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

瑞理嘆息道。

在法協無法地帶分部四樓角落的小房間裡,納賈坐在中間的沙發上,低著頭,雙肩垂下,不知該如何回答副會長的問題。

那天打架的事件過後,他們被前來制止的法師送到懲戒處。柯爾剛好在那裡,他抬起頭,對納賈不懷好意的一笑,道:「原來是你啊!」隨即低下頭去尋找該如何處理這類案例的資料。

包爾等三人因為是韻思魔法學校的學生,所以交由學校處理。三人當天便被送回韻思,這次的實習機會就這麼沒了。

納賈耳邊似乎還響著他們的辯解聲。

 

「是他用火攻擊我,看,我的法袍被燒壞了!」

聽到少年這麼說,負責處理這件事的懲戒處法師轉過身來看著納賈,沉聲對他道:

「你使用魔法攻擊他?」

「對。」

納賈沒有否認,法師的眉頭深深皺起。

「你知不知道這樣做很危險?你的老師都沒教過你嗎?」

「是我的錯。」

納賈這樣說,法師也沒再刁難他,轉而問起最重要的問題。

「你們為什麼會起衝突?」

「他向我們炫燿,說副會長大人很關心他。」

高個子少年再次搶先回答。法師看了納賈一眼,隨即轉身去對三個少年道:

「你們的懲罰將由魔法學校決定。至於你……」

他看看納賈,似乎在沉思該如何處理。這時柯爾在他的位置大聲說道:

「他還沒有得到入學許可,因此由他的監護人負責,他的監護人是……」柯爾翻閱著他桌上的資料,「瑞理•杜德……是副會長大人?」

不只是柯爾,納賈也吃了一驚,更別提包爾三人又羨又妒的眼光,簡直想將納賈千刀萬剮,拆了吃下肚去。那名懲戒處法師點點頭,對納賈說:

「你聽到了,你的懲罰由副會長大人負責,我會通知他的。」

 

因此,納賈現在才會坐在上次見到瑞理的小房間裡,戰戰兢兢的等待瑞理決定如何處罰他。

房間裡的那杯紫色液體仍在咕嚕咕嚕的燒著,冒出的蒸氣似乎佔領整個房間,帶來難以忍受的悶熱。納賈感覺到自己背上和手心都泌出細汗,他忐忑不安的抬頭望著背對著他站立的瑞理。

瑞理在幾天後才知道這件事,據說是因為那名懲戒處法師不願意打擾忙碌的副會長,因此一直等到瑞理來分部辦事時才告訴他。納賈也因此提心吊膽了好幾天,成天想著瑞理會如何看他。

他想,瑞理大概對他產生了壞印象,雖然他不知道瑞理為何欣賞他,可是經過這件事後,瑞理對他的印象一定會大打折扣。畢竟,他竟然在分部裡和魔法學校的學生打架,辜負副會長對他的好意,惹事生非。雖然是對方先惹他的,但自己竟然無法忍住一時之氣,所以今天才會有這種結果。納賈為自己的衝動懊惱,卻也沒想過要替自己辯解。在他看來,自己確實有錯,因為他沒有忍耐,才會讓對方有機可趁,這不是說出實情就能解決的。

現在瑞理要怎麼處罰他,他都毫無怨尤。只是納賈有一點不解:為什麼自己的監護人會是瑞理?是因為所有失去老師的學徒都由法協監護嗎?所以瑞理才是他的監護人?

「我只是一時忍不住……」

納賈想了許久終於緩緩開口,瑞理聽到他這麼說,皺起眉頭,說道:

「我不是問你這個,事情的前因後果呢?真的是你向他們炫燿?」

他的語氣中充滿不信。

納賈回答道:

「不是,我根本不認識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認為您推薦我的事可以炫燿。」

瑞理似乎鬆了一口氣,他轉身在納賈面前坐下,神情嚴肅。

「我也不認為你會向他們炫燿。畢竟,如果你真是他們說的那種人,你在一開始就會答應當我的學徒,或是說出我曾要收你為學徒的事;但懲戒處法師並未告訴我這些。」

「這……」

納賈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聽瑞理的語氣竟好像在誇獎他;但瑞理隨即話鋒一轉。

「不過,你還是不應該跟魔法學校的學生打架,甚至使用魔法,這很危險……」

「對不起。」

面對瑞理的責備,納賈只能羞愧的回答。

「你們將來都是同學,這樣一打,會讓你有壞名聲,對你未來的生活會有不好的影響。」

納賈原本打算繼續道歉,卻在聽到瑞理這麼說後瞬間愣住。他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沒想到瑞理的真正用意是這個,他的話語中不是沒有責備之意;但更多的是對納賈未來處境的擔心。

