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逝者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逝者」這個題目是來自於論語「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我以逝者為名主要是取消逝之意,小說中很多都是逝去的、不再存於現代的事物,包括獨角獸、繆利爾的師父、蘇喀魯森帝國,甚至連他們的後裔,瑞勒魯特族也差點變成逝去的。而繆利爾在慶典上遇到不如意,既而想追尋考驗,卻不知不覺的陷入過去,暗示了他的內心其實是想永遠待在過去的日子裡。然而過去的畢竟是過去了,這些消逝的事物不可能再回來,時間會不斷的向前走,想和他們一樣,除非自己也變成其中之一,芮勒魯特族就差點如此。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快點火!」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繆利爾,他展現積極的求生意志,那種求死的心情完全消失無蹤,這點他自己也很訝異,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悲哀?該不該慶幸事情現在才發生?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搖搖晃晃的感覺自身下傳來,令繆利爾睡得極不安穩,一時之間還以為芮勒魯特族真的在律深之淵中漂浮。他模模糊糊的拉起雙眼的簾幕,隔著一條縫隙看到長滿厚重白毛的粗短脖子,原來他是在師父背上啊!沒什麼好擔心的,他再度拉下簾幕。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繆利爾就像得到默許一樣,在芮勒魯特待了下來。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吹笛上,現在不只有少年們會來聽,老人們也陸續聚集過來,有時甚至還會有幾個青年人,他們臉上都掛著心滿意足。死寂逐漸消失,生氣像春天新生的嫩芽般悄悄探出頭來。後來,人群越聚越多,他索性走出氈帳,移到廣場上,彷彿又過起三月慶典前的吟遊的日子;吹奏的曲子也開始有了安排,不再是隨興吹奏,有時為了曲子需要,他還會加上歌唱。他覺得,連兩旁的火都在為他伴奏、伴舞。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他才感覺到愧疚,意識到自己的作為很可能破壞了一件對芮勒魯特族而言很重要的事。他不好意思繼續待在原地,更不敢抬頭看人們的眼神,逃難似的奔離,躲回養傷的氈帳;一路上仍是空蕩蕩的,但心情卻已是大不相同。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趕在女僕進來前回到氈帳,但是女僕並沒有來,取而代之的是哈瑞芙榭,她和之前見到的態度完全不同,笑容滿面的對他說:

「太好了,我還擔心來不及呢!有人說看到你在外頭走動,看樣子你已經恢復得差不多,先睡一覺,醒了就離開吧!」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遠方的白色身影忽然消失,將繆利爾自回憶中驚醒。一時之間,他以為獨角獸也倒了下去,不知是來自現今還是過去的呼喊更加深他的夢魘,他拚命的盯著前方,臉色卻在瞬間蒼白。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拐走的孩子!

後來,當繆利爾再度回到族裡時,族人都如此稱呼他,親戚也始終對他的行為無法諒解,咒罵他的師父:

「我早就知道人馬不是什麼好東西,他這是罪有應得!」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盯著前方的白色身影,繆利爾腳尖一點,腳底還來不及整個落下,便又急促抽起,近似跳躍的奔跑著。不完整的腳印在他身後曳開,落在土上,壓在草上,甚至穿過溪流,消失在流水之中。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幾天幾夜,一路上,他不曾注意自己到底經過哪些城鎮,走過哪些路。他只曉得,自己正在朝西奔去,就像在追逐三個月亮。他不顧一切的跑著,一刻也不敢休息,深怕一眨眼,獨角獸就會無影無蹤。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逝去的不會再回來, 
                          過去的歲月終將埋藏於黑暗之中――


第一章
 

深夜,他走在路上。

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和他一起從神殿出來的人們鬧哄哄地走在後面,這些人像剛才為慶祝而施放的煙火,剛開始是陣陣巨大的聲響,響徹夜空,接著陸續散開,音量伴隨著人影的消失而逐漸降低,最後隱沒在黑暗中。

他並非月神信徒,但基於禮貌,還是參加了今晚的儀式,以表示自己對當地的尊重。他無意識的看向四方,濃縮了萬星光輝的夜空、三個高懸的滿月、寬廣的大道,以及兩側排列整齊的屋舍,這些景物掃過他的眼睛,卻什麼也沒留下。他的意識與感覺漂浮在空氣中,直到狠狠地撞上某樣東西——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