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族們的臉色變得蒼白,一些人退到一邊,讓聲音的主人走過來。

  攝政馬克伯文從人群中慢慢地走過來,背後跟著一個青年和一位嬌小的夫人。

  馬克伯文和青年都穿著猩紅色的大禮服,在袖邊和翻邊領上用金線繡著精緻的圖案。他們的衣服上各自繡著家族的紋章,攝政是一棵高聳的松樹,青年則是
一個拿著長矛的壯漢。那位夫人穿著淺藍色的錦緞晚禮服,粉紅色的蝴蝶結一層層的從胸前疊到腰部,看起來彷彿一隻隻翩翩飛舞的蝴蝶;長至上臂的袖子則垂著如海浪般的三層白色蕾絲以及深藍色蝴蝶結。夫人手持一把羽毛扇,很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事。

  攝政以迫人之姿走來,他的每一步都充滿力量,散發著屬於統治者的氣勢。律亞克可以感覺到他每走一步,貴族們便緊張一分,戰戰兢兢的看著攝政,不知道他打算做什麼。

  馬克伯文雙手背負在背後,緩步走到律亞克面前。攝政看了看律亞克和斯凡,又看了看站在他們附近的貴族,特別是伯爵和薩辛男爵。貴族們個個神經緊繃,深怕一不小心就惹攝政生氣。突然,馬克伯文像是恍然大悟般,手移到前方,一拍手,道:

  「原來是這樣,想必是各位因彼此不熟悉而產生的誤會吧!趁著這個機會,我剛好向各位介紹。」

  他的突然轉變讓律亞克等人措手不及,只能愣愣地任攝政擺佈。馬克伯文先拉過律亞克,說:

  「這位是普路姆的翼族新派來的使者,律亞克
赫洛森奧斯翼,是翼族王族,前任翼主的孫子。」

  接著他又指著斯凡說:

  「這是另一位翼族派來的使者
……

  攝政猶豫了一下,斯凡忙道:

  「我是斯凡
康拉德。」

  馬克伯文點點頭繼續道:

  「斯凡
康拉德奧斯翼,是屬於王族之下,第二家族的人。」

  眾人一邊聽著攝政的介紹,一邊暗自放下心來。看來馬克伯文並無責備之意,也許攝政根本就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於是他們安心的走上前,向律亞克和斯凡自我介紹。

  「你們好,我是馬里
․德爾․薩辛男爵。

  「威士
德爾亞格子爵。」

  「我是莉莉亞
凱莉․崔勒伯爵夫人。

  貴族們一一向律亞克他們自我介紹,不少人甚至希望能藉此引起攝政的注意,在介紹自己時刻意的看向攝政,但馬克伯文恍若未聞。最後,那位身穿淺藍色禮服的夫人笑吟吟的開口:

  「兩位好,我是葛瑞絲女伯爵,你們可以稱呼我為葛瑞絲夫人。」

  律亞克不知該怎麼回應這位夫人,她的介紹並不太正式,頭銜聽起來也不像是繼承而來;可是她的地位又似乎很高的樣子,其他貴族對她都是戰戰兢兢的。他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馬克伯文突然說:

  「各位一直待在這裡也甚是無趣,不如去跳支舞或到長桌邊嚐點食物如何?」

  一群人聽出攝政的言外之意,連忙找個藉口,急急忙忙的離開此地。那些想趁機和馬克伯文寒暄幾句的人,也只好悻悻然的離開。剎那間,場邊只剩下律亞克、斯凡、馬克伯文、他背後的青年以及葛瑞絲夫人。律亞克正在猶豫要不要和那些人一起離開,攝政卻突然開口:

  「都認識了吧?兩位翼族使者。」

  「是
……是的。」

  律亞克匆忙答道。馬克伯文微微一笑,指著他背後的青年道:

  「不過,那些人不認識也無所謂,倒是這裡有一位最重要的,你們可還不認識。」

  青年從攝政背後走出,向律亞克和斯凡點點頭,不同於馬克伯文臉上充滿微笑,他的表情相當嚴肅。馬克伯文接著說:

  「這位是副攝政柏魯安
德爾尤金,也就是我的繼位者,未來的攝政。」

  「向您問安,殿下。」

  律亞克和斯凡向他問好,同時行了個禮。

  柏魯安顯得很拘謹,他一手放在胸前,只微微欠身向律亞克和斯凡回禮。他的面部線條僵硬,嘴唇緊抿著,一句話也不說。

  這就是繼馬克伯文之後,掌控我們命運的人嗎?律亞克在心中想著。

  馬克伯文對柏魯安道:

  「柏魯安,我的繼位者,你可以先代替我主持一下宴會嗎?還有葛瑞絲,這裡就交給妳了,我有些話想和這兩個孩子說。」

  繼位者和葛瑞絲夫人點點頭,兩人向攝政行禮後,隨即轉身向人群中走去。
 

  兩人離開後,律亞克戒慎的看著馬克伯文,在心中猜測起他的目的。攝政這麼神秘是想做什麼,他對馬克伯文應該沒什麼價值才對,還是他也和那些貴族一樣,對翼族充滿好奇?