對於瑞理這樣說,納賈不知該如何回應。他想了想,決定老實說出心中想法。

「無所謂,我不在乎別人怎麼想我,我也不在乎能不能和他們好好相處。」

聽到納賈不在乎的回答,訝異的人頓時換成瑞理。

「為什麼?你不想要同年齡的朋友嗎?」

「我不需要,我只要能學魔法就夠了。」

納賈如此冷酷無情的回答,著實令瑞理愣了好一陣子。他看著納賈,幾次開口想要說話,卻又隨即閉上嘴巴,將想說的話吞了回去。他猶豫許久,最後才終於下定決心道:

「納賈,我問你一件事,或許你會覺得我很煩;但請你仔細思考過再回答我。」

瑞理的慎重態度令納賈不由的正襟危坐,法協副會長似乎正被什麼困擾著,這和他有關嗎?

瑞理吸口氣,如第一次開口時那樣認真的對納賈道:

「你願意當我的學徒嗎?」

 

就算哈勒伯突然死而復活,出現在納賈面前,納賈相信他也不會比此刻更震驚。

瑞理,法協的副會長,竟然三番兩次的問納賈要不要當他的學徒,這當中一定有什麼問題。

納賈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優點會讓瑞理一再的想收他為學徒。他努力掩飾自己的慌張,試圖找理由來說服自己,一定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原因,才會讓瑞理這麼想收他為學徒。

看來瑞理並不是單純的想調查他,似乎還有其他更深一層的因素。他拚命的想著,只求能讓這件事有合理的解釋。

然後,他想到了。

路瑟法,這個姓氏如雷擊般的直打入他心頭。

他怎麼會忘了這樣一個重要的原因:路瑟法!光憑這個姓氏就會有很多法師搶著收他為徒。再加上他「過人」的資質……

納賈冷靜下來,安靜的看著眼前的人。

原來如此,他對瑞理的印象完全改觀了。

原來瑞理也是只會做表面功夫的人,其背後的用心才真正可怕,就會……瑪琳一樣。

納賈比上次更加迅速的拒絕。

謝謝您的好意,但我拒絕。

「你還是想進韻思魔法學校?」

瑞理平靜的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讓人看不透。

「對,」納賈毫不猶豫的回答,「我還是想進韻思魔法學校。」

然而這次瑞理並沒有像之前那樣輕易放過納賈,他突然說出一句令納賈十分驚訝的話。

「用另一種意思來解釋,就是你不想再當法師的學徒吧!」

納賈不明白瑞理這樣說的意思,只好說:

「對。」

聽到納賈這樣直接的回答,瑞理嘆了一口氣,說:

「我不知道你為何戒心這麼重,但看來我最好把我想收你為學徒的理由告訴你,才能消除你心中的顧慮。」

納賈靜靜地看著瑞理沒回答。他倒想聽聽瑞理的說法,能不能掩飾他真正的意圖。

「老實說,想收你為學徒的這個念頭不是突然產生的。我對你的注意,是從我去處理『黑影事件』,看到你施展的幻音術而開始的。」

果然,他是因為我的「資質」!納賈這樣想著,心中卻突然湧現一股失望。

「接著,我和你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坦白說,我不喜歡你那無禮的態度,不過你的勇氣倒頗令我欣賞,敢那樣直言不諱。雖然我覺得那當中初生之犢的成分居多,但那股氣勢還是不錯。」

納賈無法分辨瑞理是不是在稱讚他,但他的臉微微紅了,他忍不住低下頭去。

「之前我對你的認識大概就來自這些,你一定很好奇我到底從這當中看到了什麼,才會一直想收你為學徒。很簡單,努力和真實;而今天我又看到你認真實在的另一面,讓我想收你為學徒的心更加強烈。」

納賈的臉如火燒般的紅透了,第一次有人這樣明白的說出他的優點,而這優點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但只和他見過幾次面的瑞理卻可以清楚看出來。

他說的是真的,納賈知道,同時瑞理語氣中的誠懇也不像假裝。

「你的努力令我驚訝,也讓我起了收你為學徒的心。我不喜歡單憑測試魔法就貿然收學徒。比起資質,我更重視學徒自身的個性。或許你會覺得我很自以為是,收個學徒要求這麼多,好像成為我的學徒是多了不起的事;但我不希望收到無法專心於魔法上的人,也不想要個性浮誇的學徒。資質也許重要,但我認為那可以彌補;甚至在我看來,過高的資質反倒是阻礙,容易讓人對魔法掉以輕心,而忽略紮實學習的重要。相較之下,勤奮、踏實這些特點比天份重要多了。」

