剛開始時還不甚明瞭,但現在柏魯安這個安排的諸多缺失都一一顯露出來,再笨的人也能看出當中問題所在。

 

對於三位大人的來訪,律亞克其實還是心懷感激。他們沒有像其他人那樣直接返回北方,或是在貴族間大肆批評,就代表雙方還是有希望的,對吧?他不確定的想著。

 

說完了要說的話,諾登圖爾公爵首先起身,其他兩位大人也跟著站起。律亞克慌忙的想送他們出去,公爵卻揮揮手,說道:

 

「不必送了,翼族使者大人,趕快去勸勸那位殿下比較實際。」他隨即又意味深長的看著律亞克說道,「在我的認知裡,翼族也算是北方的一個領主。」

 

公爵說完後就帶著另外兩位領主走了,只留下律亞克站在原地,以及他那句耐人尋味的話。

 

 

成為北方統領對律亞克、乃至於所有翼族使者不是沒有好處的。那些不清楚北方情勢或是和這件事關係不大的人,看待律亞克的目光就彷彿他是一個真正的北方統領,對他的新身分充滿崇敬,連帶的對其他翼族使者也客氣起來。

 

許多人想要認識他,向他阿諛、諂媚,一些律亞克平常不會接觸到的人也爭先恐後的來拜訪他,例如商人公會的會長(事實上就是賈斯伯)、冒險者公會的人員,都帶著各式各樣禮物上門,希望他以後能多多幫忙。甚至還有一些從北方來奈文努力的人,也拚命湊出一份禮物,不好意思的登門求見,希望統領大人能多關心北方發展。

 

突然接到這麼多的請託和奉承,令律亞克產生了自己真的被賦予重任的錯覺。他忍不住開始思考自己在這個位置上能做些什麼事,越想越覺得興奮,恨不得能趕快大顯身手。

 

然而,斯凡的一句話打碎了他的幻想。律亞克的房間裡,斯凡站在正聚精會神的看著一封封寫給統領大人的信的律亞克身邊,道:

 

「殿下,在確認那些北方貴族的動向前,請您什麼事都不要做。」

 

「為什麼?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這可是格羅里賜給我的機會。」

 

面對律亞克的不滿,斯凡只是輕描淡寫的說:

 

「您有手下嗎?」看到律亞克驚愕的神情,斯凡臉色未變,繼續說下去,「沒有手下,再好的計策都無法使用;沒有權勢,再大的抱負都無法施展。」他頓了頓,又說,「還是,您認為翼族會聽您命令?」

 

律亞克沒有回答,他的目光依舊直盯著那一封封奉承讚美的信。斯凡的話令他想起之前三位北方貴族的到訪。如果說公會會長等人的拜訪是包覆在虛名之上的幻像,那他們就是寫在實力之中的現實。連日來的各方吹捧讓他得意忘形,忘了自己為何會坐上這個位置,更忘了三位領主的警告。他為自己感到慚愧,要不是斯凡,只怕柏魯安還來不及做什麼,他就會因為自己的愚蠢而陷入危險之中。

 

「我知道了,」他放下信,緩緩說道,「我會小心自己的言行,不讓他人有機會攻擊我。」

 

「殿下明白就好,」斯凡看起來像是鬆了一口氣,他彷彿想起什麼似的,突然說道,「既然柏魯安一再逼迫,那我們只好用強硬的手段來保護自己了。我想,您應該會被派往斯托奧夫,那裡離普路姆不算遠,北方統領向來都住在那裡。」

 

「是有這個可能。」

 

律亞克不是沒想過自己會被派離奈文,但他認為在身為人質的前提下,自己還是不要對這件事抱太多期望才好。更何況,離開奈文,到一個離普路姆更近的地方,對他來說也不知是福是禍。

 

「到了那時,各個北方領主都得來向您宣誓效忠。」

 

這番話讓律亞克想到另一件事,他好奇的問道:

 

「翼族也會來嗎?」

 

「當然,如果他們想要安穩的生活。」

 

斯凡微笑的說,律亞克轉過身,一手扶在桌子上,深深地看著他。

 

「你沒有提到,『為了他們的繼承人』。」

 

「我忘了說嗎?好吧!也許是我忘了,或許是他們忘了,」斯凡毫不在意的說道,「無論如何,他們一定會派人來。雖然族中有不同的意見,但我想我們可以開始期待是誰來了,也許會是達蒙特。」

 

「什麼意思?」

 

「翼主反對,這是當然的事,他大吼大叫的向族中說您一定背叛了翼族,出賣了他們,不然人類怎麼可能給您這個職位?他可是在嫉妒您呢!」斯凡笑笑地說,「當然,有反對,就一定有贊成。七翼中都各自有人為您當上統領感到高興,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總之他們很高興現在的統領是翼族人。這股力量在族中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勢力。」

 

「那我母親呢?」

 

律亞克很好奇母親會怎麼看他當上人類的統領。

 

「這個……」斯凡突然變得支支吾吾,「我沒聽說過關於殿下……夫人的反應。」

 

「是這樣嗎?」

 

律亞克有些失望,對於翼族的反應他也未感到太大的欣喜,隨著斯凡說出來的每件事,他想起另一件藏在心中已久的疑惑。斯凡一定很清楚發生在翼族的每一件事,他的情報能力是不容小覷的。律亞克早就不懷疑斯凡在翼族中還有個情報網,專門為他傳送翼族大大小小的事情。他的消息來源絕對不單單來自家族,還有其他管道。

 

如果他開口了,斯凡一定可以給他滿意的答覆。可是,這就會曝露律亞克私底下曾做過的某件事,也許這會讓斯凡對他喪失信心。

 

他陷入問與不問的煩惱中,斯凡接下來說的話他根本沒聽到,只是偶爾含糊的回答一兩聲,他似乎聽到了斯凡說要用強勢的手段、極端什麼的,但並不是很清楚。一直到斯凡說完,室內陷入沉默許久,他還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直到斯凡擔心的聲音響起。

 

「殿下,您還好嗎?沒事吧?」

 

律亞克猛然回過神來,看到斯凡正一臉擔心的望著他。他連忙舉起手,揮了揮。

 

「啊!沒事,我只是在想些事情,你可以走了。」

 

看著斯凡的身影消失在門後,律亞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整個人像是突然放鬆,向後癱在椅子上。

 

最終,他還是沒能問出口,關於那封奇怪的信的事。

 

-----

 

之前因為準備考試的關係停更了一段時間,還請各位多多包涵<(_ _)>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辛
  • 作品放在自己的部落格不太容易被看到,沒有考慮過在小說網站發表嗎?
  • 你好,我之前曾在ptt的fantasy板上發表,但隨著這裡暫停,也就......

    saikored 於 2010/05/27 2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