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無知而妄以自身之渺小干涉天地之事,進而釀成塞寇瑞德之劫,己身之罪孽難以彌補。為懲罰己身之無知,我,安傑•卡爾•費朗•路瑟法在此宣布辭去法師協會會長一職,同時發誓,我,以及整個路瑟法家族,從此退出魔法領域,永不再回。

「這……這是……」

雖然有些艱澀,但納賈大致上還看得懂。他顫抖著聲音說道,記錄著這段文字的那一頁被納賈的力道抓得皺折不堪。瑞理平靜的說:

「路瑟法家族最後一位法協會長,安傑•路瑟法的辭職宣告書。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絕不可能是因為『路瑟法』而收你為學徒了吧?」

「可是……為什麼?」

瑞理看出納賈的疑惑,緩緩說道:

「你想問為什麼我會猜測戴茲法師是因為『路瑟法』而收你為學徒的吧!總歸一句:『時間會埋沒一切。』事情的真相往往在經過長時間後,淹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或是被錯誤的傳聞掩蓋過去,以訛傳訛,以致於到最後每個人都對事情的真相認知不清,路瑟法家族即是一例。儘管安傑․路瑟法清楚說明他們退出魔法領域之因,而且也有完整的紀錄流傳下來,甚至於這份紀錄根本就不難查;但還是有很多法師不知道這件事。他們的胡亂猜測讓原本清楚的事情變得曖昧不清,繼而引發更多的想像。真相就在謠言中被一點一滴抹消,改而塗上模糊的色彩。」

瑞理嘆了一口氣,似乎對這些事頗有感慨的繼續說道:

「這得歸咎於法師這種人一向只想研究魔法,卻對魔法的過去不感興趣,很多事情都是道聽塗說而來。再加上更現實的一點是:修鍊士考試不考相關的問題,因此也就沒什麼人會去特別注意這件事。沒錯,魔法學校會教,大部分在法協任職的法師也都知道;但其他人呢?於是就像你看到的,他們對路瑟法家族有許多幻想,想要找回他們,甚至不知道從哪裡傳出的謠言:魔法已經衰弱,只有找出路瑟法家族才能避免魔法毀滅。真是胡說八道!而且竟然有一些知道真相的法師也相信這種說法,也想找出路瑟法家族。」

瑞理邊說邊搖頭,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納賈總結他的話說:

「您的意思是,路瑟法家族不可能回到魔法的領域嗎?」

「沒錯,」瑞理肯定的點頭,「雖然沒有紀錄路瑟法家族是如何退出魔法的領域;但他們不會再回來這點是絕對不會錯的。納賈,你記著,這世界上有三種人絕對不能違背他們的誓言:一是神職者,二是法師,三是領導者。神職者的誓言是對神的承諾;法師則有魔力的束縛,是他對魔法的誓言;至於領導者,因為他的力量來自於眾人,一旦他違背誓言,眾人對他的信賴將不復存在,他的力量當然也失去了。當然,這並不是說一般人就不必遵守誓言,只是和他們比較起來,這三種人受到更多的制約。安傑•路瑟法既是法師又是領導者,同時具有雙重束縛,因此他絕對不可能違背自己的誓言,路瑟法家族已經永遠消失於魔法的領域。因此,納賈,你絕對不可能屬於當初的那個路瑟法家族!」

納賈暗自鬆了一口氣,他原本很擔心瑞理會說他絕對不可能姓「路瑟法」,進而逼問他的姓氏是怎麼來的。幸好,瑞理似乎是將他當作和路瑟法家族同性的人了。

「還有什麼問題嗎?」

瑞理問道,似乎是想將納賈的疑惑一次解決。納賈陷入沉思中,他最大的兩個隱憂都已經解除了,瑞理看來確實是因為他本身的特質才想收他為學徒。只要他間諜的身分不被揭穿,應該不會被輕易取消學徒資格。他之前一心想進韻思魔法學校的誘因已消失,再加上和那裡學生的衝突,納賈對韻思魔法學校已無好感。他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理由要拒絕瑞理的提議。

也許瑞理還是想調查他;但納賈下意識的忽略這個想法。他闔上那本書,抬頭認真的問瑞理道:

「您真的是因為我的努力才想收我為學徒?」

「再清楚不過。」

納賈看著瑞理平和的面孔,認真的表情,誠懇的目光。最後,他終於下定決心道:

「好,我答應成為你的學徒!」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他看到角落的陰影動了一下。

 

整個無法地帶分部很快就知道納賈成為瑞理的新學徒。

納賈在那之後才知道,原來瑞理目前除了他之外,沒有其他學徒,他最近一個學徒在幾年前考上修鍊士後便搬出去了。這也讓眾人對瑞理為何收納賈為學徒議論紛紛。有人說,副會長是看上納賈的資質;有人說,副會長是想藉此調查黑影事件的真相;還有人說,是因為『路瑟法』。

這些人在議論的時候,如果納賈剛好經過,他們會立刻降低音量,但還是恰好可以讓納賈聽得見。納賈明白他們的想法,也不想多做反應。真相如何他自己知道,即使瑞理真的還有其他的用意,那他只要小心點,不要被發現就好。哈勒伯幫了他一個大忙,除去了法協可能查到他的線索;尤斯利斯那邊也沒有傳出任何不利納賈的消息。再加上瑞理沒有其他學徒,他也不可能再向其他人求取情報,更不可能再將任何人當成朋友。因此只要他小心,是不會那麼容易被發現間諜身分的。

不過不管法師們私底下怎麼說,他們對納賈的態度突然有了極大的轉變。納賈的地位一下子竄高,從本來可有可無的學徒變成瑞理的親信,這當中的差別之大還真叫納賈難以適應。他也同時了解到,原來成為大人物的學徒比修鍊士更加有用,那些人對修鍊士還不如對他有禮呢!

