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這是宴會,倒不如說這是繼位者柏魯安支持者的聚會。

 

放眼所見,盡是已表態支持柏魯安的人,那些試圖兩邊討好的人一個也見不到。儘管五彩的燈光看似公平的照耀每一處,但整個大廳中依舊有許多陰影部分。真正在歡樂跳舞的人很少,大部分的人都手持酒杯,緊張的站在一邊。衣香鬢影中穿插著不安穩的氣氛,竊竊私語不斷的在人群中穿梭,帶來確實或謠傳的消息。

 

殿下設立軍事大臣的要求被攝政駁回了……

 

崔勒伯爵下臺了,可是新的內政大臣是安諾拉公爵大人,他是攝政的頭號支持者……

 

阿坦丘陵的軍區長官和幾位大人聯合表示,他們支持攝政殿下的開放政策,希望殿下能維持下去,讓更多人來到東方……

 

南方的商人公會……

 

律亞克帶著同伴和賈斯伯進來時,感受到的就是這樣不安的氣氛。柏魯安最近一連串的行動相當不順利,連連遭受攝政的反擊,連帶使他的支持者人心惶惶,甚至有人還因此改變立場,轉而支持馬克伯文。

 

事實上,今天的宴會就少了好幾個之前每場必到的人。身為孚若斯王指定的攝政繼位者,柏魯安不必擔心失去地位;但若是一再失敗,便容易使支持者喪失信心,使他的勢力大減,最後只能在馬克伯文的壓制下,等待那也許會到來的繼位日。

 

一名侍從匆忙的在場中尋找,當他看到翼族使者等人時,鬆了口氣,連忙來到他們面前,恭敬的向領頭的律亞克說道:

 

「翼族大人,您終於來了,殿下正在等您呢!他吩咐您一到馬上去見他。」

 

「我?馬上?」

 

「對,」侍從緊張兮兮的看著律亞克背後的幾個人,「殿下特別交代了,只要您一個人就好,其他人請自行去享受宴會吧!」

 

律亞克還來不及開口,背後的斯凡就道:

 

「大人,您先過去吧!我們不要緊的。」

 

聽到斯凡的話,律亞克點點頭,道:

 

「那就麻煩你了,」他轉頭向侍從說道,「麻煩你帶我去找殿下吧!」

 

「是,請您跟我來。」

 

侍從帶著律亞克到一處燈光昏暗處,繼位者柏魯安、李納侯爵,以及這次宴會的舉辦人羅尼拉公爵正在那裡等著。柏魯安一身紅色金邊軍裝,另外兩人則是穿著色彩鮮豔的大禮服,在陰暗的角落看起來十分顯眼。律亞克禮貌的向三人問好,柏魯安開口,陰鬱的語氣和他身上華麗威武的裝扮完全不合。

 

「翼族使者,我要你辦的事辦好了嗎?」

 

律亞克先是一愣,接著才很快的回答道:

 

「依照您的吩咐,殿下,我已經和幾位大人接觸過了,他們都認為您的想法可行。」

 

「還只是『認為』嗎?」

 

柏魯安突然嚴厲開口,軍裝上的紅色似乎延燒到他的眼裡,令律亞克嚇了一跳。

 

「是的,殿下,我想這需要時間……

 

「沒有時間了!」柏魯安暴躁的說道。他雙手環胸,一隻腳不安的在地上跺著,「馬克伯文看穿我的打算,現在正一步步的想要將我逼入死境,我沒時間等他們慢慢考慮,律亞克,要他們立刻給我表明立場,告訴他們,神支持我。」

 

「殿下……

 

律亞克有些驚慌,他從沒見過這樣的柏魯安。面前的繼位者瞪大雙眼,眼球中布滿血絲。他的雙手緊緊抓住衣服,在上面抓出深深的皺折。他挺直腰,身體向前伸,任光線在他面部和身上投下一塊塊明顯的暗影。律亞克注意到,柏魯安的身軀甚至還在微微發抖。

 

「冷靜,殿下,」李納侯爵出聲安撫柏魯安,但他的眼睛卻直盯著律亞克,透露比他主子更為冷酷的威脅,「您還沒告訴翼族大人您接下來的安排。」

 

「別讓這些人看到您這樣!」

 

