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雪白之翼 (5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攝政就職大典後還有一場宴會,本來是為了慶祝攝政柏魯安的就職。然而因為孚若斯王的關係,使這場本該歡樂無比的宴會充滿詭譎的氣氛,連吟遊詩人和愚人也不能找回該有的歡快。基於這是場為祝賀新任攝政而舉辦的宴會,貴族們一個個的拿著酒杯上前向他祝賀,並禮貌的隨著音樂起舞,但他們的目光卻不時瞥向大廳角落的新任繼位者。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攝政就職大典在秋末舉行,在這之前,貴族一律限制在家中,除非柏魯安允許,否則不可任意外出,就連前攝政馬克伯文的葬禮也不例外。因此就職典禮成了貴族們在悶了許久後首次盛大的活動,對他們而言,這場典禮的意義不只是新攝政就職,更是代表了他們過去快活歡樂日子的歸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斯托奧夫度過了一個沉寂的夏天。同樣是葉落時節,和去年突然出現一樣,李納侯爵被一封來自柏魯安的信緊急召回奈文。律亞克從侍候侯爵的僕人那裡打探到侯爵在看信時,突然臉色大變,急忙命人整理行李,接著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甚至沒知會律亞克一聲。對此律亞克滿心疑竇,但李納什麼也沒說,他也只能接手這突然得回的統領之權。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楓紅葉落的時候,斯托奧夫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次日一早醒來,律亞克只覺得神清氣爽,之前發生的事都過去了,母親的事也不要緊了。儘管他身上的負擔依然沉重,但他卻覺得自己能夠輕鬆處理,生活中再沒什麼能困擾他的事。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陰暗的大廳裡,俊美的少年坐在象徵權威的石座上,平靜的面孔看不出他剛剛才對同族發布無情的命令。底下的貴族一臉無措的看著他,不知道少年還想做什麼。

 

律亞克站起身,拔出腰間的劍,高舉道:

 

「吾誓言保護汝等之性命、封邑、家族,其將置於吾之保衛下,僅以此劍為誓。」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如其來的期限使到北方去的準備變得更加忙亂,時間似乎怎麼樣都不夠用似的,律亞克除了整理行李外,還得抽出時間和斯凡討論以後的事情、決定帶去的僕從和護衛等;甚至實現為了對柏魯安的「承諾」,他還必需在已經少的可憐的時間中硬擠出空閒,帶席本去羅尼拉公爵家一趟。柏魯安對席本倒是異常熱情,比對他和斯凡還要熱絡多了,使得席本在回家的路上還不斷的問律亞克,繼位者殿下怎麼和他們平時說的不太一樣。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提燈一定是在那之後很快就熄了,因為一整夜都沒人進來律亞克的房間,自然也就沒人發現他的異樣。當隔天早上律亞克呻吟著在硬梆梆的地毯上醒來時,只感到渾身酸痛,頭痛欲裂。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律亞克一直很清楚北方的情況。

 

翼族的逍遙並不是唯一的特例,事實上,很多北方領主都過著類似的生活。北方山脈從來不是攝政征服的國度,他們是在南方情勢穩定後,才以聯姻及聯盟的方式加入孚若斯,中間甚至還曾反悔過。直到數十年前,他們才真正成為這個國家的一部分;也因此北方並不像南方那樣設有軍區。為了對付山脈中隱藏的各種危險,北方領主也被允許擁有自衛的武力(更普遍的說法是,攝政無法像對南方貴族一樣,剝奪他們的武力)。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紅葉落下,奈文的天氣逐漸寒冷,律亞克本來期待能因為大雪封山而延後他上任北方統領的時間,但柏魯安顯然不這麼想,沒有什麼可以阻擋繼位者的決心。從馬克伯文正式公佈命令當天起,繼位者要求律亞克儘快上任的催促就從沒停過。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服柏魯安的事一如律亞克預料的失敗,甚至差點讓他們的關係降到冰點。原因只是律亞克不小心說出了「這是我們大家商量的結果」,便使得柏魯安暴跳如雷,大吼著說他不可信任。要不是羅尼拉公爵正好在旁邊,一再的勸繼位者說翼族大人只是謹慎小心,提出他的意見而已,這也是為了殿下好。只怕律亞克現在就得連夜進宮,去跪在馬克伯文面前,求他接受翼族的忠誠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與其說這是宴會,倒不如說這是繼位者柏魯安支持者的聚會。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城區中還有新城區,緊鄰著艾格伯特大道以及城區北邊的住宅,向來是大貴族的居住處,連帶著這幾區的建築也相對龐大,當中的奢侈豪華更是不在話下。奈文有句話說:「新城和舊城是兩個世界,但新城中又有另一個世界。」對普通貴族而言,住在這裡的人和自己的差距就好像他們和舊城區平民之間的差距一樣,都是世代的、一出生就無法改變的差距。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改變在悄悄中到來,如同季節的變換般讓令人難以查覺。它輕聲細語的步出王宮,呢喃著飄過新城區,在竊竊私語中摩娑過貴婦人的裙襬,在大人們持劍的手中飄蕩。就這樣悄悄佔領奈文,當人們注意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固定下來了。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翼族使者的宅邸在李納侯爵走後許久仍迷漫著一股不安的氣息,每個人都站在原本的位置上,沒有移動分毫,李納的話如同一道咒語凍結住他們,讓他們無法動彈。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被半挾持著往綠蔭深處而去。林中原先還有一條極為狹窄的小路,但不久後就不見了,濃密的綠牆阻擋住他們的去路。然而禁衛軍處變不驚,抓住他的兩個人在走過一處綠葉明顯較為稀疏的地方後,突然身子一低,迅速鑽進葉子的空隙中,連帶著律亞克也被拖了下去,差點沒摔倒。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嘿,你在幹什麼?」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發生了這件事,律亞克再也無法心平氣和的在舊城區閒晃下去。他後來又忍不住再次繞回賈斯伯的住宅附近,發現商人已經進去了,鐵門緊閉,就像他之前到來的情形。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儘管斯凡的話給了他重擊;但律亞克卻非常意外的發現自己這次並沒有陷入自我嫌惡中太久。在最初的沮喪過後,他的心情迅速的轉為「啊,原來如此啊!」他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避開這樣的結果,索性不再反抗,並很快的開始思考該如何運用這股新得到的力量。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先將眾人注意力拉回的依舊是特瑞。

 

他眼中露出強烈不滿,濃眉皺起,身軀挺立,一手抓著劍柄,一手緊握酒杯,杯中沒喝完的部分隨著他大力的動作潑灑在地毯上。他大聲問道:

 

「這噁心的腥味是怎麼回事?」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