瑞理的話說得很動聽,令納賈有些心動。他連忙搖頭,試圖把這份感覺揮去。

――他已經決定去韻思魔法學校了。

他拚命提醒自己:誰知道這是不是瑞理為了掩飾自己真正意圖而說的謊言? 也許他說的是真的,但他可能還藏了某些理由沒說出來。而這正是納賈的隱憂,也是他拒絕成為無保障的學徒之因。

納賈緩緩開口:

「也許您太看得起我了,我並不如您想像的那麼美好。」

瑞理嘆口氣,湛藍色的眼睛溫和的看著納賈,說道:

「別急著否定自己,有些優點可能是你自己沒察覺,但旁人卻看得一清二楚。你不用感到太大的壓力,我只是試著問你,沒有強迫你的意思。本來你說你想去魔法學校,我以為你想和同年紀的孩子相處,因此也就不追問,答應幫你推薦。但既然你說你只想學習魔法,因此我才忍不住再次問你,想不想當我的學徒?還是……」他似乎看透納賈的心思,「納賈,你在擔心什麼?」

他在擔心什麼?納賈不知該如何回答。他抬頭望著那雙似乎能理解一切的溫和藍眸,忽然不自覺的說出內心的擔憂。

「我……資質不如您想像。」

他快速的說完,同時再次低下頭,不敢去看副會長失望的目光。

然而,他聽到的卻是瑞理詫異的聲音。

「納賈,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從沒說過我是因為你的資質才收你為學徒之類的話。」

「可是您多少有吧!在看過我的幻音術後。」

「我以為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瑞理平靜的說,「你的幻音術的確引起我的注意,但那是在另一方面:我看到的是你的努力,而非你原本的資質。那是必須經過無數次不斷的練習才能得到的結果,當中需要的耐心、毅力絕不是普通人能輕易辦到。從我開始學習魔法這麼多年來,從未看過有人能運用的如此純熟,包括我自己在內。」

「可是我的資質真的很差!」

瑞理微微一笑,但低著頭的納賈並沒有看到。

「但你的努力足以彌補不是嗎?甚至能超越原本是天才的人。」

納賈無法繼續否認下去。從瑞理告訴他的那些話當中,他意識到自己確實有某些優點,而他不想否認這些。這給了他自信――在魔法的世界裡,資質並不能決定一切。

他幾乎要開口答應瑞理的要求,因為瑞理和尤斯利斯及哈勒伯完全不同的收學徒理由。他知道他要收的學徒是納賈,而不是一個魔法天才。這樣一來,之前那個會害他失去學徒資格的原因也不存在了;再加上幾天前和韻思魔法學校學生發生的衝突,使得納賈進入魔法學校的決心又減弱了一些。如果瑞理真的能保障他的學徒資格,也許……他可以再冒險一次,同意成為瑞理的學徒。

之前對瑞理產生的好感又回來了,可是……

納賈猛然驚醒,他還有另一個隱憂。他抬頭看向瑞理,後者正一臉平靜的看著,等待他的回答。看到那雙藍眸中期待的目光,納賈的內心陷入掙扎。突然,他大膽問瑞理道:

「您……收我為學徒的原因中,有『路瑟法』這項嗎?」

他決定了,只要瑞理的語氣中出現一絲猶疑,他就要立刻拒絕瑞理的提議。

「『路瑟法』?」瑞理過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納賈正打算開口拒絕,卻聽到瑞理驚訝的說道,「納賈,你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納賈疑惑的問道,這當中似乎有些玄機;但瑞理沒回答他,逕自站起身,走到歪斜的大書櫃前。納賈看到他的動作還以為他又要去拿酒了,但只見瑞理站在書櫃前尋找了好一陣子。

「奇怪……我記得有啊?」

瑞理的喃喃自語聲自書櫃前方傳來。

書櫃裡的書和上次看到的似乎有些許不同,瑞理努力翻找了好一會兒。突然他彷彿發現了什麼,連忙一手扶住書櫃,另一手用力的自書堆中抽出一本頗厚的書。

然而他的動作沒收到預期的效果,一大疊書隨著他的動作倒了下來,有幾本甚至摔落到地上,發出巨大的碰撞聲響。瑞理有些遺憾的皺皺眉頭,但也沒去理會那些掉到地上的書。他轉身走回納賈面前,將手上的書翻到其中一頁遞給納賈,說道:

「你自己看吧!」

納賈好奇的接過來,同時腦中不自覺的想到他這陣子聽到的各式各樣關於路瑟法家族的說法。他檢視了一下這本書,書雖然傳來一股老舊的霉味,頁面也有些發黃;但外表還算完整,甚至可說是嶄新的。他看看封面,書名是《法協歷代會長,娥絲曆二紀六代二百年〜二九九年》。

納賈打開書翻到瑞理翻的那一頁,開始閱讀起來。不一會兒,他的臉色漸漸蒼白,拿著書的手顫抖起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