羅尼拉公爵說道。他的聲音既高且細,令人聽了很不舒服。律亞克看向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他今天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奸詐狡猾的羅尼拉大人。據說如果公爵大人再年輕二十歲,現在的繼位者就不會是他女婿。但就律亞克來看,這傳聞有點不確實。公爵看起來是奸詐,但就是沒有那種精於算計的感覺,他反而覺得斯凡還比較厲害。好吧!也許有一點,不然他就不會把女兒嫁給還有其他情人的繼位者。

 

一下子被兩個不怎麼喜歡的人包圍,律亞克還真有些難受。他悄悄後退一步,滿懷期待的看著柏魯安,希望他趕快說出他的計畫,好讓他可以快點離開。

 

柏魯安在李納侯爵的安撫下稍稍恢復平靜,他向後靠在牆壁上,雙臂依舊環胸,張開口,試圖緩慢的對律亞克說:

 

「翼族使者,我要你擔任一個職位。」

 

「什麼?」這消息來得太過突然,令律亞克震驚不已。他顧不得還有其他人在場,焦急的對柏魯安說道,「可是殿下,我們只是使者啊!」

 

「就是這樣才要你擔任這職位,難道你敢說普路姆不屬於孚若斯,所以你沒這資格?」

 

繼位者站直身,狠狠瞪著律亞克,眼中的凶狠似乎他只要說出一個「對」字,就永遠別想走出這個大門。律亞克意識到柏魯安是說真的,而且所有的事都已經計畫好,不容他反對,只好低下頭,吶吶地說:

 

「普路姆……當然屬於孚若斯,殿下的吩咐……我當然聽從。

 

「很好,」柏魯安露出滿意的笑容,重新靠回牆上,李納侯爵和羅尼拉公爵站在他兩邊,看起來彷彿是兩個衛兵,「我現在說的,你仔細聽好了:北方統領這職位已經空了許多年,我要你坐上這個位置。」

 

看羅尼拉公爵的表情,好像律亞克該立刻跪下來向柏魯安謝恩一樣;但實際上律亞克只是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柏魯安看到律亞克如此,原先放鬆的表情又緊繃起來,嚴厲的說道:

 

「怎麼,不滿意嗎?還是要讓你當大臣你才高興?」

 

「不,殿下,」律亞克反應過來,急忙否認,「我只是太驚訝了,突然要我擔任這麼重要的職位……

 

「他還真以為是當『統領』!」

 

羅尼拉公爵高高的聲音響起,律亞克訝異的看著他,不解的說道:

 

「殿下不是這個意思嗎?還是我聽錯了?」

 

「不,你沒聽錯,」李納侯爵平靜的說道,「羅尼拉大人只是想提醒你,要你不要得意忘形。」

 

不要得意忘形……律亞克猛然理解繼位者的用意。他急忙看向柏魯安,彎下腰,說道:

 

「對不起,殿下,突然接到這麼重要的任務,一時太興奮就失態了,請殿下原諒,忘記屬下剛才說過的話。」

 

「你明白就好。」

 

柏魯安冷冷說道。他靠在牆上,繼續和兩個貴族討論其他的事。律亞克尷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可不可以離開了,又不敢貿然開口。直到羅尼拉公爵注意到他,不屑的朝他揮揮手。

 

「知道了還不快走,你是想當間諜嗎?」

 

律亞克這才恭敬向三人告退。離開前,柏魯安還特地警告他「不要告訴別人這件事」,才允許他離開。

 

一回到宴會中,律亞克立刻感受到來自四方好奇與猜測的目光,看來柏魯安的一舉一動都被大家注意並關切著。然而,並沒有幾個人敢過來向律亞克攀談,他們只是不斷的看著他,任疑惑在耳語間流傳。

 

斯凡手持一杯酒,微笑的走過來,向律亞克說道:

 

「殿下有什麼事找您嗎?」

 

律亞克注意到四周的人都豎起耳朵,原先的竊竊私語突然都消失了。但即使是自己的同伴,他也只能抱歉的說:

 

「很抱歉,斯凡,我不能告訴你。」

 

斯凡了然的點頭。

 

「我明白了,那就別談論這事,大人。我們還有其他事要忙呢!」

 

在律亞克不解的目光下,他拉住律亞克的手,將他帶往人群聚集,邊走邊說道:

 

「有好多人想跟您聊聊呢!大人,」說著,他附在律亞克耳邊,輕聲說道,「殿下,請儘量安撫他們,讓他們相信支持柏魯安是正確的決定。不管是用諸神,還是其他的理由都可以。」

 

 

律亞克最終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斯凡。

 