韻思魔法學校後來允許納賈入學,納賈在瑞理的教導下,很有禮貌的寫了封信去解釋自己為何不能入學的原因,魔法學校也沒說些什麼。或許是因為這種事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他們早就習慣了吧!

 

從答應成為瑞理學徒的那一刻起,納賈便再度能看到活動的黑影。

他沒有去追究背後的原因,只是如同先前做的那樣,按時向孚若斯傳回情報。成為瑞理學徒最大的好處,就是他可以更輕易的得知法協內部的消息。納賈有趣的想著:搞不好孚若斯王會因此而誇獎他能力不錯呢!

瑞理對他確實不錯,即使他非常忙碌;但仍舊很有耐心的教他魔法。然而納賈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向孚若斯傳回情報。

這並不是因為他對孚若斯效忠,而是因為,這是他的工作。

當初改變他人生的契機即是因為孚若斯王需要有魔法資質的人,他才有機會脫離「老鼠」身分。雖然他曾因一時迷惑而忘記任務,但他不會再犯了。經過這麼多事,他已經覺悟到任何事都只能靠自己,相信別人是件愚蠢的事,更別去奢求他得不到的東西。他當初的確是因為憤怒才開始執行任務,但現他已單純將這件事視為工作。他不是因為感謝孚若斯王才繼續執行任務,而是因為這是他的工作,如此而已。

他知道自己這一生不可能擺脫掉孚若斯,既然如此,他就照孚若斯王所講的:只要他執行任務,他不會介意他同時學習魔法。他會給孚若斯那邊交代,以避免他們來干擾他學習魔法,阻礙他的未來。

他會達到法協最頂端的,誰都沒辦法阻礙他!

 

等瑞理處理好他在無法地帶分部這邊的事,納賈便跟著他一起回到韻思。

當納賈看到韻思那一大片高低不等的塔時,內心的激動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圓塔、方塔、高塔、低塔、各種風格的塔、不同顏色的塔,像拔地而起般的錯雜在低矮的房舍間,以非常高的密度分布著,形成不可思議的景象。群塔穩固的矗立在天地之間,彷彿是為了撐起天際線而存在。

韻思,法協本部,高塔之城,他終於來到這裡。納賈像個朝聖者般,用崇敬的心望著這個城市。即使他之前對法協有諸多不滿,在這一刻也完全忘了那些情緒。

「那裡就,是法協本部。」

瑞理指著城中一處道,納賈順著他的手勢望過去,看到一大片建築群。這些建築本身位置就比較高,再加上其中心又是由九座特別高的塔組成的,因此即使在遠處仍能看得非常清楚。每座塔的造型都不一樣,有的是高聳入雲、直達天際的尖塔;有的是堅固厚實、防禦性高的方塔;有的是洋蔥型的屋頂,塔身和塔頂都是五顏六色的童話色彩;有的則是圓頂,從塔尖到塔身呈現流暢的弧形線條。

其中的八座塔又以空橋連接,圍著中央一座特別巨大的塔。這座塔不論是在體積還是高度都勝過另外八座塔,不同於四周的那些塔變化多端,而是莊重穩健,自有它的一股氣勢。塔身全白,毫無任何裝飾,僅有最上方的尖頂是金色的,尖頂上有一座金色的男人雕像,男人一手拿著法杖,另外一隻高舉的手上卻停著一隻納賈從沒見過的美麗大鳥;大鳥雙翼高展,在陽光的照耀下振翅欲飛,彷彿隨時可能飛向高空。

納賈看著這座雕像,不自覺的屏住呼吸。

瑞理繼續向他解說道:

「中間那座塔是中央之塔,又名鳳凰之塔,是法協的象徵,也是權力中心。四周的八座塔則和中央之塔合稱韻思九塔,它們是以魔法陣的形式圍繞中央之塔,這九座塔是本部的主要建築。」

僅僅是在城外看,納賈就能感受到中央之塔的氣勢。男人及大鳥身上那種威勢伴隨著刺眼的金光朝他直逼而來,帶給他無限的震撼,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這就是他未來會到達的地方,他一定會到達那裡的!

納賈對著中央之塔如此發誓。

瑞理回頭,朝他伸出手,微笑道:

「走吧!我們進城。」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宥
  • 終於完結~恭喜

    終於把結局盼到手啦~
    期待你的前傳全部終了
    快快進入本傳吧XD
  • 我也很希望啊XD
    希望我家雷爾能趕快出場~

    saikored 於 2007/05/29 23:2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