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芬夫答應加入,但這並沒有給律亞克多大的鼓勵。他在特瑞房前猶豫許久,最後才下定決心舉手敲門,告知特瑞來訪之意。

不出律亞克所料,特瑞雖然基於禮儀將他和斯凡請了進去,也聽完他們說明來訪的目的,但他仍舊冷嘲熱諷的說:

「赫洛森殿下怎麼有空來拜訪我這個冒犯您的人,難道您不知道這時間我無法好好招待您,還是,您想再被我冒犯一次?」

律亞克相當不悅,但他仍努力保持平靜。

「特瑞,就是因為事情緊急,我才不得不在這時候來找你。」

「喔,是嗎?」特瑞嘲諷的說,「因為您放棄了希望,拋下了自尊,所以這件事很緊急嗎?」

「特瑞,」律亞克努力保持冷靜,「我們必須聯合起來,想要在這裡生存下去只有這個辦法。在這異鄉,我們只剩彼此了。」

特瑞冷哼一聲。

「我可不像您這麼沒志氣,這麼快就跟人類妥協。不過是人類的一點小陣仗,您就害怕的拋棄自己的尊嚴啦?」

律亞克忍住心中的氣,但雙手已不禁握緊。他繼續勸說:

「我們不是妥協,是尋求他們的支持。畢竟,我們是在人類的地方,想要改善我們的處境只能這樣做。」

特瑞仍舊毫無加入之意。

「在斯托奧夫和方提爾堡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您果然懼於人類的威勢,甘願成為他們的臣屬。您就慢慢去尋求他們的支持吧!我不是您,不會靠著人類的同情來活下去,我有我自己的方法。」

「什麼方法?」

芬夫說過的話在律亞克腦中響起,立刻引起他的警覺;但特瑞不願意回答。

「我不會告訴您,反正我也沒那個膽子要求高貴的殿下加入,您去祈求人類的垂憐吧!也不要想再次用階級來強迫我,我不會接受拋棄自己出身之人的命令。不過……」特瑞說到這裡停住,看向站在律亞克背後的斯凡,「如果是康拉德,我可以考慮。」

斯凡直視著特瑞的眼睛,堅定的說:

「感謝你的好意,特瑞,但是我已經決定追隨赫洛森殿下。」

「那就怪不得我了,康拉德,我給過你機會。」

特瑞一副很可惜的樣子,斯凡仍看著他,毫不猶豫的說:

「這是我的決定。」

律亞克仍然試圖用其他方法說服特瑞。

「特瑞,你要多想想再做決定,而且其他人也已經贊成我們的決定。」

「喔,是嗎?有誰?」

特瑞狀似不在意的問道,律亞克不疑有他,老實的說:

「除了我和斯凡以外,還有席本和……

他還來不及說完,斯凡便搶先回答道:

「色克斯!」

律亞克被斯凡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迅速回頭看他;特瑞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兩人,疑惑的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穿梭,久久不停。

斯凡沒理會律亞克眼中的疑問,繼續道:「我們四個人已經決定要努力改善自己的處境,你呢,特瑞?」

特瑞搖頭,眼中帶著譏笑。

「如果你們以為這樣就能說服我,那你們就太天真了。不過四個人,只是半數而已,有什麼說服力?更何況那兩個人年紀都那麼小,搞不好是因為年幼無知才被你們的花言巧語所迷惑,我可不像他們那麼容易上當。康拉德,我本來以為你是個聰明人,沒想到也不過如此,看來族中那些傳言都是過譽之辭。」

斯凡對特瑞的話不以為意,他微微一笑,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不再強求你加入我們,就此告辭,特瑞。」

 

經過攝政的宴會後,許多貴族認為可以正式和這些翼族使者們「交流」了。邀請函如雪片般的不斷送到了翼族使者的宅邸,由達蒙特替主人們收下。

達蒙特將這些邀請函交給律亞克,本來以為會馬上聽到主子發出全部拒絕的命令;但律亞克只是淡淡地看了邀請函一眼,便命令他退下,他只好滿腹疑竇的離開。待他一走,律亞克立刻找來斯凡,詢問他關於這些邀請的意見。

「全部答應。」

斯凡毫不猶豫的回答,律亞克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有些遲疑的說:

「全部?不能回絕一些嗎?」

斯凡搖頭,說:

「殿下,你忘了我們決定的事嗎?這正是諸神賜給我們的大好機會啊!趁人們仍以為攝政支持我們,翼族也具有強大的力量的時候,我們得多累積一些實力。」

「可是……

律亞克還是有些猶豫不決,即使他已下定決心,但一想到之前那次糟糕的宴會還有侯爵綁走他的情形,他便忍不住滿心厭惡。那些討厭的貴族是怎樣羞辱他們的,他到現在還記憶猶新。現在卻得再去參加那些人的宴會,再次成為他們的玩物。就算這是必要的,律亞克還是希望能避則避,即使他知道這種想法很糟糕,只會動搖他的決心。

