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內頓時響起一片抽氣聲,納賈奇怪的看著其他人,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如此驚惶。進入孚若斯很奇怪嗎? 哈勒伯又不是進入達魯歐德西森林。

艾賽頓勉強保持冷靜的說:

「我們一得知這個訊息,再也不敢查下去,連忙移動回法協,向分部長報告這個消息,同時請示分部長大人,是否該繼續查下去?」

眾人聽到艾賽頓這麼說,目光又轉到維麗娜身上。維麗娜面對八雙眼睛的注視,仍試圖保持冷靜。她堅毅的綠眸一一掃視眾人,嚴肅的開口道:

「事情就如桑辛法師報告的這樣,諸位對此有什麼意見嗎?」

法師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人敢率先發言。這時,羅德尼開口了:

「孚若斯嗎?這件事相當棘手。」

依莎接著說:

「沒想到黑影的來源竟跟那個不信神的瘋狂國家有關……

兩人的話彷彿認定了黑影就是從孚若斯來的,其他人聽到他們這麼說,臉色一沉,腦中似乎想到什麼,個個眉頭緊皺,手上的法杖抓得死緊。柯爾忙追問艾賽頓道:

「你們真的確定嗎?會不會是亡靈給錯訊息了?」

「賴頓法師,我很確定,」回答他的不是艾賽頓,而是退到一旁去的死靈法師;此時他正用陰沉的面孔直盯著柯爾,眼神之陰冷讓旁邊的納賈也不由的打起寒顫,「亡靈不會說謊的。」

「是……是我失禮了!」

死靈法師令柯爾一驚,連忙拉著納賈躲到人群中;但是納賈感覺到死靈法師的目光仍緊緊跟著他們,猶如陰魂不散的幽靈。

維麗娜重新拉回眾人的注意力,她的手緊抓桌子邊緣,身體向前傾,翡翠綠的法袍垂下,蓋住纖細的手指。她力持鎮定,威嚴的看著房內眾人說:

「桑辛法師帶回來的消息很正確,今天請大家來,是想詢問大家的意見。」

房內再次陷入寂靜。過了許久,才有一個顫巍巍的聲音開口:

「桑辛法師,你們的訊息……和戴茲法師當初得到的相同嗎?」

眾人循聲望過去,發現說話者是一直縮在角落的湯特大法師,這是納賈第一次見他主動發言。老人的身體雖然顫抖著,可是目光卻很堅定。他手上的那本舊書也不翻了,被他緊緊地抱在手裡。

艾賽頓很有禮貌的問道:

「請問您的意思是……

「你們問的亡靈,和戴茲法師當初問的是相同的嗎?」

這次大家都聽懂了,卻還是有些不明白湯特大法師的意思。死靈法師回答道:

「不是,因為我們的主要目的是查出戴茲法師的行蹤。更重要的一點是,我們無法詢問戴茲法師當初問的亡靈。」

「為什麼?」

維麗娜問道,死靈法師有些困難的回答:

「因為……當初戴茲法師似乎是基於某種原因,而將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亡靈全都……消滅了。」

全場一片靜默,維麗娜試著說道:

「你是說,戴茲法師為了不讓別人知道他查到了些什麼,而消滅了這些亡靈?」

「我們是這麼猜測。」

死靈法師點點頭道。

「意思是……」湯特大法師乾枯的聲音說,「你們查到的,不一定是路瑟法家族的行蹤?」

此話一出,頓時語驚四座。祭司們還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但法師卻渾身冒出冷汗。他們這才想起,哈勒伯原先的目的是去尋找路瑟法家族,有可能他真的發現了什麼線索。他們想到這裡,心中一沉。

