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斯摩的尤斯利斯家中,提米克剛結束一天的工作,正準備上床休息。少了一個人的房間變得十分寬敞,他看向房中的另一張床,那是曾跟他同盟過的尤斯利斯學徒睡過的。

這張床的主人現在應該正被嚴格的盤問吧!納賈,你可別怪我。我實在沒辦法接受你明明資質比我差,卻僅僅因姓「路瑟法」就被哈勒伯收為學徒。不過,等哈勒伯回去後,你應該就會被他逐出而失去進入法協的機會,這樣我也能稍稍平衡一下。

但是哈勒伯心思實在太過深沉,在他來到這裡之前,竟然未曾露出半點跡象,還裝出一副對納賈不感興趣的樣子,看來以後他得多提防這個人。

提米克邊想邊爬上了床,正打算熄去法杖的光芒,突然之間,他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在法杖的光芒之外,由黑暗和陰影所統治的世界裡,那些原被束縛在誕生自己的物品之下的陰影猛然脫離那些器物,開始緩緩地移動,往同一個方向聚集。猶如擁有自己的生命般,活生生的,一塊接著一塊,逐漸聚成一大塊不自然的黑影。在提米克驚訝的目光下,黑影慢慢出現形狀,一部分的黑色褪去,顯現出詭異的白。最後,一個彷彿是由黑影幻化的少女從中現身。

——是那天和納賈見面的少女!

提米克立刻記起少女的身分。那晚的印象實在太過深刻,而少女本身所具有的特殊氣質也令人難以遺忘。儘管他用輕率的態度對納賈說起這名少女,但他心中對少女其實十分敬畏。

提米克還記得那晚,雖然當時他躲在窗後偷看納賈和少女的一舉一動,但這名少女卻似乎非常清楚他的行為。即使少女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向他藏身的方向,但他卻有一種少女正在警告他:「我正在監視你,別想搞鬼!」的感覺。這名少女一定是個力量強大的法師,也許她就是納賈真正的老師。

少女輕輕地向他走來,藉由法杖的光芒,提米克逐漸看清她的長相。她很美;但美卻不是形容她的最適當詞彙,有一種東西壓在這上面,提米克一時說不出來那是什麼。隨著少女越走越近,他慢慢感受到一股壓迫感,也許是因為少女全身大部分都被黑色所覆蓋的關係:漆黑的髮、漆黑的眼、漆黑的衣,黑色在蒼白的皮膚襯托之下更顯深沉;也許是因為她那冷若冰霜的表情,一雙寒星般的眼睛直盯著他看,卻無法從中看出任何情緒,猶如冬夜般寒冷。

仔細觀察過少女後,提米克才想到,為什麼她今晚會出現在這裡?納賈已經離開,她應該知道才對。如果她不是來找納賈,那便是來找自己了,可是,為什麼?難道她知道向哈勒伯洩漏納賈身分的人是他?不可能,這件事連納賈都不知道,否則他也不會一再傳訊表達合作之意。還是……其實她想找他合作,因為失去了在尤斯利斯這邊的眼線?提米克衷心希望是後者。

少女很快解決他的疑惑。她走到提米克面前,問道:

「是你告訴哈勒伯納賈的身分嗎?」

她的聲音就如她的外表一樣冰冷,提米克第一個反應如此。接著,他才回答:

「沒錯,是我。你怎麼知道的?」

少女看來已清楚事實,因此他也沒隱瞞,老實的承認;而少女也很乾脆的回答:

「哈勒伯說的。他原想逼問納賈,但想知道的事未得到解答,反倒洩漏出其他事。」

「原來是他,看來不是我的問題。」

提米克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他露出破綻。他看著少女,等待她說出來訪的目的,她絕不可能只是來確認這件事而已。

然而,少女接下來的舉動卻出乎提米克的意料之外。她向提米克說:

「你好,我是魅公主。」

提米克一愣,他沒想到少女竟會向他自我介紹。她說她是公主,這是真的嗎?他還來不及回答,少女又說:

「我是孚若斯的公主,納賈則是王派出的間諜。」

孚若斯不就是那個大陸上最強大的國家嗎?聽說孚若斯王瘋狂的想建立一個魔法王國,卻苦無人才;又聽說孚若斯王還成立了一個魔法學院,卻無法得到法協的承認……等等,她為什麼要向他說這麼多?

不理會提米克的反應,少女自顧自的說下去:

「你一定知道王想建立魔法國家,卻始終無法成功。因此他近來已改變目標,而納賈就是他目標中最重要的一環。」

告訴他這麼多的可能原因有兩個:一個是他們也想把他吸收進去,畢竟,以他的角度來看,納賈這個間諜做得並不成功。另一個就是――無論他知不知道這件事,都是一樣的。提米克想著,開口問魅公主:

「你告訴我這麼多,有什麼目的?」

「只是讓你明白納賈的重要性。」

「然後呢?」

魅公主毫不猶豫的說:

「你知道太多,非死不可。」

果然,又是他不想聽到的答案;但即使聽到這樣的回答,提米克仍很冷靜。

「但那些都是你告訴我的。」

「你之前知道的便已足夠。如果你不告訴哈勒伯,今日或許不會如此。你太聰明了。」

「那為何不直接殺了我?」

「你太過聰明,因此必須死。但是我們很欣賞你,想讓你死得明白一點。還有,哈勒伯已被我殺死,所以你不能今晚死,否則納賈會被懷疑;但你也別以為你可以活著說出這件事,我的力量會監視你,只要你心中稍稍閃過這個念頭,立刻就會遭遇和哈勒伯相同的下場。」

乍聞哈勒伯的死訊,提米克既不驚訝也不傷心,從魅公主問他時他就猜到了。他看向魅公主的雙眼,從那雙毫無感情的眼睛中看出自己逃不過這個死劫;除此之外,魅公主身上也帶有一種令人無法反抗的力量,他無法抗拒。

「我只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提米克咬牙切齒的說:

「讓我的死和尤斯利斯扯上關係,讓我的死毀了他!」

他相信魅公主辦得到,從魅公主的舉動可以看出她具有不尋常的能力。魅公主定定地看著提米克,提米克無法從她的表情得知她內心的想法。過了一會兒,她回答:

「可以。」

魅公主說完,轉身準備離開,提米克在這時仍覺得很不甘心,他問道:

「我比納賈優秀,為什麼你們選他而不選我?」

「我們也希望納賈是你,但是很可惜,」魅公主背對著他道,「我們一開始選擇的是他,不是你。」

接著,她向前一步,離開法杖的光芒。就在那一瞬間,魅公主彷彿整個人融入黑暗般,立刻失去了蹤影。

 

根據法師協會衛洱茲分部意外處的檔案:

娥絲曆二紀七代三年秋一月  瑞佛邦斯摩鎮法師尤斯利斯費斯特,於替鎮民施展控繩術,試圖控制一匹失控的馬時,繩子突然失去控制,衝向一旁的學徒,並瞬間勒斃該名學徒。

經過法師協會的審判後,認為尤斯利斯費斯特身為法師,卻仍無法適當使用控繩術,判定他不適合法師一職,降級修鍊士;二十年之內,不許升為法師。

其後,費斯特修鍊士搬離斯摩鎮……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