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理很快便實現了他的承諾,納賈隔天便被艾賽頓叫去填寫一大堆文件,說是韻思魔法學校的申請書。艾賽頓略帶羨幕的告訴他,有了副會長的推薦,他等於已經收到入學許可通知單了,填這些文件根本是在填學校的個人資料;同時艾賽頓還意味深長道:「這樣的安排也不錯。」

聽到艾賽頓如此說,納賈不禁猜想,他們是否知道瑞理曾經想收他為徒呢?

然而,不管艾賽頓說的正不正確,在學校的申請結果下來之前,納賈就已經和韻思魔法學校的學生發生衝突。

 

事情是這樣的:既然自己的未來已有方向,納賈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下,也終於有心情去斯維爾埃逛逛(雖然他大部分時間還是躲在房間練魔法居多)。一天,他剛從外面走進分部寬敞的大廳,正打算返回自己的房間時,背後突然傳來「喂」的一聲,制止了他的行動。

納賈疑惑的轉過頭去,他在斯維爾埃認識的人不多,而且那些人都不會用這種方式叫他。難道是尤斯利斯一家到斯維爾埃來了?這很有可能,聽那個叫法倒頗像是巴德利。

然而,出現在他眼前的卻是三個他從未看過的少年。這三人都穿著黑袍,繫黑帶子,別著貓頭鷹的徽章。納賈過了好一會兒才從他們的裝扮猜出,他們是韻思魔法學校的學生,在艾賽頓要他填的入學申請書上也有相同的圖案。他接著又想起,在艾賽頓拿給他看的學校介紹中就有這些說明,而且還針對修業情形做了一番介紹:魔法學校的學生並不像法師學徒那樣,在考上修鍊士之前,只要老師願意,可以一直待在老師身邊,而是必須畢業後就離開學校。為了彌補他們和學徒之間的差異,學校會特別安排高年級學生每年到本部和各分部實習,以讓他們體驗一下法師生活,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在法協無法地帶分部會出現韻思魔法學校的學生。

三人的表情看起來並不友善,納賈還來不及問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其中個子最高的少年便開口了,語氣很不客氣。

「你就是納賈路瑟法?」

納賈沒回答,他正在思索自己是何時惹到這三人的:他一直待在分部裡,也沒和其他法師起過爭執,他們總不會是因為黑影事件而來的吧!

這樣的場景對他來說並不陌生,以前他在孚若斯時,也曾被不良少年包圍過,原因不過是他們一時無聊,所以找隻「老鼠」來玩玩。但他現在是學徒裝扮,身分不再是「老鼠」,而且這裡也不是孚若斯。在法師來來去去的分部大廳裡,這些人想對他做什麼?更何況他們竟然還知道他的名字,擺明是衝著他而來。

納賈注意到,少年唸「路瑟法」時特別用力,難道這又是一場因這個姓氏而惹來的災禍嗎?

見納賈沒回答,高個子少年再度開口:

「聽說,你要進入我們學校?」

這說明了他們清楚納賈是誰,問這些也不是為了求證,而是確定才這麼說。納賈防備的盯著他們,仍是不開口。

另外一個年紀較小的少年見納賈遲遲不回應,按捺不住脾氣,叫囂起來。

「喂!你幹嘛不說話?啞巴啊?告訴你,我們是好心才來關照你,你不要以為你是副會長大人推薦的就跩起來!」

聽到他這麼說,第三個矮胖的少年也忍不主開口:

「對啊!你別以為這樣就算是副會長大人的學徒。告訴你,全校的人都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你先利用自己老師的死讓副會長大人關心你,然後又纏上他……告訴你,這麼做是沒用的,副會長大人不會收你為徒的,你和巴克爾差得可遠了……