不僅是斯凡,他告訴了每個翼族使者,除了不肯來的芙歐。他將所有人聚集到自己的房間,關起門,所有人圍成一圈,小聲的說出這件事。畢竟,這可是件大事。

 

乍聽到律亞克將成為北方統領這件事,翼族使者們有的訝異,有的皺眉,現場安靜了好一陣子,最後才由斯凡打破沉默。

 

「我不贊成。」

 

聽到斯凡開口,其他人也立刻跟進。芬夫首先發言:

 

「我也不贊成,殿下,北方統領這個職位聽起來是不錯,但我們一開始可是作為人質被送來的,現在搞不好連這個價值也沒了。無緣無故給您這個職位,絕對沒安什麼好心眼。」

 

「沒錯,」席本接著道,「殿下,這件事好奇怪。如果您答應了,大家一定會認為您打算背叛他們。翼主本來就討厭您了,這樣他一定會更討厭您。我不想這樣。」

 

「你們說的都有道理,」律亞克坐在椅子上,一手托著下巴,皺眉說道。其他翼族使者此時都已因為驚訝而站起身,圍到他身邊。「可是嚴格來說,這些都不是顧慮,而是事實。柏魯安已經明白說出他的目的,他想要我當傀儡,要我當北方統領只是表面,實際上還是得聽他命令。至於為何選我,我想大概是因為我比較不會引起馬克伯文戒心吧!最重要的是,我們沒有拒絕的餘地。」

 

聽到律亞克的回答,特瑞和席本滿臉驚訝,似乎不敢相信他們的主子怎麼會說出如此沒出息的話。特瑞忍不住說道:

 

「殿下,您怎麼這麼懦……沒有力量!去向柏魯安說,告訴繼位者,我們沒有能力擔當如此重任,要他另請高明!」

 

律亞克無奈一笑。

 

「特瑞,你說的沒錯,不管是你說出口的還是沒說出口的。我們沒有力量,處境什麼的我也不必再多說了。事實上,柏魯安只是告訴我一聲,以免我到時候驚慌失措壞了他的事。即使我反對,他還是可以強迫我。他向馬克伯文建議時,誰可以在旁邊反對?到頭來只有弄僵彼此的關係而已。現實就是,我們得聽人命令。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盡力使我們不要再遇到更多這樣的狀況。」

 

他說完後看看眾人,特瑞和席本接到他的目光後都別開頭,一方面是無法迎視律亞克請他們體諒的目光,一方面也是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生氣。

 

「換個角度想,這對我們也有好處。」芬夫似乎試圖緩和這凝重的氣氛,開口道,「成為北方統領,不管實權在不在手上,總是有一定的威勢,至少,可以拿來嚇唬人。到時候,也許族裡會改變態度。」他看著律亞克道,「殿下,也許翼主會回心轉意。」

 

「我也這麼想。」

 

色克斯拚命點頭道。律亞克看看他們,沒有說話。每個人又各自陷入自己的思緒中。

 

「我反對,不是因為殿下的關係。」

 

斯凡的聲音突然從眾人背後響起,所有人都驚訝的回過頭去看他。他不知何時已回到原先的位置上,站在那裡望著眾人,藍紫色的眸中似有計畫。

 

「你說說看,斯凡。」

 

見到斯凡話說一半就不講了,律亞克忍不住催促他。

 

「遵命,殿下,但在說之前,我希望您能答應我一件事。」

 

看到斯凡的目光那樣堅定,律亞克不自覺的說道:

 

「什麼事?」

 

「我希望您能答應我,聽完我說的話後,您能去向繼位者建議,請他暫緩要您當北方統領的提議,至少,不要現在。」

 

斯凡的請求讓律亞克陷入兩難。答應他,難保不會弄僵和柏魯安的關係;不答應,又覺得斯凡即將說出口的事很重要,不容他錯過。所有人都盯著律亞克,看他怎麼決定。思索許久,律亞克才看著斯凡,緩緩說道:

 

「我答應。」

 

斯凡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看樣子他也很怕律亞克不答應。他很快重振精神,一口氣說道:

 

「殿下,您最先想到應該是您沒那個資格吧!的確,以北方統領而言,您還不足以服眾,不過這對我們來說沒什麼差別,因為您的背後有繼位者的勢力在支持。重要的是,那股勢力,」斯凡停了下,繼續說道,「柏魯安的勢力不能消失,繼位者要您當北方統領,也正是希望它可以增長,可是,萬一失敗呢?」