  看到律亞克緊張的樣子,馬克伯文笑了笑,說:

  「別緊張,我不會對你們做什麼,只是有些事想和你們談談。我記得你們有四個人來參加今晚的宴會,另外兩個人呢?」

  他的笑牽動了他臉上的皺紋,和他瞇著的眼睛形成數條線,讓他的笑容參雜入一絲奸詐的意味。律亞克防備的看著馬克伯文,說:

  「不知道,他們一進來大廳就和我們分開了。」

  「這樣啊!那有些事可能得麻煩你們轉告才行。」馬克伯文微笑的說,他的雙手不知何時又背回背後,「這兒人多,我們到外面去談如何?」

  說完,他未徵求律亞克和斯凡的同意,便逕自往大廳外走。一個宴會的主人這樣做是很不合宜的,但馬克伯文似乎沒想到這些。他頭也不回的走出大廳,來到廳外的長廊,律亞克和斯凡見狀也只好跟上去。

  律亞克和斯凡來到馬克伯文身邊,只見他若有所思的看著長廊外的星空。過了許久,馬克伯文突然說出一句話。

  「翼族的星空也這樣美嗎?」

  「什麼?」

  律亞克一時反應不過來,在他身旁的斯凡立刻接口:

  「您是說這片星空嗎?的確很美,殿下,就如普路姆的一樣。」

  律亞克聽斯凡這麼一說,也跟著向天空望去;但他隨即發現斯凡說的並非真話。他不知道馬克伯文的審美觀怎樣,但這片星空絕對不如普路姆的美麗。普路姆的星空比較明亮,而且隨季節的不同會有不同的變化,冬天孤寂,夏天燦爛。他相信,馬克伯文這樣說,純粹只是因為他並沒有看過翼族的星空。

  然而,律亞克隨即發現馬克伯文並非真的要比較兩地星空的不同,他只不過是藉此打開話題罷了。

  馬克伯文聽見斯凡這樣回答,微微一笑,說:

  「既然如此,那麼你們看到這樣相似的星空,是否會升起想回鄉的情緒?」

  「我們不敢有這樣的想法,」回答的仍是斯凡,「既然身為普路姆派來奈文的使者,自然就該忘記普路姆的星空,閒暇時只需看奈文的星空便已足夠。」

  「喔!是這樣嗎?」馬克伯文仍是微笑,他依舊望著天空,漫不經心的說道,「如果你們想看翼族的星空,也許我可以讓你們回去看看。」

  斯凡回答:

  「多謝殿下好意,不過奈文到普路姆路途遙遠,一來一往頗為不易,懇請殿下不必為我們費心,專心在孚若斯上即可。」

  律亞克驚訝的看著斯凡,這是他今晚第二次對斯凡感到吃驚。他從來沒注意到這個階級僅在他之下的人,竟然如此成熟,能夠瞬間應付馬克伯文的問話,做出這些只有老練的使者才能做出的回答。他也是聽到後來,才知道馬克伯文究竟在問什麼。衝著這一點,他不禁對斯凡深深感到佩服。

  「既然你一再拒絕,那就當作沒這回事吧!」馬克伯文收起笑容,轉頭看向他們,銳利的目光直視斯凡,「不過,有一件事我很好奇。」

  「敢問殿下。」

  「你們翼族不是規定在說話時,一定要讓階級高的人先說嗎?怎麼你一直搶先王族的律亞克呢?」

  馬克伯文此話一出,不僅是斯凡,連律亞克也立刻驚得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他。

  看到兩人驚訝的望著自己,馬克伯文得意的笑了。那笑,在律亞克看來,就彷彿是一隻老狐狸。

  「別這麼驚訝,對於翼族的規矩,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不然,怎麼統治孚若斯呢?」

  馬克伯文邊說著,邊繞過兩人身邊。

  「比方說,我知道你們那嚴格的階級制,階級與階級之間絕不可越界。聽說你們宅邸中的僕人不准對你們說話,就是因為他們在你們的階級中,是屬於最低階級『尼辛特』對吧!」

  他走到律中間亞克身邊,繼續說:

  「還有,律亞克
赫洛森,聽說你父親就是因為你祖母的階級太低,所以才喪失繼承權,我說得對嗎?」

  律亞克沒回答,馬克伯文也不理他,繼續往下說:

  「除此之外,我也知道你們的一些規範。聽說翼族階級低的人只能稱呼高的人的次名,那麼你覺得我該如何稱呼你,律亞克
赫洛森?」

  可怕的沉默瀰漫在律亞克和攝政之間,半晌,律亞克才低聲回答:

  「您決定就好。」

  面對這樣的馬克伯文,律亞克實在沒辦法要他不許直呼自己的名字,只好小聲的回答。

  馬克伯文彷彿取得勝利般,他轉身,再次走過律亞克身邊。

  「那些外表特徵之類的就更別提了。我知道你們的額石很珍貴,別擔心,」他看了看努力藏起心中擔憂的兩人,嘴角微揚,「我不會要求你們獻出額石,那對我來說不過是珍貴的寶石,又沒有特殊作用,這種東西在蘭堤克宮中要多少有多少。至於你們的雙翼,我也知道那是成年的象徵,不會像那群丟盡孚若斯臉的貴族一樣亂開玩笑。」

  原來他都聽到了,律亞克默默想著。他鼓起勇氣問馬克伯文道:

  「請問,您告訴我們這些的目的是?」

  「我以為我已經表示的很明白了。」

  「這
……

  律亞克想問清楚馬克伯文的意思,但他身旁的斯凡偷偷拉了他的繡羅一下,制止了他。斯凡隨即向馬克伯文說道:

  「我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馬克伯文說,「記得一點,你們是我收下,不知何時會用上的籌碼。」

  「是的,我們知道。」

  回答的依舊是斯凡。馬克伯文聽了之後很滿意,轉身準備離去。斯凡卻突然對律亞克點點頭,朝馬克伯文的背影說道:

  「殿下,我們也有一件事想請問您。」

  馬克伯文沒料到斯凡會突然這樣說,訝異的轉頭,問道:

  「什麼事?」

  「請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面見國王陛下?」

  經斯凡這麼一問,律亞克才猛然想起孚若斯還有一位國王,攝政並不是最高統治者,他只是遵從孚若斯王命令,代替孚若斯王管理國家的人。因為從他們到奈文以來都沒有見過這位國王,而蘭堤克宮也沒有傳來命令要他們去見孚若斯王,人們的生活中也彷彿沒有這號人物,所以他才會一時忘記,以為攝政就是孚若斯的最高統治者。

  他本以為馬克伯文會安排一個時間,或者說會通知他們,卻沒想到攝政皺了皺眉頭,說:

  「我不知道。」

  這次換律亞克開口問:

  「為什麼?我們不需要面見國王陛下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事實上,我還沒問過陛下要不要見你們。」馬克伯文十分困擾的說,律亞克很驚訝他臉上竟然會出現這樣的表情,「而且我也不需要問,如果陛下想見你們,他自然會去見,不需要我安排。」

  「但若是我們怠慢了陛下怎麼辦?」

  「這點你們不用擔心,陛下不會注意到這些。事實上,我認為你們見不到陛下的可能性還比較大。」

  聽到馬克伯文這麼說,律亞克不禁開始好奇孚若斯王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物。據說孚若斯建國以來從沒有換過國王,反倒是攝政不斷更換,這是真的嗎?為什麼?

  這時,馬克伯文像是想到什麼,突然說:

  「既然你們提起陛下,那我也正好提醒你們一件事。我知道翼族是侍奉神的種族,聽說你們到現在都還在祈求諸神的寬恕,以返回祂們身邊。」

  來了,馬克伯文終於提到這件事,律亞克慌張的想著。之前他們一直不敢詢問關於信仰的問題,就是不想這麼明白的提起它,想讓這件事處於曖昧地帶。在孚若斯這個不信神的國家,這也許是最好的辦法。

  律亞克看著馬克伯文,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如果馬克伯文要求他們拋棄信仰,他該怎麼辦?背棄諸神是絕對不可以的。

  馬克伯文繼續說:

  「你們應該知道,孚若斯禁止信仰諸神。」

  律亞克困難的嚥了下口水,雙手緊張的抓著長披肩,上頭的流蘇被他扯亂。他反射性的轉頭看向斯凡,卻發現他面無表情,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他打算服從攝政的命令嗎?拋棄自己的信仰,就像吃鴿肉那樣?