「各位不用這麼擔心,」維麗娜試圖安撫眾人,「即使戴茲法師真的發現什麼線索,那也應該不是真的路瑟法家族。」

「但還是有這個可能……

柯爾喃喃道,維麗娜立刻向他投來凌厲一瞥。柯爾見狀連忙把頭低下去,拉著納賈向人群更裡面縮去。

「孚若斯是塞寇瑞德上的異類,」尤提斯突然說道,「既不信神,孚若斯王瘋狂追求的魔法也非正道,我們很難想像路瑟法家族會和她牽扯在一起。」

正是如此,魔法中最有勢力的家族和大陸上惡名昭彰的瘋狂國家,這兩者之間怎麼會發生關聯?法協諸人想都不敢再往下想。

「姑且不論戴茲法師到底找到什麼,我們主要目的是查出黑影的來源,既然亡靈告訴我們戴茲法師進入孚若斯,那黑影和孚若斯應該脫不了關係。但這樣一個難以捉摸的國家我們實在不敢貿然進入,因此我們才回來請示分部長大人」

尤提斯簡單幾句話將眾人的注意力拉回,他們忙將思緒從那可怕的猜測轉到法協的下一步上;但仍止不住已產生的擔憂。

艾賽頓說道:

「我想黑影從孚若斯來的這點是錯不了的,問題是我們該繼續查下去嗎?進入孚若斯需要冒很大的風險,我們在那裡沒有分部,當地的地脈也很微弱,很有可能一進去就斷了音訊;再加上那黑影是如此強大,我們到現在都查不到它的任何蹤跡,即使真的找到來源又能如何,只是多增加犧牲者罷了。」

聽艾賽頓的語氣竟有放棄追查的想法,尤提斯立刻反駁:

「但那不知名的黑影很有可能危害整個大陸,如果就此撤手,難保未來不會發生更可怕的事。也許那黑影就是孚若斯人培育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征服塞寇瑞德。如果我們放任他們,可能會導致一場災禍。我認為,應該不顧一切追查下去。」

「只怕付出的代價會難以想像……

尤提斯和艾賽頓兩人持相反意見,在維麗娜面前眼看就要爭論起來,維麗娜忙制止兩人道:

「兩位法師,我們還是先聽聽其他人的說法。路瑟法先生,戴茲法師會查到孚若斯去,和你也有關係。既然他是依照你的說法去查,也許找到的便是你父母的下落。你有什麼想法嗎?」

維麗娜冷不妨點到自己,納賈嚇了一跳。他還在疑惑為什麼法協眾人如此害怕孚若斯,孚若斯又不是妖魔鬼怪住的地方,只是和大陸上其他國家不太一樣而已,何必這麼大驚小怪?

但見到維麗娜直盯著自已,納賈心中縱有再多疑惑也無法說出口。他絞盡腦汁,試圖將他們的注意力引到另一邊。

「我不知道老師為什麼進入孚若斯,可是能確定黑影真的是從孚若斯帶出來的嗎?搞不好只是某種魔獸的影子……

「一定是的,」艾賽頓打斷他,「突然出現的黑影,而受害者又剛好去過那個瘋狂國家,我們沒有理由不去懷疑這兩者間毫無關聯。」

納賈這才發現法協對孚若斯的偏見到達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光憑這點就堅決認定兩者間的關係。雖然,他們確實猜對了。

維麗娜懷疑的問道:

「路瑟法先生,你為什麼一直否定黑影?當初不正是你告訴我們是黑影殺了戴茲法師嗎?」

納賈一驚,背上冒出冷汗,腦中忙拚命想藉口。

「因為……因為承認那是那種東西實在太可怕了,我寧願相信它是魔獸的影子。」

維麗娜的眼神仍帶著懷疑,納賈勉強自己直視那雙碧綠雙眼,以證明自己沒說謊。過了一會兒,維麗娜才說:

「世界上有些事不是你否認就不存在,你得學會接受,孩子。」

此時,依莎說道:

「那黑影……會不會是從孚若斯旁的達魯歐德西森林出來的?」

由於依莎說話時,維麗娜仍是看著納賈,因此納賈立刻注意到維麗娜在聽到「達魯歐德西森林」時臉色大變,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但她隨即恢復正常,鎮定的說道:

「這個可能性很大,達……達魯歐德西森林被公認遭受邪惡入侵而導致毀滅性破壞。數百年來,除了不怕死的冒險者外,沒人敢踏進一步。那地方……的確有可能出現那種東西。」

她的聲音中仍帶有細微的顫抖,隱藏著極大的恐懼。納賈發現維麗娜的手縮到袖子裡,從袖中緊抓著布料,在法袍上造成非常明顯的皺折。他不明白的看著維麗娜,卻發現她根本沒注意自己和其他人的注視,只是直盯著分部長室的門。

不顧他人眼光,維麗娜突然下了結論。

「今天很感謝大家的意見,我會再和本部商量,屆時再告訴各位最後的決定。」

聽到維麗娜這麼說,每個人都知道現在最好先離開。於是一個接一個,眾人向分部長告辭離去,納賈也在柯爾的強迫下離開分部長室。在走出門前,他悄悄地回頭偷看維麗娜一眼,只見分部長臉色蒼白,額邊冒出冷汗。她仍是維持僵直的站立姿勢,雙眼盯著桌面,完全沒注意到納賈的目光。

達魯歐德西森林有這麼可怕嗎?自己在聽到律深之淵時,也不會如此驚恐。納賈不解的跟著柯爾步出分部長室。

 

納賈本以為艾賽頓和尤提斯會私下再找他問個清楚;但從那天之後一點動靜也沒有。他在分部又過了好幾天平靜的日子,直到維麗娜突然宣布她的決定。

「放棄?為什麼?」

在分部長室裡,依舊是和上次相同的一批人,維麗娜召集他們宣布最後結果。此時尤提斯正不敢置信的詢問著,倒是艾賽頓明顯鬆了一口氣。

維麗娜雙眉緊皺,刻意不看尤提斯,用緩慢的語調回答道:

「因為太危險了,我們相信黑影正如柏亞祭司所說,是從達魯歐德西森林來的。」

她說到達魯歐德西時仍頗為猶豫,但尤提斯不管這麼多,他幾乎就要衝上去質問分部長為什麼要放棄即將查出的結果。

「但這只是推測啊!沒去查怎麼知道?」

「艾尼方法師,我們很感謝你對這件事如此認真;可是你要知道,這其中的風險很可能使你們這些去查的人再也無法回來。」

「分部長大人,您是擔心達魯歐德西森林的可怕嗎?但我們並不確定黑影是從那來的,至少讓我們確定……

面對尤提斯的鍥而不捨,維麗娜有些勞累也有些煩躁。她按著額頭,盡可能和緩的說道:

「艾尼方法師,你還不懂嗎?要查就得進入孚若斯和達魯歐德西森林,我們不能保證你們能平安無事的出來,也許你們會消失在裡頭;而更有可能的結果是,你們帶著黑影出來!」

「我們願意冒這個險!」

尤提斯大聲說道;但維麗娜不贊同的看著他,艾賽頓的臉色也不太好看,房內其他人則是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贊同哪方意見。分部長的顧慮確有其道理,可是就這樣放棄,只憑推斷來決定黑影的來處也令人難以放心。只有納賈滿懷希望的看著維麗娜,希望她能用分部長的威嚴將尤提斯的反對壓下去,這對他而言是最好的結果。

房內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中,維麗娜緊皺眉頭,雙眉間出現幾條深深的皺紋。她思考著該如何讓尤提斯死心,這時,從房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

「艾尼方法師,維麗娜自然有她的依據,才敢推測黑影來自達魯歐德西森林。」

 

眾人聽到這聲音都是一驚,還沒反應過來,來人已經推開門走進來。

是瑞理!納賈在心中驚呼。法協副會長怎麼會來這裡?他還以為瑞理早就不管這事了。

剎那間,房中眾人向副會長問好的問好,行禮的行禮;兩名祭司也禮貌的向副會長問候。眾人快速分出一條走道,讓副會長直直走到維麗娜面前。維麗娜的表情看不出驚訝,她迅速退到一邊,讓瑞理站到她的位置上。