斯凡似乎看出了律亞克的心事,他拍拍律亞克的肩,說:

「殿下,這只是暫時而已,不久他們就會改變態度的。」

 

在斯凡的建議下,律亞克未問過特瑞和芬夫的意見,便逕自回覆了邀請函,表示他們很榮幸收到這個邀請,屆時一定盛裝出席。為了不讓孚若斯貴族看不起,斯凡還特地去請教人該使用何種信紙、字體以及書寫格式等。他將這些抄成一張範本,讓律亞克練習了好幾次後才正式寫到信上。

特瑞和芬夫兩人在律亞克回覆所有的邀請函後才知道了這件事。芬夫沒什麼意見,但特瑞卻怒氣沖沖的來找律亞克,質問他為何不經過其他人的同意,就擅自答應了人類的邀請。

斯凡早就料到特瑞會如此反應,因此事先和律亞克討論過該如何應對。只見律亞克半躺在起居間中的長椅上,狀似不在意的對特瑞說:

「我為什麼需要你同意?」

特瑞看起來非常生氣,他甚至連禮儀都不顧了,站在律亞克房間門口,當著所有僕人的面,朝他大吼道:

「我也是使者之一,有權力決定是否出席。」

「權力是嗎?」律亞克冷冷一笑,「那麼我得告訴你,特瑞威爾,論權力,我在你之上。別忘了我是王族,又是七翼之首,更是使者的代表。不論是哪方面,我都有資格不問你的意見,就直接替你答應這些邀請。」

「唔……

特瑞被律亞克的話堵住,支吾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律亞克說的的確是事實,身為使者的代表,律亞克本來就可以視情況決定該如何做,而不需問其他人的意見。即使不看這層身分,律亞克的階級也比他高,依照規範,他本來就必須服從律亞克的決定。之前律亞克並未拿這項來壓他,所以他敢反對律亞克;可是一旦律亞克明白說出這層關係,即使他有千百種理由,也無法反抗祖先流傳下來的規矩。

然而,特瑞仍心有不甘,試圖反擊回去。

「隨便你怎麼說,但我是不會出席的。」

「喔,是嗎?」律亞克仍是冷笑,「特瑞,你似乎還不明白,這不是告知,而是命令。我以使者代表及王族身分命令你必須出席,不允許你有任何反抗。」

「你……

特瑞滿臉通紅,憤怒的看著律亞克,一手直直指向他,手因憤怒而微微顫抖;但律亞克不以為意,他站起身,走到特瑞身邊,毫不畏懼的抬頭看著他,說:

「之前我並沒用這些身分來要求你們和我合作,是因為我不想逼你們,希望你們能了解自己的處境,心甘情願的為自己的未來努力;但如果遇到這種關於全體利益的事,我就不得不抬出身分,強迫你參加了。知道嗎?特瑞威爾。」

特瑞仍是一付不服氣的樣子,他擺出最凶狠的表情,狠狠地瞪了律亞克一眼,隨即轉身,大踏步離去。

 

律亞克冷眼看著特瑞離去的背影,當他確定特瑞已走遠後,突然腳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上。

這時,斯凡慢慢從屏風後走出,用充滿讚賞的語氣說道:

「殿下,您做得很好,領導者就是要有這樣的氣魄。」

「真是太可怕了,」律亞克手撫著胸,說,「你沒看到特瑞剛剛的表情,看起來好像想揍我一頓。就算是面對翼主,也沒這麼可怕。」

斯凡走到律亞克面前,單膝跪下。他一手放在膝上,抬起頭,微笑著對律亞克說:

「您不必擔心,殿下,您只要保有您以前在翼族的模樣即可。您擁有他比不上的地位和權力,還有他無法反抗的氣魄。他無法違背你的話,更無法對您動手。這就是您的力量,是諸神賜予您,在這地方戰鬥的力量。」

「我的力量嗎……

律亞克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的手。

 

處理完特瑞的事後,斯凡接著又要求律亞克去辦一件令他倍感訝異的事。

「什麼?你說要我找達蒙特去訂做人類的衣服?」

律亞克不敢置信的大喊著,在他對面的斯凡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眼神中充滿肯定。

「對,距離最先到來的亞格子爵家的宴會只剩一輪,再拖下去就來不及了。不需要找太好的裁縫,也不必要求華麗的裝飾,只要找個普通的裁縫師,做出來的衣服有那些貴族服飾的外型和簡單的裝飾就可以了。」他停了一下,又說,「還有,替特瑞也訂一套。」

律亞克不解的說:

「我能理解你的意思,畢竟,我們上次因為服裝而遭受不少羞辱;可是,為什麼要我去做?你直接找達蒙特就可以了啊!」

「不行,我不能出面,」斯凡搖頭,嚴肅的說,「這件事一定要您去辦才行。」

「為什麼?」

律亞克仍想知道斯凡的用意,他繼續追問斯凡。

「殿下,您認為,我們開始穿起人類衣服的這件事代表什麼?」

律亞克偏著頭想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說:

「我們開始墮落,和人類混在一起?」

「正是如此,那麼您認為……翼主知道這件事後會怎樣?」

「那還用說,一定很高興,因為他的威脅墮落了……等等!」律亞克說到這裡,突然若有所悟,他連忙興奮的問斯凡道,「你的意思是,要翼主放心,不要再找我麻煩?」

斯凡點點頭,說:

「對,儘管您也算是他的人質,但我擔心翼主根本沒想那麼多。我們在這邊努力的時候,翼族那邊最好不要再出什麼事。您知道嗎?我在出發前聽到一個消息,六翼決定在使者出發後正式和翼主對抗,以奪回原先的地位。結果如何我不知道,六翼的反抗如果不幸失敗,就是換其他家族掌權,對我們的衝擊一定很大。我聽說翼主很信任他母親和已逝王妃的家族。無論如何,翼族短時間內不會平靜。」

黑色圓形和無色圓形額石家族……

律亞克喃喃道,他依稀記得母親提起過這兩個家族。

「沒錯,所以我們只能靠自己,別想翼族那邊會給我們什麼幫助,更得想辦法預防可能發生的變故。」斯凡露出一抹微笑道,「達蒙特只是暫時待在這裡,他遲早要回普路姆。屆時,翼主一定會找他問使者們在這裡過得如何……

律亞克接下去,受到斯凡影響,他的嘴角也不自覺的微微彎起來。

「然後,他就會向翼主回報,我們已經失去翼族的尊嚴,和人類混在一起,背叛了諸神……

斯凡微笑著繼續道:

「這樣一來,翼主就會對您放心,不會再想辦法來除掉您;同時,他還會認為其他人都是被您強迫的,一定對您很不滿,所以不必擔心您會聯合其他人,一起向他報復。」

「所以,當我找來達蒙特的時候,就要對他凶狠一點、無理取鬧一點,而且還要表現出你們非穿上那些衣服不可的樣子囉!」

斯凡露出讚許的表情。

「殿下能這麼做最好,要演得逼真些,讓達蒙特不得不相信,最好讓他以為我們之間感情很差。」

「那就從現在開始吧!」律亞克點點頭,突然臉色一變,對斯凡大吼道,「斯凡康拉德,你給我滾出去!我是翼主的孫子,你必須服從我,我要你穿什麼就穿什麼!」

 

不出斯凡所料,達蒙特在聽到律亞克的要求後,臉色變得非常難看,苦口婆心的勸律亞克不要去學那些低等的人類;但律亞克的反應是狠狠地罵了達蒙特一頓。達蒙特只好去找其他六翼的人來勸他,然而這些人同樣被律亞克趕出房門。在不得已之下,達蒙特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律亞克的要求,找來裁縫師替他們縫製人類貴族的服飾。

然而,即使律亞克在達蒙特面前表現出一副迫不及待,非穿上人類的衣服不可的模樣;但當裁縫師將衣服送來時,他卻皺起眉頭拿起衣服,衝到斯凡的房間。

「我們真的要穿這麼拘束又花俏的衣服嗎?」

律亞克嫌惡的對斯凡說,將手上的衣服丟到旁邊的椅子上。

斯凡一邊聽著律亞克的抱怨,一邊拿起椅子上的衣服,開始檢查起來。他先仔細的看過上衣、背心和領巾,接著檢查及膝褲,然後又拿起質料較厚的禮服外套。從翻邊領到反折的袖口,從樣式到上頭的花邊,都一一詳細的檢查過。最後,他露出滿意的笑容,說:

「很好,一切都符合我的要求。」

「是嗎?」律亞克一點都不覺得高興,「爺爺看到我穿這樣一定很生氣。」

「我父親也會氣死。」

相較於律亞克,斯凡似乎覺得這件事挺有趣,他微笑著說:

「想想看,我們可能是翼族第一個穿上人類服裝的。幸好我們還未長翼,否則根本沒辦法穿。」

律亞克仍舊悶悶不樂,他低著頭說:

「如果你已經長翼了,現在根本不會在這裡。」

-----

 之前因為報告和考試的關係停了很久,很多心得也拖著沒寫,現在許多事情告一段落,我會努力的追進度的^^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A
  • 加油,我已經停不知幾百年了......Orz
  • 拍拍

    彼此勉勵吧^^

    saikored 於 2008/04/22 23:1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