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雛 黑之法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黑之法》終於寫完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因無知而妄以自身之渺小干涉天地之事,進而釀成塞寇瑞德之劫,己身之罪孽難以彌補。為懲罰己身之無知,我,安傑•卡爾•費朗•路瑟法在此宣布辭去法師協會會長一職,同時發誓,我,以及整個路瑟法家族,從此退出魔法領域,永不再回。

「這……這是……」

雖然有些艱澀,但納賈大致上還看得懂。他顫抖著聲音說道,記錄著這段文字的那一頁被納賈的力道抓得皺折不堪。瑞理平靜的說:

「路瑟法家族最後一位法協會長,安傑•路瑟法的辭職宣告書。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絕不可能是因為『路瑟法』而收你為學徒了吧?」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怎麼回事?」

瑞理嘆息道。

在法協無法地帶分部四樓角落的小房間裡,納賈坐在中間的沙發上,低著頭,雙肩垂下,不知該如何回答副會長的問題。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瑞理很快便實現了他的承諾,納賈隔天便被艾賽頓叫去填寫一大堆文件,說是韻思魔法學校的申請書。艾賽頓略帶羨幕的告訴他,有了副會長的推薦,他等於已經收到入學許可通知單了,填這些文件根本是在填學校的個人資料;同時艾賽頓還意味深長道:「這樣的安排也不錯。」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法協向外公告戴茲法師是因誤入不該去的地方而遭致詛咒,黑影事件看起來就這麼結束了,每個人都回到原本的工作崗位,納賈在法協分部頓時變得尷尬起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房內頓時響起一片抽氣聲,納賈奇怪的看著其他人,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如此驚惶。進入孚若斯很奇怪嗎? 哈勒伯又不是進入達魯歐德西森林。

艾賽頓勉強保持冷靜的說:

「我們一得知這個訊息,再也不敢查下去,連忙移動回法協,向分部長報告這個消息,同時請示分部長大人,是否該繼續查下去?」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納賈覺得自己快受不了了,一連串的事情逼得他喘不過氣來。

那天離開分部長室後,他本來以為自己多少能休息一下,就算要懲罰也不會立刻開始。然而,事情並不如他想像的那麼美好。首先,維麗娜的審問原來只是法協方面的審問,納賈萬萬想不到連兩位祭司也對這件事如此有興趣。他和柯爾一離開分部長室,就發現兩名祭司正守在樓梯間,禮貌的「請求」納賈讓他們問一些問題。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分部長以為這樣可以讓納賈驚慌失措,那她就失算了。納賈內心雖然起了一陣恐慌,但他表面上仍力圖鎮定的說道:

「我不懂您的意思,分部長大人。」

維麗娜一眨也不眨的直視納賈的雙眼,彷彿可以在這當中發現一絲蛛絲馬跡。面對此舉,納賈只能強迫自己不要躲避,回看回去。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待兩人離開後,瑞理向三人說:

「我想,我有必要去現場看看。」

安普驚訝的說:

「難道那兩位法師的推測有問題嗎?」

「不,他們的推論很合理,也可以解釋為什麼黑影只攻擊戴茲法師,不過仍無法解釋為何黑影直到回到這裡才動手。若是想要更多獵物,那麼你們絕對無法倖免。」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無法地帶的哈勒伯塔裡,安普和魯塞爾正擔心的踱來踱去,不時望向那道通往研究間的樓梯。已經快一天了,樓上一點動靜都沒有,惟一的出入口從未開啟過。魯塞爾終於忍不住說:
「安普,我們是不是該去看看,你不覺得不太對勁嗎?」
「可是老師把門關上不就是要我們別去打擾,這樣好嗎?」
「他又沒說別去打擾,」魯塞爾強辯說,「更何況我們是擔心。他們從昨天晚上進去到現在都還沒出來,老師剛回來總需要休息吧!要教魔法也不必這麼急。」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位於斯摩的尤斯利斯家中,提米克剛結束一天的工作,正準備上床休息。少了一個人的房間變得十分寬敞,他看向房中的另一張床,那是曾跟他同盟過的尤斯利斯學徒睡過的。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的無法地帶非常平靜,平靜的有些異常。漆黑的夜空中只有快被黑暗吞噬的絲露妲和幾顆星星,黑暗中靜悄悄的毫無半點聲響,無論是天空還是大地都是一片寂靜。被留在學徒練習間的安普和魯塞爾充滿疑惑的望向樓上,樓梯仍在原地,但通往研究間的門卻已關閉。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他們再次上路時,納賈欣喜的發現他們是和商隊同行,這令他安心不少。
和尤斯利斯同行時一樣,商隊雇用來護衛的傭兵當中也有一些法師,這些法師看到哈勒伯也都來向他打招呼。納賈看得出來他們對哈勒伯都存在畏懼,而哈勒伯也僅是淡淡地點頭致意,沒有多說什麼。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哈勒伯似乎來拜訪過尤斯利斯很多次,毫不猶豫的選擇通往尤斯利斯家的路。到了那個顯目的招牌前,哈勒伯維持基本的禮貌,敲了敲門。
來應門的是提米克,他看到納賈和哈勒伯在一起,不禁大吃一驚。但提米克隨即反應過來,他禮貌的向哈勒伯說:
「戴茲法師,老師沒告訴我們您今日會來拜訪。」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晚之後,納賈和提米克又多了一層關係。兩人除了是實質上的師徒關係外,還是共同報復尤斯利斯的聯盟。提米克不僅是納賈學習魔法上的老師,還是他情報的提供者。
當然,他提供的情報以尤斯利斯的弱點居多;但很顯然的,孚若斯王想要的是有關法協的情報,因此納賈也常問他有關法協的事,提米克以為是納賈自己想知道,也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天後,瑪琳和貝蒂芙回到家。她們進門時,尤斯利斯正好在客廳向三人講解不同魔法系統的差別。看到她們回來,每個人都起身迎接。豈料貝蒂芙看也不看他們一眼,一句話也沒說便逕自衝上樓,隨即從樓上傳來「碰」的巨大關門聲。尤斯利斯只好以詢問的目光看向接著進門的瑪琳。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時分,賓客陸續抵達。
這些人多半是鎮上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男士穿著正式服裝,站在門兩邊的侍童忙著將他們遞過來的外套掛起;女士們打扮得花枝照展,穿著五顏六色的裙子,彼此暗中較勁。他們不知道發生在小房間裡的事,興奮期待著今晚的娛樂節目。聽說衛斯先生為了愛女的生日,不但特地從城裡請來著名的賣藝團和吟遊詩人,而且還終於說服了鎮上惟一的法師尤斯利斯,讓他的學徒出場表演,這可是晚宴中最讓人期待的節目。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日子納賈過得戰戰兢兢,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自己會被取消資格,逐出這個家。因此,他開始害怕見到尤斯利斯,害怕一見到他,尤斯利斯便會開口宣布:
「你不再是學徒了,快滾吧!」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晚,尤斯利斯依舊未和大家一起晚餐,由貝蒂芙送晚餐過去。她回來時疑惑的對納賈道:
「爸爸說你明天不必去找他,要你自己讀理論。納賈,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惹他不高興?」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納賈這晚可說是徹夜難眠,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吃過早餐後,他便直接到尤斯利斯的研究間。他本來很擔心會看到尤斯利斯失望的面孔;但出乎意料的,尤斯利斯坐在書桌後,手上拿著一本書,一看到納賈進來便笑著說: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