「好了,包爾、卡森,」高個子少年阻止他們,低頭看向納賈道,「你有什麼解釋嗎,納賈路瑟法?」

納賈只覺得這三個人真是莫名其妙,不知從哪裡聽來他的事,然後又隨便加上自己的臆測,現在竟然還直接來找他。他不想理會他們,轉身打算離去,卻被包爾拉住衣服。

「放手!」

納賈嫌惡的說。沒想到包爾不但不放手,還露出陰險的笑容。

「計畫被我們說中了就想溜?你看不起我們啊!納賈路瑟法。」

「我不是納賈路瑟法。」

納賈很不想這麼說,但為了擺脫這三個人的糾纏,他只好使出最簡單也最方便的做法――否認。

然而,三人並不相信。

「少裝了,我們已經觀察你好幾天,那些和你說話的法師都稱呼你叫納賈,你不是納賈會是誰?」

他們果然是有預謀的!納賈這麼想,隨即用力一扯,立刻脫離包爾的控制。他快步的向前走想擺脫他們,豈料還沒走幾步路,他便再度被制住。這次拉住他的是那名高個子少年,他緊緊扣住納賈的手腕,力道之大令納賈的手腕發白。包爾和卡森追上來,一人一邊用力拉住他。

法師們在大廳來來去去,卻沒有人注意到這裡即將颳起一場風暴。

「你不要逼我們對你用強,納賈路瑟法。」

高個子少年故作冷靜道;但納賈只是憤怒的瞥了他一眼。為了儘快脫身,他只好說:

「你們到底想怎樣?」

納賈說這話時眼睛直視前方,故意不看三人。高個子少年露出得逞的笑容,開口道:

「很簡單,納賈路瑟法,你自己得到那麼多好處,也該分一些給別人吧?既然副會長大人對你那麼好,那應該很有興趣認識你的『朋友』……

少年一邊說著,抓住納賈的手刻意加強力量,納賈只覺手腕一陣疼痛。他話還沒說完,納賈已經聽出他的意思,只覺荒謬和可笑。他回過頭看向少年,盡可能平靜道:

「我想你們誤會了一些事。第一,我和副會長大人不熟;第二,副會長大人只是好心幫我推薦,我想有很多失去老師的學徒也曾經受到副會長大人這樣的幫助吧!」

「你少裝傻!」包爾撇嘴說道,「你以為我們那麼好騙嗎?副會長大人那麼忙,怎麼可能去推薦每個死了老師的學徒。現在你得到他的推薦,說你和他不熟誰信啊?」

卡森接口道:

「對啊!大家都知道副會長大人很關心你老師死掉的事,一直找你去詢問。你一定是趁這個機會不斷的向他哭訴你多可憐,他才會因此而憐憫你……

包爾聽到卡森這樣說,又想開口:

「我告訴你……

「好了,」高個子少年制止兩人越說越激動的發言,「我們可是很客氣的問你,納賈路瑟法,我想副會長大人不會反對見見你的『朋友』,特別是你的『朋友』正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既然他肯幫你,應該也會願意幫你的『朋友』吧!

納賈越聽越煩,要不是自己被他們抓得緊緊的,他真想轉身就走。他臉色一沉,不高興的說道:

「我沒有朋友!」

「別說的這麼無情,路瑟法,等你入學之後,你將會發現有『朋友』是件多麼好的事。不說別的,最近在學校傳得沸沸揚揚的那些關於你的謠言,我們可以回學校後立刻幫你澄清……

「不需要!」

納賈的厭煩已經接近爆發邊緣,這三個人死纏濫打的就是要和他做『朋友』以接近瑞理,簡直和當初的提米克一樣,不過他可不記得提米克有這樣煩人和無恥。他的手動了動,試圖擺脫高個子少年的掌握;但少年察覺到他的意圖,手再度扣緊,同時示意包爾和卡森向納賈的位置更擠近一點。

「不需要?你說的可真大聲,納賈路瑟法。你難道不知道流言的威力有多大嗎?你不怕這一拒絕會讓學校的流言更加難聽?」

少年再度開口,語氣中竟有威脅之意;但納賈一點也不在乎。

「無所謂,你們高興怎麼說就怎麼說。」

他不想再和這三人耗下去,決定不顧一切的擺脫他們。既然雙手都被制住,那麼他只好將希望寄於腳上。主意已定,納賈突然抬起腳,狠狠踢向右邊的包爾,接著轉身踢向左邊的卡森。兩人對納賈的動作措手不及,一時驚訝加上吃痛都鬆開了手。雙臂的束縛在瞬間消失,納賈手用力一甩,順利脫離高個子少年的鉗制。趁三人一時還反應不過來,納賈轉身,拔腿就跑。

「他跑了,快追!」

高個子少年的聲音自納賈背後傳來,伴隨著包爾的咒罵聲:

「可惡,這混蛋!既然他不接受我們的好意,那我們也不必再和他客氣了!」

一連串的咒罵聲向納賈追來,彷彿這樣就能阻止他的行動。納賈用以前當「老鼠」時鍛鍊的腳力快速的跑著,根本不想去理會三人的怒吼和威脅,他認為少年們不敢在分部大廳裡亂來。

然而,他忘了很重要的一點,這三人是魔法學校的學生;更沒料到三人竟然如此大膽,敢真的對他動手。只見高個子少年站在原地,拿出他的法杖,向納賈一指。

sguvie khuengtsgvie knotuciangvielxuo NakRucsefr

正在奔跑中的納賈忽然腳一頓,接著便再也動不了,整個人硬生生以奔跑的姿勢停在原地,動彈不得。

事出突然,納賈根本想不到他們會用魔法攻擊他,再加上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防禦,因此很輕易的就被擊中了。他僵立在原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三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接近。

「嘖!真爛,這麼容易就被定住,一點也不好玩。我還以為敢自稱『路瑟法』的人會有多厲害呢!」

說這話的人是包爾,他輕蔑的朝納賈靠近,一把扯下他綁頭髮的帶子,納賈深藍色的頭髮頓時散落下來,包爾見狀露出奸笑。

「這樣一看,你還真像女的,你該不會是個女孩吧?納賈路瑟法。如果真是這樣,我可要為我的無禮說聲抱歉。」

「給我放開!」

納賈此時只剩嘴巴能動,他憤怒的向包爾大吼;但僵硬的姿勢不但使他氣勢全無,看起來甚至還有些滑稽、可笑。

「別這麼生氣,這樣可是會破壞你的美貌喔!路瑟法小姐。」

卡森露出噁心的笑容,流裡流氣的說道還,還故意伸手想往他的臉上摸。此時高個子少年制止他,一付很抱歉的樣子向納賈道:

「路瑟法,我們這麼做也是不得已的。只要你答應帶我們去見副會長大人,我就立刻解開定身術,如何?」

「別想!」

納賈從來就不會屈服於這種威脅。他邊想脫身方法邊看向四周,希望會有人注意到他的不對勁而來幫助他。

然而三個少年刻意用身體擋住他人的視線,使得四周來往的法師沒有人發現他的異常。即使有人不經意的朝這個方向看了一眼,也只會覺得這幾個孩子是在聊天,而納賈的自尊心不允許他大叫求救。

「別這樣,路瑟法,我施展定身術就是希望你能好好思考。你這樣讓我很為難,我可不想再施法……嗚啊!」

高個子少年忽然發出慘叫聲。原來似乎是因為他法力不夠的關係,定身術一下子就解除了。有了之前的經驗,再加上心中怒意難消,納賈這次並未急著逃離,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出他的法杖,對少年施展「星火術」。這是他跟提米克學來的,功力自然不像三個基礎魔法那樣深厚;但對付少年也很夠了。而且納賈的本意也不是真的要傷他,只是嚇嚇他而已,因此他隨即施展「集水」將火滅掉。

「殺人啦!」

高個子少年哀嚎著,一旁的包爾和卡森不知道該怎麼辦,惟一想到的就是先制住納賈。於是他們撲向正打算離開的納賈,奪去他的法杖,將他丟到一邊。高個子少年氣憤的大吼:

「打他!給他點教訓!」

包爾和卡森遵從少年的指示,對著納賈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口中邊罵著:

「幹!竟然敢還手!」

「媽的!不過是冒牌貨還敢這麼囂張!」

納賈當然不會乖乖挨打,他邊躲避兩人的拳頭邊伺機反擊。他們的情形終於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幾個法師連忙衝過來阻止。

「你們在幹什麼?有沒有規矩啊!」

「別再打了,住手!」

「你們不是韻思魔法學校的學生嗎?竟敢在分部打架,快住手!」

打得興起的三人根本聽不進任何聲音,高個子少年在一旁看著也不想制止,只是大叫「好啊!」最後還是一名法師施展了定身術,才迫使他們停下動作,四周的法師連忙七手八腳的將他們分開。

混亂中,納賈只聽到包爾罵了最後一句:

「冒牌貨!」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