 

他走向律亞克,其他翼族使者紛紛讓開。斯凡今天穿的是人類的家居服,他身上屬於翼族的裝扮只有掛在胸前額石項鍊而已,聽說那是他祖父的。漆黑的額石項鍊在他胸口晃動,和他額上的黑色寶石相互對映,一時間,律亞克竟有西斯克降臨的錯覺。他再定睛一看,只覺得穿著人類服裝的斯凡,看起來就像那些孚若斯貴族。

 

斯凡沒注意到律亞克對他的觀察。他走到律亞克面前,繼續說道:

 

「請殿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不是我怕柏魯安失敗,任何事都有失敗的風險,只是這件事失敗的機率太大了,甚至可說根本沒有成功的機會。如果對象是攝政,那麼這件事或許有一試的價值;可是對象是柏魯安,我大概猜得出他想做什麼。殿下,請您告訴他,那不會成功的,只會毀了他到目前為止建立的聲勢。」

 

「你既然這麼認為,為什麼不自己去和他說呢?我可以幫你引見……

 

不等律亞克說完,斯凡就搖頭道:

 

「不行,一定要您說才行。殿下,您應該看出來了,柏魯安不相信我,『蘭堤克宮沒有秘密』,他一定聽到了那天的事情,顯然他認為我是攝政那邊的人。由我去說,他只會認為我想破壞他的計畫。」

 

「可是,如果你真的認為這件事不可行,難道柏魯安身邊的其他人不會注意到嗎?像李納侯爵、羅尼拉公爵他們都是有智慧的人。」

 

儘管那兩個人是如此令人厭惡,但律亞克不得不承認他們的厲害。李納侯爵就不必說了,他已經有十年都是小議會成員,又是外交大臣,能在這個位子上這麼久時間,立場又這麼鮮明,卻沒被馬克伯文找到理由趕走,可見他確實有能力。

 

羅尼拉公爵則是貴族中交際的高手,據說柏魯安的支持者有一半都是他拉來的。就算不提他們,柏魯安的支持者那麼多,難道不會有人聽到一點風聲,進而想到其中利害而去勸柏魯安嗎?他不相信。

 

「不管他們有沒有想到,殿下,現在柏魯安的態度就是要您去坐這個位子。殿下,請您記得答應我的事,告訴柏魯安這麼做不妥當,您一定要告訴他,不然一切就都完了。」

 

「好吧!」看斯凡說的這麼嚴重,律亞克也不禁感到焦急起來,他急忙說道,「我明天就請賈斯伯幫我們,讓我們可以儘快見到柏魯安,這應該不難。」

 

 

賈斯伯很乾脆的答應律亞克的請求,甚至沒問律亞克為何急著要見柏魯安。在載著兩人往羅尼拉公爵宅邸奔馳的馬車上,賈斯伯幾次看著心事重重的律亞克,最後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翼族使者大人,我之前提議的事,您考慮的如何了?」

 

「嗄,什麼事?」

沉浸在自己思考中的律亞克根本沒聽到賈斯伯的話,他正為要說服柏魯安的事煩惱不已。他現在才想到,自己忘記問斯凡到底柏魯安接下來打算怎麼做,這樣等下要怎麼說服他?用自己當理由,只怕繼位者聽不進去。

 

看到律亞克心不在焉的樣子,賈斯伯幾不可聞的嘆口氣;但他臉上依舊維持笑容。

 

「就是我之前說可以幫助您的事啊!不管是金錢、寶物、人脈我都能提供,不知道使者大人考慮的如何?」

 

「你有什麼目的?」

 

賈斯伯的話讓律亞克記起這個商人一直提起的事,幾乎每次見面他都會提上一次,內容不外乎是他可以幫助他們、使者大人不必煩惱等等,聽起來很令人心動,但也更令人懷疑。

 

賈斯伯臉上堆滿笑容,瞇成一線的眼睛幾乎看不到眼珠,誠意十足的說道:

 

「沒什麼特別的目的,大人不必多想。只是您知道,經商的人總是希望能廣結人脈,今天我幫助您,難保哪天我就需要大人幫助了,不是嗎?」

 

律亞克看了看商人,在他由弧構成的臉上找不到虛偽詐騙的痕跡;但他現在要煩心的事太多了,沒有時間去考慮賈斯伯的提議,因此他只淡淡地說:

 

「等我和其他人商量後,再回答你。」

 

 

saiko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