瑞理簡單的向每個人問好,解釋他為何在此的原因。原來自從維麗娜通知法協本部新查到的消息後,雙方已經密集聯絡了好一陣子,甚至兩邊法師還常常移動來移動去以更加了解狀況,瑞理也是其中之一。

他向大家解釋道:

「達魯歐德西森林確實如大陸上所傳言,是個和律深之淵不相上下的可怕地方。維麗娜是為了你們的安全,才決定放棄調查。」

然而這仍無法說服尤提斯,他站到房間中央,揮舞著雙手,急促的說道:

「我們不怕危險,只求一個確實的答案,光憑推測無法讓人信服。」他停下來看看瑞理,「副會長大人不這麼認為嗎?這可能關係到整個大陸的安危,和這一比,我們的犧牲算不了什麼。」

「你的情操令人感動,艾尼方法師,可是我們仍舊拒絕查下去,現階段的推測已經足夠。」

「為什麼?法協是不是怕最後查出路瑟法家族和孚若斯有所牽扯?」

面對瑞理的一再拒絕,尤提斯開始焦躁起來。憤怒和焦急使他口不擇言,衝口說出這句話;但瑞理的表情並沒有絲毫改變,他依舊平靜說道:

「你們應該知道,那不會是路瑟法家族。」

這話令納賈吃了一驚,他本來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在一旁看著兩人爭論,此時卻驚恐的望向瑞理。這是什麼意思?法協知道真相了嗎?所以瑞理才一直堅持不用查下去?

然而,副會長看也不看納賈,只是用溫和的眼神望著尤提斯;但他眼中的堅定卻不容否認。尤提斯經瑞理這麼一望,整個人好似突然洩氣一般,氣勢頓時消失,頹然的說道:

「對不起,是我失言了。」他避開瑞理的雙眼,繼續說道,「但我還是希望副會長大人能告訴我們,分部長大人的依據究竟是什麼,至少,要能讓人信服。」

這回,瑞理猶豫了一下,他詢問的看向維麗娜。後者低頭思索了一會兒,最後向瑞理點點頭,隨即走到房間中央,站在尤提斯身邊。她扶持著法杖,低著頭,用遲疑的聲音道:

「我……去過達魯歐德西森林。」

尤提斯露出詫異的神色,其他人也是如此。他們彼此互看,有的驚恐,有的不敢置信,卻都不自覺向後退了一小步。維麗娜沒有抬頭,彷彿早就知道眾人會有這種反應。

在一片寂靜之中,只聽到她繼續說道:

「達魯歐德西森林是精靈的家鄉,曾經是。因為這個緣故,我一直很想見見它。在我非常年輕的時候,曾憑著一股初生之犢的勇氣,和幾個朋友一齊進入森林,目的就是為了看看傳說中的家鄉。」她停下來,抬頭看看眾人,剛開始的猶豫已在眼中消失,換上堅定的色彩,「事實證明,只有不知什麼叫恐懼的年輕人才敢踏入那裡,達魯歐德西的恐怖至今仍時常讓我從惡夢中驚醒。她和律深之淵同樣遭受毀滅性的破壞,但律深之淵中至少還有『火之部族』存在,達魯歐德西則什麼也沒有,那兒一片虛無。若說那裡是世界毀滅的開端,我也會相信。」

她說到這裡停了下來,任氣氛陷入停滯的死寂中。房內每個人在聽到維麗娜的話語時,都忍不住抬頭看看房間內的設計,深怕維麗娜一時激動,就將這裡變成達魯歐德西森林的模樣。

這種事情聽聽就好,他們可不想真的看到。

尤提斯有些猶豫的開口:

「所以……您因為親身經歷過的緣故,因此反對我們繼續查下去?」

維麗娜沒有說話,瑞理代替她回答:

「確實如此,還有一個理由是,達魯歐德西的確有可能存在黑影這種東西,因為那裡面十分混亂。我所說的並不是類似爭鬥這種混亂,而是單純的、傳說中世界剛開始時,一切還沒固定下來的那種混亂。」

尤提斯想像了一下,不禁頭皮發麻。納賈好奇的看著他,他在孚若斯長大,可是從沒聽過關於達魯歐德西森林的這種可怕描述。

尤提斯說:

「我不是懷疑您,可是萬一……萬一……

「你是說如果黑影是孚若斯人培養的之類嗎?」瑞理神色平靜的回答,「這種可能性的確存在,因此我們並非就這樣當這件事過去,只是暫停調查,全力研究該如何對付黑影。如果黑影真的是孚若斯人培養,那我們也比較好處理。總比找到來源,卻對危險束手無措好吧!將來要是研究出解決方法,我們也會重新開始調查。」似乎是為了安撫眾人的驚慌,他又補充一點,「我們之所以認為這是戴茲法師個人行為所招致的禍患,而非無法地帶發生異常,是因為後來並沒有其他類似事件傳出。因此這極有可能只是單一案例,不需要大費周章,弄得人心惶惶。」

瑞理的回答雖不能讓尤提斯滿意,倒也可以接受。於是他恭敬的行個禮回到人群中,不再對法協的做法發出質疑。

不能接受的反倒是納賈。聽瑞理的話好像隨時都有可能繼續調查,那麼法協還是有可能查出納賈的身分;但他隨即又自暴自棄的想著,也許法協早就查出來了,他還有什麼好煩惱的?

柯爾開口道:

「副會長大人的說法確實有道理,可是戴茲法師為何進入孚若斯?我總覺得這事不查清楚不放心,畢竟這和這孩子有關,」他說到這裡,粗暴的將納賈拉到他身前,「而這孩子現在還安然待在我們這裡。如果是因為查這孩子的事而使戴茲法師失去生命,那麼我們必須查出是什麼使戴茲法師不惜進入孚若斯,也要弄個清楚。」

「你說的很有道理,賴頓法師,」瑞理嘆息道,「我們也很想這麼做。可是你應該已經聽過,戴茲法師毀了所有知道這孩子事的亡靈,就算我們想查也無從查起。而桑辛法師和艾尼方法師也曾試著問人,可是都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線索……

「或許,我們該逼他說出實話?」

柯爾奸詐的說道,一付已經等了很久的模樣。

瑞理皺起眉頭,說:

「賴頓法師,聽你的語氣,好像這孩子說的都不是真的,然而事實已經證明他並沒有說謊。歷史上確實有黑影的案例,戴茲法師也去過可能有黑影的地方。即使你們曾經懷疑魔法失控,檢查地脈和法杖也沒有異常。」

「我不是這個意思,副會長大人,」看到瑞理皺起眉頭,柯爾頓時有些慌了,「我是指,這孩子不是孤兒嗎?也許戴茲法師就是查到這孩子和孚若斯有什麼關聯,才慘遭滅口。」

「為什麼戴茲法師會因這孩子和孚若斯有關而遭到滅口?」瑞理皺眉道,「即使他父母是孚若斯人又如何?他被拋棄在履伯第,在那兒長大,已經算是無法地帶的人,法協並不會因此而不讓他當學徒。」

「這……

柯爾啞口無言。他的確懷疑納賈的父母是孚若斯人,而這樣的人絕對不能留在法協裡;可是副會長已經接受這樣的可能,他也無從反對。

「各位還有什麼疑惑嗎?」

瑞理問道,眾人互相看了看,最後依莎向前,彎腰向瑞理行禮道:

「既然法師協會已經決定事情到此為止,我們也不好干涉。我們會回去通知大陸上所有神殿注意。如果未來法師協會打算繼續查下去,請務必通知我們。」

瑞理躬身回禮。

「多謝兩位祭司的協助。」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