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案文章說

丁亥五月十二,予與諸生聚於普通302以備文選之試。試之範圍乃柳子厚墓誌銘》、《朋黨論》、《賈誼論》、《豫讓論》,論者但為翻案文章也。諸生孜孜矻矻,但求文章之奧秘,解各論之章法。時值盛夏,燠熱蒸騰,暴雨有欲發之勢。諸生苦求奧秘章法不得,方心氣浮躁,某生突謂之曰:「翻案文章者,實乃翻桌文章也。」眾皆狂笑,予是以作《翻案文章說》。

翻案文章者,宋人尤好之。著名者若歐陽脩、蘇軾、王安石之輩,悉以己有之獨識,推翻前人之定見,破立皆具,言之成理,自為眾家所重者也。予等論曰:「此乃延伸之看法也。」原其本意,案者,桌也,古人有所求而不得,是以翻桌以洩其憤也。漢有孫權削桌以定眾人抗曹之心,後有諸生翻案以發求知不得之恨。案之奉獻,豈可由他人謬論而埋沒焉?蓋儒者心有所欲,奔馳難平,筆走縱橫,放之文章則具浩然不屈之氣,有汪洋恣肆之風,成一代新立之理。此成就乃歸乎案者也。後人不察,以訛傳訛,變其本意。嗚呼,此乃翻案之真意邪?

今諸生數求章法不得,分析結構遇礙,故心生憤恨,乃思翻桌以息懊惱之心。此乃再現翻案之本意也。驟雨奔雷,試期將至,予等歸返文中,案之所以幸得存矣。

 
-----

某生對翻案文章說〉之評析:

試分析〈翻案文章說〉如何展開論述。

全文共三段,初敘為文之由,繼而滔滔然以文史論之,簡明作尾,可謂層次井然,鋪展有致,堪稱當今翻案文章之偶然佳作,不可以遊戲視之。「丁亥五月十二」以下三句,點出「時」、「人」、「地」、「事」,又針對「事」作詳細說明,以承上啟下;由四個篇題呈現試驗內容即以「論」佔多數,而此中之「論」又多為一般人所熟知的「翻案文章」,借此導入正題。翻案文章者,即旨在推翻前人既有論斷之文章;此時作者以「論者」預告題出與「讀者」諸生猜題解題對照,併敘諸生所從之事及天氣概況做為更進一步導入的梯級,尤其孜矻苦求、燠熱蒸騰之用字斟酌,化用「山雨欲來」之典,字裡行間的情緒密度達到頂點,諸生但求之心與不得之情相呼應,不得之怨悶與氣候變化相呼應,具引某生之言,而諸生前後情緒遽為對比,雙線交錯,可謂神來之筆。第二段始,以文史資訊錯參作者與諸生討論所得,大膽推論並非全無實據,古之「案」字確可解為「桌案」之意,作者更以古今兩面試圖全面解釋「翻桌」的意義,古所求者事理,今所求者結構,而竟皆不可得,直言中帶憾意,「案者,桌也」的短句組合有跳躍的清脆與斷定的權威,作者轉而為「桌」立論,筆勢益加不可收止;提出孫權削案之史例,闡發桌案豈只無生命之物,其亦有扭轉歷史走向之潛能,端看何人用之,反觀諸生求知不得徒然翻之,別有重輕相衡之荒謬,而今人甚至不以「翻案」為翻案,望「翻案」僅思及史論文章,故作者獨闢眾說,以「案之奉獻,豈可由他人謬論而埋沒焉?」為一記響鐘,認為「翻案文章」之名,即因先儒翻桌而成文所以名之,亦即「翻案」為支持先儒最終成文的必經歷程,此為「案」之所以不可忽視的理由。至此,先儒、諸生與桌案之間自生一種沉悶的脈絡,人因治學失道而沉悶,物則失其歷史應得之位,亦陷沉悶,「嗚呼,此乃翻案之真意邪?」作者哀嘆之心,溢乎言表。末了返歸現實,說明諸生乃無意間重現並發現「翻案」之本意,即便歡笑,雷雨時限仍步步近逼,而桌案也僅僅是桌案,除去歷史附加的意義,只倖免於諸生之手,更待試卷墨筆起落而已。綜而論之,此文首尾相呼應,中段飽足,為一可頌型結構文章,靈活記實,立論新奇,令人難以忘懷。


-----

這就是所謂「文學集團」吧!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