  「孚若斯所有的神殿和祭司,早在建國時都已全部清除。兩百年來,就連提起諸神都是禁忌。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為陛下的命令,孚若斯不允許諸神存在。」

  馬克伯文冷酷的說道:

  「所以,不要讓我知道,你們信仰諸神。」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A
  • 為什麼我總覺得斯凡的回答挺冒犯的......

    畢竟上一章感覺在孚若斯別人的好意不可回絕,現在他全部都回絕掉了(即使只是表面的好意)。
  • 就是因為是表面的好意才要回絕
    攝政是在測試他們對當使者/人質的感受
    要是老實回答(律亞克就可能這樣做)
    攝政可能會對他們起疑慮
    影響到奈文和翼族的關係以及後來的待遇
    上一章則是因為回絕對方就會破壞他們和孚若斯貴族之間的關係

    saikored 於 2008/01/20 21:51 回覆

  • PA
  • 好心機......其實看得出來啦。

    那主要應該是斯凡的回答法吧。如果我是攝政,他的話聽起來就有點像奉承──哪有人不會想回家,連翅膀都沒硬吧?光是這句就顯示出你是個心機小毛頭,哼。之後會燃起欺負他的欲望......Orz

    像『想回家是一定的,但是因為對族人的義務與責任而必須待在這裡......答拉拉啦』這種聽起來誠實一點的我可能還會比較容易吃下。(笑)

    不過律亞克這種固執的,就算一部分的他欽佩斯凡的勇氣(倒也不是心機,我有時覺得他對心機的理解有點不能理解),因為背景來歷的緣故,剩下的他只會對斯凡燃起厭惡吧(又吃鳥肉又在那裡謙卑到不行又對自己不友善)。這拉扯應該滿有看頭的。
  • 前面的話好糟糕orz
    其實這看個人想法(說太多就洩漏後面劇情了)要是我會升起防備,一個小鬼怎麼會這樣回答,背後一定有人教他巴拉巴拉......(本人立場不代表馬克伯文立場)

    第二種回答看起來好像翼主寫好一份叫大家背一背XD

    斯凡有對律亞克不好嗎?他應該是對他最友善的吧?雖然友善有目的......

    saikored 於 2008/01/21 01:05 回覆

  • PA
  • 越討論越長了......

    咦?雖然是小鬼,但是十二歲也不是爸爸說媽媽說的年紀,又自己出門在外,這早該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了吧?管他背後有什麼。囧

    可以換種稚氣一點的方式說嘛,不過大概意思就是如此啦。在我的認知裡這樣比較有禮貌。

    為什麼我一點友善都沒有感覺到?!Orz突然覺得他們兩個的關係和雛之法的兩個小鬼有重疊到耶。
  • 十二歲代換過去還是小學生啊!XD

    不過在設定裡翼族比人類早熟(也比較短命)因此應放大個幾歲,不過我還是認為那年紀除非情況特殊,否則看不出攝政的用意.

    可見你感受到他其他的部份了 囧 我是不覺得他們和黑之法那兩個小鬼像啦!不過讓讀者這樣覺得就是作者的問題了

    saikored 於 2008/01/22 20:08 回覆

  • PA
  • 十二歲在我這裡是中學生,已經能去聯誼活動了。

    看不出用意應該不會那麼正好的拒絕吧=A=我看斯凡是非常清楚對方用意。

    啊,漏打「黑」......總之,兩對(?!)都是一個某領域的無知者為了在那領域生存必須依靠另外一個雖然沒安什麼好心卻懂得比較多的人。兩篇主角的反應很像是真的,是說納賈少了一點出身低賤的悲情,律亞克則少了一點出身高貴的傲氣──前幾章的死小孩樣就寫得不錯,後面他的部份就感覺有點消失掉了。加上斯凡出來搶風頭,結果像到了......

    哇哈,都是讀者意見囉,不是什麼評論家,所以大概無法有什麼技術支援。(笑)哪天來寫雛黑之法第一部心得......Orz

    已經看不出來在討論什麼了......XD
  • 十二歲在我們這裡可能是國中生或小學生。不過不管是什麼身分,我想那個年齡是不會想太多的。

    斯凡是很清楚啊!我說的是一般情況下的普通小孩

    嗯......這樣說的確蠻像的,所以說我其實喜歡這樣的配對(誤)嗎?(大驚)不過斯凡跟提米克是有差的,兩對在一起(再誤)的過程也是有差的

    律亞克的確有點改變太快了,我會再多琢磨琢磨

    saikored 於 2008/01/23 21:39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